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近期:
塞尔达传说

【RSE佑遥】溺水

170731-170909【……】

其实是在吐槽游戏

cp佑遥,绿宝石背景


【现在,她并不是想要用实践告诉世人,生命起源于海洋,并且她要成为第一个回归海洋的生命。她只是想成为一个溺水的人,以优美的姿态。她闭上眼,期盼着冰冷的蓝将自己包裹。】


当遥结束了她今天最后一场卫冕战,她夺门而出,一路跑出宝可梦联盟,放出了刚刚才结束战斗、略带疲惫的大王燕,跳到它的背上,径直向高空飞去。她下令让大王燕向上飞,向上飞,一直向上飞,直到她到达了一个可以俯视丰缘地区全貌的高度。在短短十几秒内,身边的气压骤然下降,遥不免有些不适,但她没有理会,命令让大王燕向北边飞行。她开始远...

可能全文都不会出现的草稿,写完删,蹭个tag

《彼此》
此岸是谁?
是跟彼岸相仿的存在,还是截然相反,存在于天空另一端的人?

彼岸想不起来此岸长什么样了,此岸的形象在她的脑中像是一团又一团不同颜色的颜料,然后被搅得像一桶浆糊,红色蓝色白色最后都成了死寂一般的黑。彼岸抱着自己的头,惊慌失措,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此岸此岸此岸”,可结果是她只是隐隐约约想起了此岸有着跟她一样乌黑的头发,很耀眼,但仅此而已,此岸的脸是什么样的?她穿的衣服是什么样的?她的表情是怎么样的?想不起来。

彼岸一直只是在模仿此岸。因为此岸走了,所以彼岸成为了继承者。她想成为此岸。如今她连那点以神龙联系的纽带也断开了,她也停下了脚...

对彼岸的我流解读

我觉得,彼岸是一个豪放的人,但她也是孤独的,因为她只是“彼岸”,她已经失去了“此岸”。
如果没有ORAS主角的剧情光环,我觉得,她才是那个裂空座认可的人。为什么裂空座会选择主角呢?除了剧情光环,没有理由了吧,因为玩家是主角,所以要选择玩家。
……实在是悲哀啊。
如果她被裂空座认可,或许可以找到些许,她的另一岸的影子吧。而这仅是如果。

她只是在模仿此岸,也是为了寻求一些与此岸的纽带。

当她站在天柱之巅,看着神龙选择了另一人,看着他们飞向最遥远的天空,她在想什么呢。

打算重拾一个彼岸中心的旧坑
先在这里碎碎念一些

整理了一下我流时林的设定(不如说是根据我目前写过的同人文稍作了总结emmmmm)
写了这么久这种阴沉沉的时林才明白“哦,真是我流啊”(…)我到底是怎样才解读出这样一个时林啊他不应该是跟漫画中的那样可爱和可爱和可爱吗???(…)
越写越不像设定(

-记得自己的身世,所以对于“自己没有妖精”一事并不在意(即使米多经常拿这个嘲笑他)
-孤僻,在科奇利村时只跟萨莉亚关系好
-话少,想得很多,很少会发自真心地展现笑容
-警惕性很强(见到自己的“影子”说话了直接拔剑)
-儿时经常坐在自己树屋的屋顶上看着天空(还是在往海拉尔王城的方向望去?)
-有孩子气的一面(然而绝大部分都给他的沉默给掩盖了)(喜欢在自己树屋的树干上画画...

【OOT】否定

170821-170822

Bgm:collapse


塞尔达传说深夜六十分的题目:林克的第一次【虽然我想写的那个“第一次”几乎看不出来,在很后面很后面才出现,也可以理解成“第一次打影神殿”】

忙里偷闲的产物

我流时林注意


【“这是不是梦呢?一个你拯救了世界的梦。而梦醒之后,除了你,没有一个人知道你所做的一切。”

“不过。”影子停顿了一下,“最可悲的,并不是你在做梦,而是别人,认为你在做梦。”】


“……所以,你还要在这里磨蹭多久?”看着林克站在大厅中央举着真实之眼观察者四周,明明早该看见出口了却迟迟没有动身,影子有些看不下去了,开口道...

