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时之笛无料公开】岚之歌

\之前OOT无料本的文/

挑井底这个迷宫写的原因是……我挺怕井底的【】我觉得井底的压抑程度远超于影之神殿emmmm林克他还是个孩子啊就要去承受这么沉重的一切呜呜呜呜呜呜【大哭】


【呜呜呜,呜呜呜,他好像出现了幻觉,他听到了笛子演奏岚之歌的声音,这听着有点诡异的歌谣和井底压抑的气氛如此合拍,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组合。】

 

他奏起了岚之歌,呜呜呜,呜呜呜,不和谐的曲子回荡在屋内,屋子里神奇地下了雨,头顶上的风车随着歌曲转得飞快,“转转转,转转转,啊!什么?这转的有点太快了!”屋里演奏着稀奇乐器的大叔面带慈祥的微笑,但有点慌张地说道。我听到了抽水的声音,要不出去看看?耳边有一个声音对林克说,林克同样也这么想,走出了屋子,那个声音是娜薇吗?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勇者走到了风车的外面,现在还是早上,太阳正对着风车,毫不吝啬地闪耀着光芒,温暖的希望之光。他按着那个声音所说的,来到了村中心的井边,原本站在井边可以从冰凉清澈的水面上看见自己的脸,而现在只能看见一个空洞,或者说,深渊,没有光的深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有路。下去看看吧。林克沿着井边的梯子,一步一步地爬下去,每向下踩一阶,光就变得更加黯淡,四周就变得更加寒冷。

他来到了井底,顺着唯一的路前进,然后走到了路的尽头。前面只有青灰色的砖墙,角落里缩着一个骷髅,歪着头靠着墙。正当他和娜薇计划返回时,骷髅突然向他搭话。嘿!好久没人来了。骷髅转了转头。小家伙,是你讲井水放掉的吗?哦,不用那么紧张,我已经死了很久了,现在只是个没有杀伤力、只会闲聊的骷髅,我可比刚刚那只挡你路的大蜘蛛无害多了。骷髅咯咯地笑着。小家伙,你也是来寻宝的吗?骷髅问道。寻宝?林克小心地反问,虽然他放下了手中的剑,但仍有警戒心。是哦!传说这井底里可是藏有非常珍贵的宝物呢!别看我现在这样,在我活着的时候我可是海拉尔王国里小有名气的探险家呢!骷髅自豪地说。我现在之所以在这里,也是因为来寻找这个宝物,但是很不辛,他懊悔地摇了摇头,我迷失在了这儿,最后就死在这里了。小家伙,你要找那个宝物的话,我给你个线索吧!这是关于那个宝物的一句话,“寻找真实之眼”!老实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说不定会对你有帮助!啊,不好意思,骷髅说,太久没有一个可以交流的对象了,话有点多,不打扰你寻宝了,小家伙!对了,你面前的这堵墙是幻觉,大胆地走过去吧!祝你顺利找到宝藏!别一个不小心死在这里哦。一直插不上话只能默默聆听的林克勉强地笑了笑,与话唠的骷髅先生道别后,看着面前冰冷的砖墙,手指轻轻地戳了戳,闭上眼,向前跨出一大步。

正如骷髅先生所说的,那面墙的确是假的,墙后是这个井的下水通路,阴暗潮湿,中间的水道上流着浅浅的一层水,林克感到一阵寒意,恐惧的寒意。四周很暗,只有不知道怎么被点燃的火炬挂在墙上跳动着不明亮的火焰,闪着可有可无的光。某个地方传来魔物蠕动的声音,大概是久违地感受到了活人的气息开始蠢蠢欲动。娜薇有些害怕,悬停在林克耳边,“害怕的话,就躲到我的帽子里吧,娜薇。”林克拉开帽子的一边,淡蓝色的小精灵钻进去躲了起来,“谢谢……”娜薇在里面颤抖着身子,说。

