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pm】无题

给朋友的生贺

虽然……挺水的,而且还拖了好久【【【】】】很多可以细写的地方都被我一笔带过了【……】有些地方可以写的更好,然而,我,懒,了【……】

感觉是很单纯的一篇文,啊……

不知道文风怎么了

继续不会起名

 

【他似乎是尝试弥补什么,但即使收到了制作精美的精英训练师证书,心里也还是空落落的,就像他当时结束诸岛巡礼,眺望着远方的夕阳,踏上回家的客船一样。】

 

禄非是在回收工厂旁边遇到臭泥的。

那天他翘了学校的课,跑到回收工厂旁的海边钓鱼。他没有宝可梦,在学校自然便是同学们嘲笑的对象。况且学校的课那么难,听都不想听,谁要去上课啊,不如在这儿钓鱼比较好玩。他想。如果能钓上一只宝可梦,那就好了!这样他就不再回被同学们嘲笑没有宝可梦了!想到这儿,他便鼓足了劲,继续钓鱼。

禄非将鱼钩甩入水中,盯着浮漂精心等待,不一会儿,浮漂突然一沉!有东西上钩了!他按捺住内心的喜悦拉着鱼竿,猎物拉上来了——一个空酒瓶。

他皱了皱眉,真是不走运,把空酒瓶扔到一边,起身往旁边挪了挪位置,再来一次。他甩下鱼钩。第二次上钩的是一个破了洞的皮鞋。他再次挪了一下位置,再甩钩,第三次,是结成一团的旧渔网,第四次,一块脏兮兮的破布……

不知道第几次钓上垃圾后,禄非停了下来。这里难道就没有宝可梦吗!他气愤地想,退一步讲,就连普通的鱼都没有吗?

他抬头看着面前这片海域。深蓝色的海水在太阳下波光粼粼,咋一看好像没什么问题。但侧头一看先前禄非一路扔下的垃圾,又难以让人相信这片大海还和以前一样干净。

这就是那个什么……污——染——吗?禄非想到一个父亲经常和他说的词。他还太小,不是很能理解这个词的意思,就连想起那个词怎么念都有点困难。不过看着这个场面,禄非觉得,自己好像又明白了一点这个词的意思。

唉!他叹了口气,还是放弃钓鱼吧!再接着钓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他起身准备离开,突然踩到一个东西,如烂泥般稀软的触感从脚底传来。低头一看,是一只臭泥。

禄非并不讨厌臭泥这种宝可梦。在他还没到上学的年纪前,他每天都在回收工厂里面玩。他喜欢看工厂里的臭臭泥们吃垃圾。五颜六色的臭臭泥们一张口就可以吃掉很多垃圾,那感觉特别有气势!他经常会积攒许多废纸团,抱着它们跑到臭臭泥们工作的车间,站在走道上往里面扔纸团喂臭泥们。

所以,当他看见那只臭泥时,他并不像其他人那样产生厌恶的情绪。这只臭泥貌似是吃着他丢下来的垃圾一路跟来的,禄非发现,刚刚丢下来的垃圾全都没了,只剩面前这只臭泥还在吃的最后一个。

他蹲下身看着那只臭泥。臭泥吃垃圾很仔细,但吃得很快,它手捧垃圾,动着嘴巴,细细咀嚼的样子显得特别可爱。“你吃的真快!”当臭泥吃完手中的垃圾后,他说,“如果你去老爸的回收工厂的话一定能赚很多钱的!”听到禄非这么说,臭泥两只如黑豆的小眼睛眯成一条缝,发出“泥泥泥——”的叫声。“要不你跟我去找我爸?”禄非问,“我爸是回收工厂的老板,工厂里肯定缺人手,只要我跟老爸说一下,他一定会答应招聘你的!”说完跑上台阶,向臭泥挥着手,臭泥开心地跟了上去。

禄非和臭泥一起跑到回收工厂,找到他的父亲洁罗,洁罗正要质问禄非为什么没去上学,禄非先开口大喊:“爸爸!让这只臭泥来工厂里上班吧!”然后他手舞足蹈地比划着说这只臭泥吃垃圾吃得有多么快。洁罗不想严厉地教育儿子,看到禄非说的那只臭泥,他有了个主意。

洁罗摸了摸儿子的头,说:“禄非,爸爸也想招聘这只臭泥,但是呢,工厂不能招聘野生的臭泥。这样吧,爸爸有个建议,你成为那只臭泥的训练师,和它成为搭档,等你和臭泥长大了,爸爸就聘用那只臭泥,好不好?”

“好!”禄非爽快地答应了,转身,走到臭泥面前,伸出手掌,问:“臭泥,你愿意成为我的搭档吗?”臭泥眨了眨眼,笑着,同样伸出手,碰上了禄非的手,像是击掌一样。

于是,禄非就有了他的宝可梦搭档,臭泥,并给它起名为“阿泥”。在那之后,禄非再也没有翘过学校的课,他要努力读书,以后带着臭泥进入回收工厂工作!

