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煌宗慈雨】温度

你看不出来的煌宗慈雨cp向文
我也看不出来
朋友的生贺

【好温暖,一股令人安心的温暖涌入他的全身,涌入他的心底。他很久没有感受过温暖了,一直以来,他都是独自一人。他将自己与人们隔绝,缩着身,一个人抵着一切的寒。】

晚秋甚寒。
此时正是傍晚,太阳没有像往常一样闪耀着金光在远方的山峦之间缓缓沉下,今天是阴天,直到落日时分,太阳也没有显现它的身姿,就连宣告一天的结束也是托付给了一点一点暗下的天空。寒露之时的气温已经让人感到一阵凉意,更何况在阴天的傍晚站在水边。尤琪亚站在凉亭的一角,手扶着凉亭的栏杆,手心处铁器的温度被手心同化。他看着水面,属于荷花盛放的季节已经过去,在古人多用于抒发悲情的秋天,荷花只剩下一枝枯黄色的梗,奄奄一息。晚秋不适合待在凉亭,尤琪亚当然明白,暑夏待在凉亭是纳凉,寒秋待在凉亭是受冻,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来看,他放下毛笔,主动结束今天的工作,就是为了在此独处。挺反常的。
凉,甚至到了冷的地步,虽身着长衣,但那最多用来抵御早秋的清风,尤琪亚拉了拉领口。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受着来自内部的热与外部的寒的双重冲击,如果再这样站在外面可能会感冒,不过他仍未挪步,依然站在原地观望着枯败的菏。天边橙红逐渐被埋没入地平线之下,埋没入人们视线之外的黑暗。拂着水面吹来了一阵风,并不是温柔的风,它已经有了些许凌冬刻骨的寒,冬天要到了吗。
“尤琪亚大人?”从身后的长廊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尤琪亚回身一看,是柳漓。她穿着一件没有什么华丽装饰的水色长裙,拿着一件深蓝色的大衣,略显朴素。不过她今天也很用心地梳好了头发,两鬓的发丝被挽在脑后,轻轻扣上一个花型发饰。确认了站在凉亭里的人就是尤琪亚后她有些惊讶,但很快就调整好表情,“下午好,尤琪亚大人。”“下午好。”
柳漓走到凉亭中,站在尤琪亚身边,“真是少见,这个时候您会在凉亭。”柳漓说。“工作狂”一词已成为尤琪亚的标签,尤琪亚经常会加班处理公务直到半夜,像今天这样在凉亭休息真是有点破天荒。“工作有点累了,来这里休息休息。”尤琪亚说,眼睛看着水面。这个话题结束后,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尤琪亚依旧看着那荷花的梗,而柳漓,抬头,眺望了晚霞片刻,视线又移回面前。
“您在看什么呢?”她问。“荷花。”尤琪亚回答。柳漓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同一枝荷花梗。“夏天过去好久了啊,荷花都谢了,只能再等上几个月才能看到它开花了。”柳漓说。“嗯。”尤琪亚点了点头。他双唇禁闭沉默许久,似乎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开口,轻声说道:“它很冷吧。”
听到这句话,柳漓捂着嘴笑了起来,好像她面前有个可爱的孩童用他单纯的话语逗笑了柳漓。“怎、怎么了吗。”尤琪亚觉得自己的脸滚烫滚烫的。柳漓没有说话,把手中的大衣披到尤琪亚身上。她像是察觉到尤琪亚要问她什么,先说道:“我觉得尤琪亚大人比我更需要这件大衣,您的手非常冰凉呢。”柳漓的手覆上尤琪亚的手背。好温暖,一股令人安心的温暖涌入他的全身,涌入他的心底。他很久没有感受过温暖了,一直以来,他都是独自一人。他将自己与人们隔绝,缩着身,一个人抵着一切的寒。
“尤琪亚大人,你看,那有只蜻蜓!”柳漓伸手指着水面。就在那朵已经凋谢的荷花旁边,一只蜻蜓在水面上盘旋。“喔,是啊,现在还能看到蜻蜓啊。”尤琪亚看着蜻蜓。“嗯,挺稀少的。”“它是被什么耽误了吧,有点可怜,冬天快到了,不知道它现在还来得及吗。”
“也许今年的冬天是个暖冬呢。”柳漓说,她看着尤琪亚的眼睛,“而且,冬天的到来,意味着春天也不远了,春天到了,夏天也就快到了呀。”
“……”尤琪亚看着柳漓的眼睛,那是和流水一样温柔的深蓝。“……谢谢你。”他说。说完,两人相视而笑。

End.

评论
热度(10)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