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剑灵组】无题

Cp剑灵组【基拉希姆X法伊】【基拉希姆→法伊?wwww】

打鸡血产物,一千多字的摸鱼

不知道咋起名

不知道文风怎么了

说是无双背景,不过好像放在天剑背景也行【虽然写法伊攻击是参考无双的】

 

基拉希姆正躲在草丛里,从草丛之间露出两只眼睛,像个变态一样盯着面前的空地。

法伊正在面前的空地上练着剑法。她挥舞着双腿,击打着空气,一转身,纤细的身躯转化为锋利的剑刃,在空中用力划下一刀,仿佛要撕裂空气。

啊,多么美丽的剑身!多么优雅的姿态!就连那剑刃与地面敲击的声音都如此动听!基拉希姆陶醉于眼前的剑灵,痴汉气息像是溢出了草丛。突然,一道银光从他眼前划过,“啪沙”一声,他藏身的草丛被砍掉了一大半,下一秒,喉间被某人抵上了一个冰冷的物体。

“贵魔族长在此躲躲藏藏,有何贵干?”法伊唇齿轻启。“别来无恙,剑灵小姐。”基拉希姆绅士地回言道,法伊感到喉间有些轻微的刺痛感,一瞥,几把银灰色的短刀抵着自己的喉咙绕成一圈。“不要这么冲动,法伊,我不是来打架的。”他说,“我之前被你们打的落花流水,不论我是否有战意,我连那打架的力气都没有了。”“谁知道你有什么阴谋。”法伊仍不肯卸下防备。为了表示诚意,基拉希姆打了一个响指,法伊喉间的短刀脱线般地掉到地上,然后他举起双手,现在可以相信我了吧?他像是在说。法伊确认了四周没有其他埋伏,做好随时再次防御的准备,放下了手。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我们大可不必一见面就拔刀相对,我们完全可以好好地一起坐下来聊聊天呀!”基拉希姆从草丛里战起身,走到空地上。“我们,嗯,应该算得上是‘同事’的关系了,比较我们都是‘剑之精灵’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法伊没接基拉希姆的话。“没事!只是碰巧路过看见你在练习,被你的美丽吸引了而已!”他自顾自地摆着夸张的姿势。“你剑身的线条是多么顺畅!你剑身的色泽是多么明亮!啊!”他放开声音,“很久没有见到像你这样和我一样美丽的剑了!我很是兴奋!”说着他还伸长了舌头在唇边一舔。看着这个自恋的变态在这儿自说自话,法伊的脸上就差写上“嫌弃”二字了。她转身离开。

“哎!别走呀!”见状,基拉希姆跑到法伊面前,搂住她的腰。“美丽的小姐,就这么不愿意抽一点时间一起聊聊吗?”“是的。”法伊毫不留情地说。“啊!真是遗憾。”基拉希姆说,“难得我对你感兴趣呢!”他停了一停,又问:“法伊,你知道什么是‘感兴趣’吗?”

“不知道。”法伊摇了摇头。她虽然和基拉希姆一样身为‘剑之精灵’,但她和感情丰富的基拉希姆不同,她只是女神所编写的一个程序,她本来就没有情感。她仅明白的几种感情,都是她的主人林克教给她的。

“哼,那让我来教你吧。”基拉希姆一笑。他把法伊抱进怀里,低头,嘴唇触上法伊胸口的蓝水晶,轻轻留下了一吻。法伊觉得胸口一阵温暖,那温暖就和,当她变为女神之剑时,通过剑柄感受到的林克的体温一样。

基拉希姆抬起头,对上法伊的视线:“怎么样,明白了吗?”“……”法伊沉默,如刀雕的脸上没有任何细微的表情。基拉希姆松开手,说:“好啦,我不打扰你了,先告辞了。”他后腿了几步,“法伊,你真是,越来越让我感兴趣了!”他舔了舔嘴唇。“我还会再来找你的,再见!”语毕,他仰天大笑,化为一团黑色的菱形方块,离开了。

“……”法伊看着最后一片菱形方块消失。她低头看看胸口的水晶,上面仍残留有一丝基拉希姆的体温。这就是,“感兴趣”。她想。这就是,“感情”,吗。

 

End.


评论
热度(1)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