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xi】Solar Strom

这是同人

是同人

真的

 

话说这是不是我第一篇完整的xi的同人啊

 

【女孩的声音很快就被风暴掩盖了。天空上开始涌现红色的波涛,伴随着耀眼的光芒,耳边只有风声和心脏跳动的声音,不知道是我的心脏,还是太阳,在如此跳动。那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天空上翻滚着云与风,太阳的光芒卷动着一切,风暴般地袭击这片大地!】

 

“今日傍晚,我是东部郊区将会有太阳风暴,请大家避免外出,做好防护措施,靠近风暴中心的居民们请尽快撤离风暴带……”“啪”的一声,我关掉收音机,从书桌前起身。现在是下午五点,我瞄了一下表,去天台收一下衣服吧,虽然这里不至于直接被太阳风暴袭击而导致楼塌了之类,但小心一点总是好的,衣服被风暴产生的热浪烘个半焦我是笑不出来的。我走出家门,顺着楼梯来到天台。天台的门大开着,也不知道谁这么着急,走的时候连门都不关。我走到天台,炎炎夏日的高温袭来,有一天我会不会亲眼见证地球熔化这个历史大事?我想了一句不好笑的笑话,往天台的右侧走去,然后我看见了一个人,背对着我坐在天台的围墙上,身着整齐体面的支付,金色的长发随热浪飞扬。一个女孩子?看她那打扮,是富人区的学生吧?跑到这贫民区来干什么?我认为这是有钱人一种新的消遣方式,不打算去搭话,收了衣服赶紧走吧。那女孩应该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侧头大喊一声:“大哥哥下午好!”“……”我没有搭理她,继续收着衣服。“大哥哥!”女孩从围墙上跳下来,跑到我旁边拍了下我的肩,“你怎么不回我一声!这样很不礼貌的!”“……有什么事吗。”我侧头看着她,对上了她的眼睛,那是和太阳一样的红色。“没事!”女孩笑着说,“打个招呼而已!”我看到他左胸别着的校徽,喔,还是重点中学的。“你在这里干什么?现在好像还没到放学时间吧。”我说。“我在等着看太阳风暴呀!我早上就请了假,就是为了在傍晚之前赶到这儿看太阳风暴!”女孩大声地说。“哇。”我有点惊讶,“真是有个性的休闲方式,看太阳风暴?”“嗯嗯,是呀,看太阳风暴!”她重复了一遍,“我之前在新闻上看到了太阳风暴的照片,觉得好漂亮好漂亮,所以我就想亲眼看一次太阳风暴!”“漂亮?”我挑眉,“大概吧,不过那可是自然灾害啊,每年有多少人因此失去了家……喂。”我话还没说完,女孩就跑回去坐在围墙上了。小姑娘,不听人说完话也是没礼貌的表现哦?

我走到天台边,胳膊靠在围墙上,在女孩身边站着。女孩哼着歌,身子晃来晃去。“喂,这可是七楼,你小心别摔下去了。”我说。“如果此时我从这儿摔了下去,那一定是上天的安排!”女孩富有浪漫气息地说,“让我在这美丽的太阳风暴之下永远沉睡——”“别把自己的生命当儿戏!”“好啦看把你吓的,我有防护措施的。”她指了指脚上的推进器。这是最近很流行的便携式推进器,还是最新型号的。“大哥哥你真是可爱!”她哈哈地笑着。我没有接她的话,转身准备离开,我衣服还没收完呢。“嘿,大哥哥,你要去哪儿?”“收衣服回家。”“不一起等太阳风暴吗?”“不了,我不想被烘成熟肉。”“……”女孩不在说话了,我回头看了一眼,她依然坐在围墙上,但明显比刚才安静了很多。

……结果我还是留了下来,万一过会儿太阳风暴来袭,她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如果不看好你搞不好我就要被索要赔偿了,谁知道你的家长会不会把这事的责任推到我身上。”我说,“虽然这里不会被正面袭击,但还是有可能受到风暴产生的热浪的……”“没事的!”她打断我的话,“我查过这几次太阳风暴的位置,结合它的移动规律,这里是不会波及到的!”她信心满满地说。“哦,这样啊。”我应道,眺望着远方。远方的天空开始泛橙,大片大片的云以一种抽象的姿态在天空上聚集,就像画家笔下色彩鲜艳的油画。眼下,是这个城市的贫民区。砖红色的矮房们不规则地彼此拥挤着,像一片红色的荒漠,毫无生气。这里也正是荒漠,人们苟活着,无一不再为了能向富人区踏入一步奋斗着。我回头向身后一个巨大的淡蓝色半球望去,那里面是林立的高楼,是不是有私家飞行器从空中飞过。那就是所谓的富人区,一个巨型温室,不过是富人们为了逃避这个星球的现状而建造的幻想乐园罢了。“大哥哥你在看什么?”女孩跟着我一起回头,“哦!你在看富人区啊!”我以为接下来她会说“你是不是很向往那儿”,结果她却说:“大哥哥你不喜欢那儿吗?”看来我的“不屑”都写在脸上了啊。我点头。女爱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拖了长长的一声“嗯”,“大哥哥你肯定不简单!”然后她斩钉截铁地说,“能一眼看出我是学生,还对富人区抱有如此不屑的态度……你肯定不简单!”我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对贫民区的人有什么误解。我的确看出你是学生,还是重点中学的,我也的确对富人区没什么好感,但我就是个贫民区里的普通人而已。”“还看出我是哪所学校的了!”女孩尖叫,“大哥哥你一定见过这个校徽吧!你是不是去过富人区!告诉我告诉我!”她缠着我。

