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一堆霍肉的摸鱼

抱着“想揣摩一下这两人的感情”的初衷摸了一堆的鱼

选材很水,写的也很水,感觉会审美疲劳呢【……】

【没错这就是我当时说的十五题,不过我鸽了,就挑了一些想写的写写看】

 

肉抖抖跟在霍星的不远处。霍星一路沿着街边走,肉抖抖一路沿着街边跟。突然霍星停下脚步,猛地一回头,肉抖抖察觉到了他的动作,现在拐角处躲了起来。被发现了吗……肉抖抖抿着下唇,等待了片刻后转身打算重新跟上去,但对方早已不见了踪影。“……”肉抖抖看着人来人往的借口,沉默。她在跟踪霍星,或者说,她想找霍星。几周前,光明之眼开启光明之门的事件结束后,她就自行离开了光明之眼,即使桃乐丝仍在忠诚地为眼大人效力。这两周她一直在关注新闻,试图收集更多和霍星有关的信息,今天她在街上偶然看见了他,想都没想便跟了上去。但是她为什么要找霍星?既然下定决心离开光明之眼,那赶紧走得远远的,彻底摆脱这些人不是更好吗?要说原因,肉抖抖自己也说不出来,是下意识的举动吗?这感觉就像在她还是学生的时候,第一次见到桃乐丝那样,她想去了解他,想让彼此的人生轨迹有更多交集。她想起那一次,在火海之中,看着桃乐丝一个人消失在夜空中,她闭上了眼,想在此结束一切,但霍星,她的敌人,却替她挡下了倒下的柱子。“爱的人弃我而去,敌人却拯救了我的生命……”她喃喃自语,视线投向地面,看着自己的影子。

 

“我曾经也是疯狂的粉丝呢,在好久好久以前。”肉抖抖站在天台边缘,看着下方开往远处的警车,像是自言自语,说着。霍星没有接她的话,或是另起一个话题,他拿着先前肉抖抖给他的那支口红,蹲下身,在天台的水泥地上画着什么。他很少画画,但他现在居然就在画画,即使他头部的计算机分析并得出他现在要做的应该是离开。他没有刻意地将那幅画画到完美,只要简单几笔就好。画完后,霍星起身离开,没有对肉抖抖说什么。他走到天台的另一边,正准备下楼,突然驻足。天台的视野很好,站在这儿,可以看到大海。现在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地平线上露着半个太阳,将它周围的天空与海水染成了鲜艳的橙红色。真美啊,夕阳。霍星很少关注周边的景色如何,此刻,他看着日落,发出这样一句感叹。他看着远方,微微一笑,离开了天台。

 

陈主任告诉肉抖抖,霍星需要几个小时来进行电力补充,当她被告知已经为她准备好了单独的客房时,肉抖抖摇了摇头,“不必了,我在这里陪着他就好。”“那行吧。”陈主任同意了,走到门前,回头看了一眼,关上门离开了。肉抖抖坐到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霍星,他闭着眼,平静地沉睡着。这几天发生了好多,她所经历的,还有刚才博士跟她讲述的,有关3000A,也就是霍星的一切。大量的信息涌入脑中,她有些不知所措。肉抖抖抬头看了看窗外,夜深了,城市进入睡眠,唯一的光源似乎就是天上的月亮。四周很安静,只有床边的电子仪器偶尔发出一声提示音。她微微低头,霍星的手自然地放在身体的两侧。“……”肉抖抖慢慢地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对方的手。好凉。手心处传来一阵凉意,霍星的手,冰凉且坚硬,没有人体的温度,也没有皮肤的触感。但即使如此,这样握着他的手,也让她感到一阵安心。肉抖抖有很多事情想问他,有很多话想说,但她决定不去开口。她觉得,自己只要像现在这样,陪在他身边,就足够了。她在床边趴下,最后看了一眼霍星,然后闭上了眼睛。

 

霍星睁开眼,眼前是白的刺眼的天花板,他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很久。他坐起身,发现身上接了很多电线,胸口接着一根最粗的,他能感觉到,全身的电力来源都是胸口的那根电线。他想起来了,那个临时的动力核已经爆炸了,至于他原本的动力核,应该是在之前被抓的时候换掉了,下落不明。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一个又陌生又熟悉的房间,房间里摆放了许多电子仪器,看来是在某个研究所里。低头,一个女子正趴在床边,轻轻地握着他的手。肉抖抖。肉抖抖应该是睡着了,霍星检测到肉抖抖平稳的心跳,看来她没事,他在心里松了口气。他侧头向窗外看去,外面很黑,天空上挂着一轮明月,窗玻璃上映出了霍星的脸,一如既往地没有任何表情。他看着窗外好一会儿,回头看看肉抖抖平静的睡脸,手,好温暖,这就是人类的体温。“……”他小心翼翼地把那只被握住的手抽出来,再脱下外衣,尽可能保持动作的幅度最小,减少发出的声音。霍星轻轻地把自己的外衣披在对方身上,然后重新把手伸回去,同样轻轻握住肉抖抖的手,好温暖,他再次这么想,然后慢慢躺下,闭上眼睛,再次进入休眠模式。