前进吧,林克握了握手里的短剑。他沿着水道走着,耳边时常伴有滴水的声音,滴答滴答,隐约有魔物的哀嚎夹杂其中,令人恐惧、头皮发麻。林克时不时地回过头看一眼,提防着魔物。呜呜呜,呜呜呜,他好像出现了幻觉,他听到了笛子演奏岚之歌的声音,这听着有点诡异的歌谣和井底压抑的气氛如此合拍,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组合。顺着水道一路走下来看见了几个骷髅,他们大概没有入口的那位探险家幸运了,那几个骷髅不是少了腿骨就是缺了肋骨,灵魂已经灰飞烟灭地消散了,没有探险家闲聊的劲了,偶尔有一两个还拥有残缺灵魂的骷髅,也只是自顾自地喃喃道“真实之眼……”,毫无希望,只有极致的绝望。真是好可怜喔,你也小心点儿,别一个不小心就变成他们那样。那个声音又出现了,说。这是娜薇吗?不,不是,那是谁?奇怪的是林克没有多想,只是继续前进着,耳边的岚之歌一遍又一遍地演奏,短短几十秒的曲子循环着,这似乎是从他的心底传来的。

林克看见了一个房间,和水道用木栏杆隔开的房间,说是牢房或许比较贴切。房间里关着一只魔物,如烂泥般蠕动的躯体,如石砖墙般的体色,没有眼睛和四肢,只是张着黑洞一样的血盆大口吸着空气,寻找着猎物。他感觉有点反胃,莱克莱克,这是他最头疼的魔物。他想起了有一次被那恶心的家伙吞进了肚子,他无法忘记那种感觉,身体被一团烂泥一样的东西包裹着,连呼吸都很困难,挣扎许久才被吐出来,哦天哪,想想都浑身发麻,他绝对不会进那个房间的。莱克莱克注意到了林克,挤到栏杆边,张开它的嘴吸着空气,似乎是觉得自己找到了今天的午餐,但因为隔着栏杆,它的所作所为也只是无用功。林克感觉到气流从他的颊边擦过,赶快离开吧,别和那玩意儿扯上关系。他捂着嘴,贴着墙根跑远了。

非常突然地,他踩空了,未待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从地上掉了下去。啊,好疼好疼。林克扶着石壁站起身,抬头一看,头顶上有个正方形的洞,是从那上面掉下来的,可是刚刚他明明没看到地上有洞啊?难道那也是幻象?他想起入口处的假墙。洞口太高了,根本不可能爬回去,只能另寻出路了。

他顺着面前的路走着,来到了一块空地。空地中央有一滩黑绿色的毒水,散发着淡淡的白气,水面上漂着几块朽木,而从水底下伸出几双干枯的手,如果被那些手抓到一定会被拖进水里淹死。毒水旁边的地面上,蹲着站着几个骨瘦如柴的丧尸,那之中是否有因迷失在这里而变为丧尸的人们?丧尸察觉到了林克,从喉咙里挤出几声嚎叫,挪动着身躯,逼近林克,即使丧尸的移动速度很慢,但那扑面而来的压抑感也足以让人动弹不得。太、太阳之歌,对付这种丧尸就要用太阳之歌,他掏出时之笛演奏了起来。呜呜呜,呜呜呜,他演奏着不和谐音调的岚之歌,怎么回事,他诧异,为什么吹错了,只是不小心吹错了吧?洞穴内下起了雨,伴随着打雷的声音,但那些丧尸可不会因为下了雨而停止前进。林克想再次演奏太阳之歌,来不及了,一只丧尸已经扑到他身上,用尽全身力气勒着林克的脖子。好难受。被丧尸攻击的感觉不亚于被莱克莱克吞进肚子里的感觉恶心。他挣扎了几秒,勉强脱身,趁机滚到一边,立刻演奏太阳之歌,将丧尸们定身后夺路而逃。爬上一架通往上层的梯子后,才喘了一大口气,哈啊,哈啊。他大口大口地穿着粗气,娜薇藏在帽子里问道,“没事吧?”“我没事。”林克回应道,“只是不小心被魔物攻击了。”