前略,天国的时之笛15题

坑掉的时之笛15题,只写了3题,丢出来占tag


徘徊

他迈着沉重的步子,彷徨地徘徊着。他觉得自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弃儿,像一个落寞的灵魂,像一个是去光辉的太阳,像一缕陨落泯灭的光,苟延残喘地徘徊着。他看不见前方的路,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走,随意地凭着直觉,在仅存于自己眼中的黑暗摸索前进。没有人能帮助这个失落的灵魂,人们并不是不愿意帮助他,只是没有注意到他需要帮助这一事实,相反地人们反而需要他的帮助。这种想法变成了无声的唾弃,刺着他的心,那是比陷入黑暗更加痛苦的事情。没有笛音的指引,没有精灵的提示,甚至连他的战马也没有陪伴在他的身边,他知道自己会永远地徘徊下去,在...

【时之笛无料公开】破晓

其实之前我发过这篇来着【决定要出这个无料本后就删了】


【他渴望能再次像那太阳一样。

是啊,他一直这么渴望着,他的心不是依然在那太阳上吗。】


清晨的寒气并未散去,但此时,已经依稀可以听见鸟鸣声了。

他倚靠一块突起的岩石坐下,喘了喘气,眺望着远方。

地平线上是一片橙红。太阳还埋藏在地平线之下,但它的光,淡淡地给灰蓝色的天空染着色。

他试图猜测那未露面的太阳到底是什么样子,琢磨了半天,也仅有几个词语来模糊地概括。他在海拉尔度过了数不清的日夜,却从未注意过这每天都可以看见好几个小时的东西——这大概也是他大清早特地爬到这个山头上看日出的原因。

他选择的这座山高度远不及死...

【时之笛无料公开】勇者

【她们已经离开了,塞尔达也好,娜薇也好,她们都离开了。这个时间线上的塞尔达和林克并没有存在于另一个时间线上的感情,即使塞尔达对他抱有感激之情,但那也是隔着一层厚厚的屏障,似乎彼此之间触手可及,但双方又是陌生的。】


时之笛的笛音轻柔地回荡在耳边,光笼罩着他。他看见自己正逐渐离塞尔达远去,光笼罩着他,其实他就是那光吧。一闭眼,一睁眼,他回到了时间神殿,从上方的窗户投下一束光,笼罩着他,笼罩着大师之剑,剑身所反射的光有些刺眼,但明明那光很黯淡,为什么?他身边的小精灵向着光的来源飞去。再见了,林克,我最喜欢你了哦……娜薇说着,飞走了。他看见自己正逐渐离娜薇远去。不,应该这么说,塞尔达...

【时之笛无料公开】英雄

【因为他是英雄。因为他是光啊。光,是不会泯灭的。】


我是听着英雄主义的故事长大的。所谓的英雄主义,无非就是套路式的勇者斗魔王救公主救世界然后名利双收的故事。小时候的我非常向往那故事里的勇者,或者说,英雄。向往到什么境界呢,因为故事里的英雄穿着象征着勇气的绿色战衣,所以我小时候几乎天天穿着同种颜色的衣服,举着木棍向玩伴们自称是能拯救世界的英雄。为了与故事中的英雄有所区分,我戴上了基顿面具,改成自己为“英雄基顿”、成年后的我成为了海拉尔骑士团的下等兵,工作就是看守死亡火山的上山路入口。刚步入成年的我心中仍然留有一份想成为英雄的信念,但不可避免地,随着年龄的增长,明白了这个国家的潜...

【时之笛无料公开】岚之歌

\之前OOT无料本的文/

挑井底这个迷宫写的原因是……我挺怕井底的【】我觉得井底的压抑程度远超于影之神殿emmmm林克他还是个孩子啊就要去承受这么沉重的一切呜呜呜呜呜呜【大哭】


【呜呜呜,呜呜呜,他好像出现了幻觉,他听到了笛子演奏岚之歌的声音,这听着有点诡异的歌谣和井底压抑的气氛如此合拍,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组合。】


他奏起了岚之歌,呜呜呜,呜呜呜,不和谐的曲子回荡在屋内,屋子里神奇地下了雨,头顶上的风车随着歌曲转得飞快,“转转转,转转转,啊!什么?这转的有点太快了!”屋里演奏着稀奇乐器的大叔面带慈祥的微笑,但有点慌张地说道。我听到了抽水的声音,要不出去看看?耳边有一个...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