过了几年,禄非11岁了,可以参加诸岛巡礼了。禄非本来没有计划参加诸岛巡礼,他11岁了,他也有了自己的规划,他的目标是继承父亲的家业,而不是成为顶尖的训练师。但是他发现,阿泥看着诸岛巡礼之证时,眼睛里闪着光。“阿泥,你想去参加诸岛巡礼吗?”他问。臭泥点了点头。

然后,禄非就和许多同龄的少年一样,开始了诸岛巡礼,可是他很快就放弃了。他认为,对他来说,让他离开家,一个人周游阿罗拉,还要面对那么多严峻的挑战,这太难了,怎么可能完成!“对不起,阿泥,我没完成诸岛巡礼。”禄非向自己的搭档道歉,阿泥叫了几声,伸出手,像是在说,没关系的。禄非看着阿泥。“谢谢你。”然后击上对方的手掌。

他回到了乌拉乌拉岛,升上了中学,在几年后,他去考了精英训练师。精英训练师的考试比诸岛巡礼简单多了,禄非觉得,只需笔头的考试就可以拿到证书。他似乎是尝试弥补什么,但即使收到了制作精美的精英训练师证书,心里也还是空落落的,就像他当时结束诸岛巡礼,眺望着远方的夕阳,踏上回家的客船一样。

禄非和臭泥逐渐长大,禄非渐渐到了步入社会的时候,臭泥对于垃圾处理这项工作也越来越熟练,它一天已经可以吃掉5吨垃圾了。洁罗聘用了自己的儿子,当然禄非只是在试用期的实习员工,离成为正式员工,继而继承家业,还早着呢。

在回收工厂工作也不只是让臭泥吃掉垃圾就可以了。从安排垃圾车回收垃圾,再到垃圾的分类,然后一一进行相应的矗立,回收垃圾的工作繁琐而又辛苦。每天下班后,禄非都累得不行,阿泥也一样,累的它在地上摊成一滩。要不放弃吧。禄非想,但侧头一看臭泥,我当初可是许下了要让他成为回收工厂正式员工的诺言啊!我不能第二次毁约了。

就在禄非仍坎坷地在试用期磨练时,有一天,一名训练家来到回收工厂进行参观。那位名叫“月”的训练家带着一个诸岛巡礼之证。“我儿童时代也有参加过诸岛巡礼。”他对月说,“不过后来放弃了。”洁罗社长看着月,突然提出要来一场队长帮助一下他的臭臭泥消化消化。月答应了,两人直接在回收工厂外的马路上开始了对战。

很快,战斗结束了。那个叫月的训练家真的好厉害!目睹了全程的禄非很是惊讶。父亲的臭臭泥不仅处理垃圾非常高效,而且在对战方面,战斗力也是一流的,月的狙击树枭虽然处于属性上的弱势,但仍轻松地击败了父亲的臭泥!现在的小孩都这么厉害了吗!

“禄非,接下来该到你了!”父亲回头对儿子说。“什么?这根本没有胜算吧!”禄非说。要他和月对战?那显然是必败无疑。洁罗扳起了脸:“你!小时候的考验也是这样的!邵越有点费力就叫苦连天地逃走!那样也算是我的儿子吗!我可是想让你继承我衣钵的哦!但是你这样子让我很担心你,怎么托付给你哦!!!”

“……”禄非的心里好像涌起了什么,心中一直存在着的一个空洞被那涌出的物质填满了。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激昂。他握紧拳头:“……我要成为男子汉!”他喊,“阿泥,我们上!”

战斗结束了,禄非输了。臭泥躺在地上,没了力气,禄非撑着膝盖,一喘一喘。“……你。”洁罗看着他。禄非做好了接受父亲一番教育的准备。“……录用了!”

“什么?爸……不,社长!”“拼尽全力勇敢面对……比我更强的训练家……那样的你和你的臭泥,是我一直都想看到的样子。”洁罗语重心长地说。“从今天起,你就是回收工厂的社长了!好好干啊,儿子!”

“是!社长……不,前任社长!”禄非站直身子。他明白了父亲的用意。“泥泥泥泥——”阿泥挥着手开心地摇摆着。禄非看着阿泥,和它一起笑了起来。

目送月的离去,阿泥目不转睛地看着月的背影。禄非问他的搭档:“阿泥,你是在看她包上的诸岛巡礼之证吧?”臭泥点了点头。禄非抬头,看着逐渐走远的月,和她包上的诸岛巡礼之证。金色的诸岛巡礼之证在太阳下闪着金光。“对不起,我没有完成诸岛巡礼,而且我也没有弥补的机会了。”他说,停了一停,“但,阿泥,现在,我们是回收工厂的社长了呀!”他眯起眼笑着,伸出手掌。臭泥同样眯起眼笑着,碰上了,禄非的手掌。

 

End.


评论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