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骷髅队相关】失败者

炸肝

我把文风扳回来了……!大概,不过话说回来,我有文风吗

骷髅队相关,布尔美丽一人称,少量布尔美丽→古兹马

有点bug,比如焰后蜥其实没有野生的……文章需要,文章需要【……】

我感觉以后会被打脸

可能有点ooc

 

【我们都是被诸岛巡礼淘汰,在人生的起点就失败了的人,遭世人唾弃,只能仰望那些高高在上的成功者们。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故事是幸运的,假如硬要说我们的人生有什么故事,那大概只有一些破罐破摔的作为。】

 

骷髅队解散了。

有点突然,但不算意料之外,那是在古兹马离开魄镇,跟随他的“露莎米奈大人”去了以太乐园不久后发生的。古兹马没有像以前那样,气势汹汹地在大本营魄镇,召集全阿罗拉的骷髅队队员们开一场大会,他只是很简单地在手机上给我们发了一条短信。一定发生了什么,我清楚古兹马的性格,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他以这种方式结束这个由他一手组建起的团队。收到信息的那一刻我想去找古兹马,跟他说一声:“老大!振作起来!”但我没有。我没有拨下他的电话,没有给他回条短信,没有去打听他人在何处,我什么都没做。我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跟身边的几个队员说了一些话。我在骷髅队里算年纪大的了,大部分的队员都是刚刚步入成年的小孩,他们就像我的弟弟妹妹,我很疼爱他们。我会照顾他们,在他们被别人欺负的时候替他们出头。我跟他们说,回各自的家吧。骷髅队是一个家,一个落魄的失败者们组建成的大家庭,可是现在这个家已经支离破碎,不存在了。一味地以失败为借口自甘堕落是不行的,也许是时候重新正视前方了。我一个一个地跟身边的队员们告别,送他们上回家的客船,踏上回家的路,直到最后一个队员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站在人来人往的港口,孤身一人,我什么也没做。我还是一个只会逃避的失败者。

正如我所言,骷髅队,其实就是由一群“坏男孩”“坏女孩”组成的一个“失败者团队”。我们都是被诸岛巡礼淘汰,在人生的起点就失败了的人,遭世人唾弃,只能仰望那些高高在上的成功者们。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故事是幸运的,假如硬要说我们的人生有什么故事,那大概只有一些破罐破摔的作为。我们模仿其他国家一些著名的犯罪团伙,抢夺别人的宝可梦,试图制造一些大事件,只不过我们从来没有成功,别说大事件了,光是抢宝可梦这件事,就没几个队员能完成。这就像小孩子大哭大闹只为引起母亲的注意,我们渴望被人们认可,而不是被贴上“失败者”的标签,永世不得翻身。然而,要说我们骷髅队有什么引起了人们注意的成功事件,那就只是“建立骷髅队”这件事吧。

我是在骷髅队刚成立时,就加入了骷髅队。那时候的我,正处于人生的低谷期,事事不顺,最后赌气离家出走,在过着居无定所的流浪生活时,我看见了骷髅队招收新成员的传单。然后,我加入了骷髅队。骷髅队的人们都是与我年龄相仿、经历类似,在那里更有一种“家”的感觉,大家都是一样的“失败者”啊,这更让我感到亲切。之后,我认识了古兹马,一个普通的阿罗拉小混混,但他却成立了骷髅队,引起了阿罗拉人民的关注。在我眼中,他就是“成功者”。我不知道自己对他抱有什么样的感情,是爱慕,还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怀抱着这样复杂的感情,在骷髅队里努力工作,渐渐成为了核心干部,我在试图一点一点向古兹马靠近,可是现在?

我徘徊着又回到了魄镇,回到了这个四面围着铁壁的小镇。魄镇废弃已久,是一个很让人感到压抑的地方,古兹马很中意这个废弃之地,把它作为我们骷髅队的大本营。是不是因为选这儿为大本营,会给来者一种“我们骷髅队赶走了小镇的居民,霸占了这个小镇!”的感觉?魄镇已经空无一人,原来留守大本营的队员们在得知骷髅队解散的消息后都各奔东西。今天下着小雨,我任凭雨滴落在我身上,走进魄镇尽头的废弃豪宅。豪宅里有个房间,像是小女孩住的,在魄镇未废弃前,住在这个豪宅里的小女孩应该是某个家族的大小姐吧。经过那件房间时我在想。那个孩子现在怎么样了呢?她是顺利长大成人,过着“成功者”的人生,还是和我们一样,沦为“失败者”,在某个角落里,一个人独自地哭?