 

有那么一瞬间肉抖抖以为自己是被疼醒的,在她刚开始恢复意识时,手腕处的疼痛就刺着她的神经,她睁开眼,眼前是一片黑暗,她眨了眨眼扫视了一下,仅是确定了四周的情况:一个什么也没有的小房间。对面的角落有扇门,门旁边有个圆形的小窗。手腕被粗麻绳勒得生疼,不用想也知道,她被光明之眼抓起来了。肉抖抖试图回忆之前发生的事。在和霍星分开后,她一路来到了约定碰头的沙漠遗迹,但并没有看见霍星,正当她在考虑是在原地等待还是进入遗迹,来自后方的冲击力打断了一切。现在她还能隐隐约约感到后颈处的一阵疼痛。之后的记忆就很模糊了。她晕过去之后,中间有醒来过,但很快又失去了意识。她好像听到了打斗的声音,对,齐乐天的吼声,再接着是一连串的爆炸声,只凭这些不能知道太多,不过,毋庸置疑的是,齐乐天他们跟光明之眼那帮人们遇上了,还打了起来。她不知道霍星那边发生了什么,希望他平安无事。她垂下眼帘。

回忆完了先前的事,现在肉抖抖应该想想眼下的状况。我被光明之眼抓住了。她想。我会遭受怎样的处置呢?好一点的情况,就只是被关在这儿,糟糕一点的情况,就是可能被作为人质拿去要挟霍星。天知道这帮人会做出什么!得赶快逃离这儿。她尝试挣脱开绳子,或是找什么东西弄断它,可是都是徒劳。明白了自己什么也做不了的事实后,肉抖抖闭上眼,靠在墙根坐着。这时候说她没有希望霍星来救她的想法是骗人的——她从来没有冒出过“霍星可能也被光明之眼抓到了”的想法,因为她相信,她相信霍星一定平安无事——但她清楚,霍星并不是那种为了她一个人而不去顾全大局的人。如果有更重要的任务需要他完成,在肉抖抖与那个任务之间,他一定会选择后者。因为闭上眼睛的缘故,眼前一片黑暗,即便是睁开眼睛看到的也只是一片黑暗。她睁开眼。不对,有光,窗子那儿有光投下来,虽然很微弱,但确实是光她将实现转移到窗外,外面是青黑色的天空,没有云,只有几颗星星和一轮弦月。凝视了片刻后,肉抖抖开始祈祷,一向是无神论者的她开始祈祷。她在为霍星祈祷,为自己祈祷,为大家祈祷,祈祷着一切。她也只能做这些了。窗外星月闪耀着光,微弱,而不失明亮。

 

他将自己与超级计算机相连通,开始着手破解古书的文字。“噼啪”一声,面前计算机的屏幕上闪过一个画面,肉抖抖,他看着屏幕,愣了一愣,当他回过神来时,屏幕上的女性已经不了,取而代之的是古书残页的图像。我可能是出现了幻觉,霍星想,但是,机器人会出现幻觉吗?可能是刚刚哪个程序出错了,他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继续破解古书内容的工作。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分钟,每当他录入一段破译好的文本,其中就会夹杂着录入“肉抖抖”三个字。霍星怀疑先前在沙漠遗迹那儿是不是被光明之眼植入了病毒,可是经过一番扫描,他的机体并没有任何异样。真是奇怪。他想追究下去,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他去完成,只得作罢。接下来出现了更糟糕的状况:他的脑中闪现出了肉抖抖被光明之眼抓住的那一幕。他扶着头,强行中断了文本的录入,切断与超级计算机的链接。那一瞬间他有想拔掉身上的电线,冲到光明之眼的老巢去救肉抖抖的冲动,但很快他又将这股冲动压了下去。霍星木讷地坐在桌前,面前的电脑上,输入栏的光标一闪一闪,房间另一侧的司马刚并没有注意到刚刚发生的事情,仍卖力地当着人力发电机。倘若我中了病毒,那或许是名为“感情”的病毒吧,霍星苦笑,侧头看着放在一旁的长鞭,然后喃喃着说,对不起。


评论(2)
热度(5)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