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灼钢货动】舞会

肝不要钱随便炸,反正我有十个肝
近期百合脑的产物【……】
略水
进入文章质量下降期?是之前写失败者太用心了吗【x】
不过话说回来,上一次写的自认为比较满意的文到失败者那篇隔了几篇略水的文……合着我文章质量是个正弦函数图像啊【什么】
对话越来越尬

【城里的天空看不到星星呢……这跟废弃场完全不同,废弃场的夜空可是有很多星星的,在晚饭后,她经常和贝露梅拉一起爬上废铁堆数着天空上的星星,今晚,大概不行吧。】

帕露特内露站在舞厅的角落,看着宾客们优雅地跳着舞,她从一旁侍者的托盘上拿了一杯苹果醋,小口小口地喝着。她是被贝露梅拉拉来的,如果不是贝露梅拉恳求说“最近大家都很忙没空去今晚的舞会我一个人去好孤单的帕露你就陪我去一次吧——”她也不会来参加舞会。当然帕露特内露也提出了陪贝露梅拉的要求:“那,休息日的时候,要陪我去找硬币哦。”
很久没穿礼服了,有点不习惯,帕露特内露上一次穿礼服已经是三四年前了。轻飘飘的裙摆蹭着她腿痒痒的。这件白色的礼服是贝露梅拉借给她的,舞会前的下午,在贝露梅拉的房间里,她被贝露梅拉换了一套又一套的礼服,最后听着自己的青梅竹马叨叨着“你这么漂亮的金发果然还是配这件白色的好看!”换上了现在穿的这件礼服。给帕露特内露挑礼服的贝露梅拉就像做解体工作时发现了非常优秀的硬币材料,玫红色的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帕露特内露看着面前的人们,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或是跟友人交谈,或是与舞伴共舞。在人群中有一个身影颇为显眼,是贝露梅拉,她今天穿了一件和她发色相同的红色礼服,平时扎在耳侧的两条马尾辫也放了下来,改用橘黄色的丝带在两鬓束起一缕头发。贝露梅拉正在和一位年龄相仿的男士共舞,放下大剑,卸下护目镜,换上礼服和高跟鞋的她,此刻在人们眼中就是一位举止优雅、惹人怜爱的大小姐,耳边源源不断地传来宾客们对她的称赞。谁能想象贝露梅拉在废弃场工作时粗野的言行和切割废品的豪爽姿态呢?
贝露梅拉与那位男士的舞蹈结束了,她提裙向对方行了个礼,便转身向帕露特内露走来。她拿了一杯红酒,靠在帕露特内露一旁的墙上,喝了一口,说:“哈!跳得有点累了呢!”“跳得开心吗?”帕露特内露侧头问道。“当然了!你知道吗帕露,刚刚和我跳舞的是城里一个富商的儿子,我以为他跟他父亲一样是那种总是板着脸,很严厉的人,不过刚刚和他聊了会儿,觉得他人挺不错的!他很温和,很亲切,完全没有那种富家大少爷的样子!”听着贝露梅拉兴致勃勃地说着,帕露特内露只是点了点头,“嗯”了几声。贝露梅拉看着帕露特内露,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这时旁边走来一个人,邀请贝露梅拉一起共舞。她不好拒绝,只得放下喝光了红酒的杯子,对帕露特内露说:“帕露我一会儿再回来找你!”然后又回到了舞蹈的人群中。
帕露特内露看着贝露梅拉与舞伴行礼,搭上对方的手。从容地开始了舞蹈。真是厉害啊……帕露特内露喝着苹果醋,杯子里的苹果醋还有一大半。她不是不懂得社交礼仪,只是比起在这种社交场合一起和他人交流、共舞,她觉得自己更适合在废弃场和大家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在这种舞会上,她不会主动去邀请别人共舞,也很少有人来邀请她共舞,对于舞会的热闹氛围,她反而没什么兴趣。为什么当初要答应贝露梅拉呢,直接拒绝掉不就好了,贝露梅拉又不会因为被自己拒绝了邀请而生自己的气,本来帕露特内露就对舞会没什么兴趣,贝露梅拉又不是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贝露梅拉呢,因为贝露梅拉是她要好的青梅竹马?
有点热,是因为这里人太多了吗?帕露特内露想。她走到大厅一侧的落地窗前,轻轻推开它,避免发出什么声响。她走到外面的阳台上,吹着夜风。夜晚的街上没什么人,只有路灯在道路两侧散发着昏黄的光晕,和身后热闹的舞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帕露特内露深吸了一口气,凉凉的空气进入她的肺部。她抬头看看天空,天空布满了云,一轮弦月孤独地挂在空中。城里的天空看不到星星呢……这跟废弃场完全不同,废弃场的夜空可是有很多星星的,在晚饭后,她经常和贝露梅拉一起爬上废铁堆数着天空上的星星,今晚,大概不行吧。
在外面待了好一会儿后,帕露特内露回到舞厅,她看见贝露梅拉在人群中四处张望,很快两人对上视线,“你在这儿啊!”贝露梅拉跑过来,“你刚刚去哪儿了?我找你找了好久!”“啊,我觉得有点热,就去阳台透了透气。”帕露特内露说。“这样啊,那我们去跳舞吧!”非常突然地,贝露梅拉说,她牵起帕露特内露的手就往舞厅的中央走。“咦?!我们俩吗?!”帕露特内露很是惊讶。“是啊,不然呢?”贝露梅拉哈哈地笑着。“可是我很久没跳舞了……我……”帕露特内露支支吾吾地想说些什么,被贝露梅拉打断了:“我带着你跳,绝对没问题的!我一直都看你在一边站着,来参加舞会怎么能不跳舞呢!”
贝露梅拉和帕露特内露站在舞厅的中央,头顶的水晶吊灯的光芒特别明亮。贝露梅拉先是行了礼,帕露特内露有点迟疑,提裙会了礼。两人彼此牵着手,开始了舞蹈。帕露特内露的舞步有些生疏,贝露梅拉特地放慢了节奏,还在帕露特内露的耳边提示她下一步该怎么走。跳了一阵子,帕露特内露开口:“那个,贝露梅拉……”她低着头。“嗯?怎么了?”“……谢谢你。”帕露特内露轻声说,声音很小很小。贝露梅拉以一个爽朗的笑容作为回复,那一瞬间,她好像又变回了在废弃场豪放大胆的样子。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舞会结束了,人们互相告别,纷纷离开了会场。帕露特内露和贝露梅拉走在回去的路上,“结束啦!好——累哦,赶快回家睡个好觉——”贝露梅拉伸着胳膊,“今晚感觉怎么样呀帕露——”“挺开心的。不过我果然对舞会没什么兴趣……”帕露特内露说。“下次不想来了吗——你跟我跳不也挺好吗——”贝露梅拉拖着长长的尾音说着。“总不能全程都跟你跳吧。”“我不介意哦!”“可是别人会介意啊……”
帕露特内露看着夜空,突然她发现了什么,伸手指着天空:“你看,那有颗星星耶!”贝露梅拉也抬起了头,“对哦,不过只有一颗呢。”她说。“还是在废弃场看到的星星多……”帕露特内露眨了眨眼睛。“有精力的话,回到废弃场后再看吧!不过今天别看太晚了,早点睡!”“为什么?”帕露特内露问。“明早早点起来去找硬币呀!我答应你了!”贝露梅拉说,“因为明天就是休息日了!”说完,两人看着对方,都笑了。

End.

评论
热度(3)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