我顺着古兹马曾在这个豪宅里布下的“迷宫”,走到了尽头的主人房。房里的高档家具被粗暴地堆到角落,在正中央放了一个高高的单人沙发,这是古兹马的“王座”,不过它再也没有机会被使用了。一旁有一个做工精致的宝箱,里面塞满了绿色的Z纯晶,多到溢出了箱口,掉到了地上。古兹马并没有带走这些Z纯晶,一种属性的Z纯晶只要一个就够了,他命令手下抢来这么多Z纯晶,只是为了让自己更有成功的感觉,这么一想,他显得更像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我不像古兹马一样拥有Z手环,抛开能力不说,古兹马和他的具甲武者关系很好,有点像那种,死党,而我和焰后蜥……未必能算是“朋友”。

这时焰后蜥自己从精灵球里跑出来,应该是看到了什么它感兴趣的东西。它在房里打量了一圈,发现这儿没有它想象中那么有意思,又准备回球里继续睡觉。焰后蜥回过头,突然尖叫起来,把它的精灵球从我腰间上抢来,温柔地从嘴里吐出少许热气,用着能烘干水分而又不烧掉精灵球的温度吹着精灵球。哦,我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刚刚在外面淋了雨,精灵球也湿了,我忘记擦干它了。焰后蜥讨厌水,就连水溅到它的精灵球上,也要自己烘干。焰后蜥细心地烘干了精灵球,然后盯着我,似乎准备随时朝我喷一口火。我看看自己滴着水的发尾和湿湿的衣角,对焰后蜥说:“不用麻烦你动手,我自己会擦干,我还年轻,可不像被你烤成熟肉。”对方有点生气,瞪着我,想冲上来和我打一架。我拿过精灵球,冷静地把它收回球里。“蜥呀呀呀——!”焰后蜥在球里愤怒地叫着。“我现在不想打架,你先继续睡你的美容觉吧。”我说,将精灵球挂回腰间。

我和焰后蜥是因为打架相识的。嗯,打架。在我诸岛巡礼失败后,我在维拉火山公园放生了自己的手持宝可梦。它们本来就不喜欢我,巴不得赶快离开我这个没用的训练师呢,而且我也不懂得如何去和宝可梦交流,既然诸岛巡礼失败了,那也没必要有手持宝可梦了。看着我曾经的手持宝可梦开心地重归自然,我转身准备回家。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有一只焰后蜥从草丛里跳出来,一副想找个人打一架的样子,挥着爪子就扑上来。想打架?好啊,刚吃了一记失败的我心情也不咋地,打一架正好解解气。于是我们就打了起来。焰后蜥也挺明白事理的,见我没有放出宝可梦,而是自己冲上来打,它没有使用过一个技能,全程都是我们俩肉搏。打到最后,一人一宝可梦都没力气了,还没分出个高下。看那局势,我知道再打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索性主动投降,拿上包走了。我走了一段路,焰后蜥追上来,抢走我的包,在里面翻找了一阵子,掏出一个空的精灵球,自己进去了!当时我很惊讶,拿起精灵球就是按开关,但焰后蜥死活不肯出来,问它话,它也不搭理我,闭目养神,最多就睁开一只眼,看我一眼。最后我放弃了,算了,反正也没法赶它走,有只宝可梦也不是坏事,我就干脆让它跟着我了,直到现在。我跟焰后蜥不算太亲密。顶多就是“训练师和宝可梦”这样的关系,不过在需要进行宝可梦战斗的时候,它还是会很配合地听从我的指挥。我们偶尔回来打一架切磋切磋,然而至今,我们俩之间都没有分出个胜负,是因为我们都太了解对方的战术和弱点吗。

我离开了魄镇,在临走之前,我拿走了一个古兹马收集的Z纯晶,明明我知道自己用不上,但我还是拿了。是想以它作为,我和古兹马曾有过交集的证明吗?或许吧。

我也踏上了回美乐美乐岛的客船。我不知道自己是想回家,还是想继续流浪的生活,是想尝试成为“成功者”,还是仍旧当一个“失败者”。

我在好奥乐市的港口下了船,刚刚走上大街,面前就飞奔过三只肯泰罗。美乐美乐岛的岛屿之王,哈拉,正平稳地站在其中一只肯泰罗的背上,旁边那只肯泰罗上坐着的,是他的孙子哈乌吧?我有点印象。而最前面那只失控的肯泰罗上是……古兹马?!“啊啊啊啊啊啊啊——!”古兹马的惨叫声传来,他身后的哈拉喊:“古兹马!你要控制肯泰罗!这也是训练的内容之一哦!”“这怎么可能控制得好啊啊啊啊啊——!”这个场景太有冲击力了,我有点懵,向路人一打听才得知,哈拉收了古兹马为徒弟,刚刚他们是在进行日常的训练。路人说:“在岛上每天都能看见他们训练,所以现在看到类似的场面,都有些习以为常了呢!”

“……”我转过身,看着古兹马的背影逐渐远去。在我和他之间似乎有一个无形的隔阂,拉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遥不可及。我还是一个失败者啊。我还是没能,成为古兹马那样的人。

我站在原地呆了好久,突然,从脑中跳出一个想法。“最近成立了那个,就是,宝可梦联盟对吧。要不……去挑战看看?”而且还自言自语地念叨了出来。“蜥呀!”焰后蜥跳了出来,站在我身边。“怎么,焰后蜥你对这个感兴趣?是想找更厉害的宝可梦打架吗?”我问它。“蜥!”它点点头。“难得我俩会达成共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试试看咯?”

我还是有点积极性的呀?我想。挑战宝可梦联盟吗……感觉比诸岛巡礼要难呢,不过,都下定决心了,那就一口气干下去吧。原来我还是不会放纵自己彻底堕落。这么做,能向古兹马,更靠近点吧。这么做,能向“成功者”,更靠近点吧。

 

End.


评论
热度(2)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