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我爱冷门

【火雁娜娜美】故友

哎,去年pmo参本的文

本来发过然后又删了然后我又发了

充充lof【跪】

现在看来还可以了至少能见人【点头】

这个文笔真好喔……【暴露了自己一直在退步的事实】


皮皮在草地上小跑着,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是它仍和在晚上一样元气满满。它一溜烟跑到了一个小池塘边,停下步子,又在那儿跳起了在满月的夜晚才会跳的舞蹈,大概是它把池塘当做了满月,又或许它感受到满月的日子即将来临。皮皮努力地挥舞着它短小的四肢蹦跶着,咧开嘴露出了小小的虎牙,如黑珍珠般的双眼闪烁着光芒。

娜娜美在皮皮身边抱膝而坐,半仰着头,感受着风的轻抚。

“今天的天气真是不错呢,很凉爽,果然适合带小皮出来散散步。”

处于十月中...

Fragments

Lifeline相关的摸鱼+废稿


171101-171102

只通关lifeline1时摸的鱼

通了静夜和涅槃之后再看,这什么玩意儿【……】

不打tag了

时间点:lifeline1第二天晚上

Cp的确是PlayerxTaylor

OOC有

Bgm:Eutopia-by.YoohsicRoomz

“嘿,你在吗?”

-在的。

“哇,回的真快。”

-看到消息就回复了。怎么了,你那边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没有,这边一切正常,我只不过睡不着想找你说说话。今晚有事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打孔声又是莫名其妙的警报声,搞得我神经绷得紧紧的,根本睡不着。”

-我觉得你还是...

Fragments

瞎写


Eutopia

奶奶经常跟我讲乌托邦的故事。

乌托邦的故事,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了。不过在奶奶的叙述中,与其说那是一个给小孩子听的童话,不如说,那是一个流传了千百年的传说。

奶奶讲得绘声绘色,就仿佛自己真的去过那里一样。在听她讲故事时,我是不是地会抬头望向天空。因为我总感觉,在这个时候,我是能看得见天空另一端的乌托邦世界的。

有一天我问奶奶:“如果有机会的话,奶奶你会去乌托邦吗?会待在那里不回来吗?”

“不会的。”

“为什么?”

“我们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幸福?因为我们感受过痛苦。如果不知道痛苦,那我们又怎么知道幸福是什么感觉呢?”

奶奶说着,同时,抬头望向天...

【Player(Male)xTaylor】30 Days

Cp:Player(Male)xTaylor

都是老梗

说是Male,其实就一个地方对Player性别进行了说明,所以其实也可以代入为Female【……】

写得十分生硬【……】瓶颈了好久


Bgm:Lyx-by.削除


Day 1

你从沉睡中苏醒。

揉着因睡眠不足而疼痛的双眼坐起身后,你习惯性地、下意识地,打开了抓在手心里的通讯器,查看新的消息。

看到屏幕低端几个断断续续的字母,你愣住了。

你急忙开始翻阅通讯器的记录。

一行行文字飞快地闪过,在你的眼前成为一个个转瞬即逝的残影。

你注视着亮着微光的屏幕,思绪中断。

接着,你松开了手,通讯器掉到...

Fragments

忙里偷闲摸鱼

听歌时随手开的脑洞,然而只写了这一首emmmm

真实目的:安利kanone

我跟你讲kanone可好了,kanone和Yoohsic Roomz的合作更好,Yoohsic也很好【你】


Stella Syphonia

“你在看星星吗?”

“不,我在听,我在聆听着星星们的交响乐。”

“听?怎么听?星星会发出声音吗?”

“会哦,要不你试试?我来教你怎么听。”

“怎么听?”

“在这里坐下,闭上眼睛,想象自己从地面上飞起,冲破云霄,穿过大气层,离开这颗星球,然后,用你的心,不要用耳朵,用心,用心去听。”

“你听到声音了吗?那就是交响乐的前奏呢。”

“...