我叹了口气。“好吧,告诉你也无妨,也不是什么秘密。”我说。女孩一脸期待。“我以前就在你那所学校读过书,这所学校是富人区中稍有的会在贫民区招生的学校,当时我就考进去了。我在那里毕业,还考上了大学,就在我要步入社会,拿到富人区的绿卡时,我被赶了出来:一个有钱人动了点关系,让他儿子顶替了我的学历、我的身份。于是我没有被任何一家公司招聘,我的身份信息也被换掉了,然后就被扫地出门了,别忘了我本来就是贫民区的人。”“还有这种事情!”女孩十分吃惊,“这么严重的事你还说的那么轻描淡写!大哥哥你为什么不去告他们呢!”“哈。”我冷笑一声,“我又没有证据,况且,就算有,那官司怎么可能打得过?那些富人们有的可是手段,我没被他们灭口算不错了。小妹妹,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不是那么友善的。”我将视线转回远方的云,“那已经过去三四年了。住在贫民区没什么不好,虽然生活条件比不上富人区,但我活的自由。”我轻轻一笑,“至少在这儿不会有人顶替我的学历。”女孩仍若有所思,看着身后的富人区,再回头看了看面前的贫民区,明明是俯视,但是她那神情就像在仰视它。“好啦,你不是在等太阳风暴吗?看样子它快到了哦。”我对女孩说。“啊!对啊!”她像是被我从睡梦中惊醒,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天空上。

风开始变大了,热浪的海啸一波一波地拍来,这是在宣告太阳风暴的到来。天空已经被阳光染成了明亮的橙红,对比强烈的黑色在太阳的前方勾勒出几片云,太阳还未露面,但是光已经很刺眼了,我都快忘了现在是傍晚,在傍晚看到夕阳西下的场景,那是我小时候的事了。人类正逐渐打破一切平衡,他们压榨着地球的能源,甚至还将手伸向了地球之外,他们妄图得到一切。但是他们似乎忘记自己也是一切平衡中的意愿,当一切平和破碎消散,他们自己也会跌入深渊。也并不是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只是,这个星球的吧主们,只想借助人工的巨型温室逃避这一切!这太阳风暴正是自然对人类暴行的无声控诉。我只是个口头上的环保主义者,我没有那勇气与实力对此做出改变,我无能为力。

“大哥哥!你看到那片太阳的潮汐了吗?”女孩手指着天边,“就像暴风雨前狂暴的海浪!”她高喊。不知不觉之间,太阳已经从云层后面展现它的身姿,闪耀着光芒。那是这个世界的心脏,太阳啊。咕咚、咕咚,心脏的跳动声回荡在耳边。“快看!它来了!”女孩的声音很快就被风暴掩盖了。天空上开始涌现红色的波涛,伴随着耀眼的光芒,耳边只有风声和心脏跳动的声音,不知道是我的心脏,还是太阳,在如此跳动。那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天空上翻滚着云与风,太阳的光芒卷动着一切,风暴般地袭击这片大地!我清晰地看见,在太阳正下方的楼房,片刻之间成为了灰烬。那是太阳风暴呀……我喃喃道,而变得心跳声,依然回响。

过了许久,热气散去,光线开始变暗,暴风雨过后的海边重归平静,悬挂在空中的太阳开始向地平线靠拢,寒冷的夜晚即将到来。“你该回去了吧。”我侧头对女孩说,“入夜后,这里会很冷的,你小心着凉。”“嗯……”女孩心不在焉的应道,看着天边,流露出一丝向往。“大哥哥……”她慢慢地说,声音很小。“我其实是逃学出来的。我想自由地活着。在家里有爸妈管着,在学校有老师管着,啊——!真是的!”她发起牢骚,“大人们怎么就不能理解我们一点呢!明明自己也曾经是个孩子!”她鼓起腮帮子,抓着上衣的下摆。“对你来说我不也是大人吗。”“大哥哥你不一样!”“好啦好啦,还有人能让你发泄一下青春期的叛逆已经很幸福了,像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就没有这个机会了。”我说。“没有这个机会?”女孩问。“嗯,在我十五岁那年,我的双亲在一场太阳风暴的袭击中离开了。”我淡淡地说。“……对不起。”女孩低头。“没事,你不用道歉。看了刚刚那场太阳风暴以后,我想,如果真的存在另一个世界,那一定是一个很美的世界,我的父母,在那边一定生活的很幸福。”

女孩仍看着天空,我看着她,“没事啦——”然后摸了一下她的头,啊,头发很软。对方一惊,差点没保持好平衡,慌忙抓住我的手:“你——你干嘛摸我头!”她冲着我说,满脸通红。“哎,呀,因为突然觉得你很可爱啊。”女孩的脸越来越红,摔下我的手,启动推进器,一翻身,浮在半空中。“哼!我走了!”说话减速向下降落。几秒后她又飞上来,脸色恢复了正常,说:“对了!大哥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叫Acid!大哥哥你呢?”“Alkali。”“好的!Alka哥哥!谢谢你今天陪我!下一次出现太阳风暴,我再来找你!拜拜!”

我看着Acid离开,脚上的推进器留下一串气流。我抬头,再次向地平线眺望,太阳正一点点地沉入地平线,几丝云飘在空中。太阳风暴……耳边似乎依然回响着心跳声。它,是一种警告,但它的美,也无法否认啊。

 

End.


评论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