Fragments

又名:一些扩不成长文的脑洞集合

脑回路清奇,日常我流

对话流真爽啊

all时之笛

 

“如果我说,我看得见你的影子呢?”

当希克说出这番话时,她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

换而之,是林克的一阵默然。

 

“算我好心告诫啊亲爱的公主殿下。”影子说,“你的小男朋友,恐怕他沉溺在‘英雄’里出不来了。”

“……谢谢你的好心,但是你为什么要特地来告诉我?”

“因为你是唯一能救他的人。”

说完这句话影子沉默了,似乎是在迟疑要不要接着说下去,不过他最后还是开口了:

“我也正是因此而存在的。”

“可不要让我白白地被否定哟,公主殿下。”

 

“其实影子的...

【魔王垂翼】折翼

170919-170926


给朋友的生贺

我写得cp永远像cb

起名废

傻白甜好难写啊!!!


阅读bgm:不死蝶-by.BlackY


1.

妮尔特拉和克瑞丝塔发现了两只受伤的琼卡。

那是在去往雪之国路上经过的一个森林发现的。如果不是克瑞丝塔说她好像听到有谁在呼救,两人也不会跑进离主干道很远的密林深处找到它们。当两人来到呼救声的来源地时,一红一绿两只琼卡进入了她们的视线,琼卡们耷拉着翅膀,彼此依偎着以维持自己的体温,在它们的翅膀上黏着一大块深红色的口子,鲜红色的血液从其中汩汩流出。见状,克瑞丝塔立刻脱下自己的大衣,把两只受伤的鸟儿包在带有些许体...

【RSE佑遥】溺水

170731-170909【……】

其实是在吐槽游戏

cp佑遥,绿宝石背景


【现在,她并不是想要用实践告诉世人,生命起源于海洋,并且她要成为第一个回归海洋的生命。她只是想成为一个溺水的人,以优美的姿态。她闭上眼,期盼着冰冷的蓝将自己包裹。】


当遥结束了她今天最后一场卫冕战,她夺门而出,一路跑出宝可梦联盟,放出了刚刚才结束战斗、略带疲惫的大王燕,跳到它的背上,径直向高空飞去。她下令让大王燕向上飞,向上飞,一直向上飞,直到她到达了一个可以俯视丰缘地区全貌的高度。在短短十几秒内,身边的气压骤然下降,遥不免有些不适,但她没有理会,命令让大王燕向北边飞行。她开始远...

可能全文都不会出现的草稿,写完删,蹭个tag

《彼此》
此岸是谁?
是跟彼岸相仿的存在,还是截然相反,存在于天空另一端的人?

彼岸想不起来此岸长什么样了,此岸的形象在她的脑中像是一团又一团不同颜色的颜料,然后被搅得像一桶浆糊,红色蓝色白色最后都成了死寂一般的黑。彼岸抱着自己的头,惊慌失措,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此岸此岸此岸”,可结果是她只是隐隐约约想起了此岸有着跟她一样乌黑的头发,很耀眼,但仅此而已,此岸的脸是什么样的?她穿的衣服是什么样的?她的表情是怎么样的?想不起来。

彼岸一直只是在模仿此岸。因为此岸走了,所以彼岸成为了继承者。她想成为此岸。如今她连那点以神龙联系的纽带也断开了,她也停下了脚...

对彼岸的我流解读

我觉得,彼岸是一个豪放的人,但她也是孤独的,因为她只是“彼岸”,她已经失去了“此岸”。
如果没有ORAS主角的剧情光环,我觉得,她才是那个裂空座认可的人。为什么裂空座会选择主角呢?除了剧情光环,没有理由了吧,因为玩家是主角,所以要选择玩家。
……实在是悲哀啊。
如果她被裂空座认可,或许可以找到些许,她的另一岸的影子吧。而这仅是如果。

她只是在模仿此岸,也是为了寻求一些与此岸的纽带。

当她站在天柱之巅,看着神龙选择了另一人,看着他们飞向最遥远的天空,她在想什么呢。

打算重拾一个彼岸中心的旧坑
先在这里碎碎念一些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