有点喘不过来气,仿佛丧尸的手还扼在他的喉间。奇怪,明明他已经挣脱开丧尸的束缚,逃到了安全的地方,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感觉,是被刚刚那是丧尸吓的吗?我好像坠入了深渊,没有光的深渊。岚之歌又回荡在了他的耳边,呜呜呜,呜呜呜,掩盖了一切的声音。他觉得胸口闷得慌,就好像心上有一层厚厚的阴霾挥之不去,死死地哽着他,十分难受。天啊,你怎么了,你还好吗?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假惺惺地担心着林克。你是谁。林克握紧了手里的短剑。啊?声音有点惊讶,还不知道我是谁吗?你低头看看脚下就知道了。他低下头,他看见他的影子笑着。你好,我是你的影子呀。影子说着,嘴巴一开一合。哎呀!影子尖叫起来,我不会攻击你的!真的!影子慌张地辩解道,我没有恶意!我不会攻击你的!可以放下你的剑吗?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林克的剑指着影子的喉咙,没有放下的意思。真是苦恼啊,影子抓了抓脑袋,行吧,为了让你能放下剑好好听我说话,我先帮你一下吧!“帮我什么。”剑仍然指着地面。当然是帮你找那个什么,真实之眼了!是叫这个名字吧?我告诉你哦,那个真实之眼是下一个神殿必备的重要道具。“……”剑收回了,但那把剑随时都有可能再次指向影子的喉咙。这才对啊。影子笑着说,那么首先,先回到楼上!爬上梯子后有一个进去就出不来的房间,那个房间进门左手边的墙是幻象,直接出去,然后左拐到尽头,注意魔物哦。

按照影子的指引,林克来到了一个形状有点独特的排水口前面,脚下踩的石砖上画着圣三角的图案,和他左手手背上的那个图案一样。看到这个你就知道要做什么了吧,影子说着,一边哼着岚之歌。林克拿出时之笛,演奏起他最熟悉的曲子。如摇篮曲般令人平静的曲子。这次他没有吹错了。平静的笛音飘在耳边,心上的阴霾被光拨开了少许。笛音触发了机关,咔哒咔哒,从脚下传来了抽水的声音,下水通路里的水位渐渐下降,直到只剩下几摊水洼留在里面。对,就是这样,然后回到入口,就是一开始那个假墙那儿,会有个小洞,钻进去后就可以找到那个什么真实之眼了。影子停顿了一会儿,又开口道,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我觉得你这辈子都追寻不到光了,她是不会眷顾你的。“闭嘴。”勇者的剑又指向了影子的喉咙,他很想狠狠地刺下去。哇……真是个不可爱的人,好好好,我闭嘴我闭嘴,然后影子继续自顾自地哼着岚之歌。“……”他瞪了瞪自己的影子,收回了剑。光不会眷顾他?开玩笑也要有个度,他一定可以抓住光的。

他向井底的入口走去,墙上挂着的火炬噼啪噼啪地燃烧,林克的影子一跳一跳的。呜呜呜,呜呜呜,影子哼着岚之歌。他又经过了关着莱克莱克的房间,林克瞟了一眼,离开了。

最后他来到了一个封闭的小房间,房间里尸骨的数量比外面下水道里尸骨的数量多得多。尸骨堆积如山,散发着浓浓的恶臭,林克感觉胃里一片翻江倒海,呜,拿了宝物就赶快走吧。他走到房间的正中央,哐的一声,身后的门锁了起来,勇者下意识地支起了剑和盾。从脚下的尸骨堆里传来了沉闷的响声,轰!一只魔物,和四只丧尸的手从下面钻出。恶心、压抑、绝望,比在刚刚在丧尸们之间更加沉重的压抑感袭来,快跑啊,但,脚,动不了,像是被死死钉在原地一样。那毫无血色的魔物,不,应该说,会走路的腐烂肉块,垂涎欲滴地,扑向林克。勇者的眼前闪过他被魔物吞食后留下一摊碎骨的画面,但紧接着,手持时之笛的女孩子闪现在他眼前,她的笑容像光一样,温暖而充满希望,塞尔达——不!还不能结束!追寻光的本能克服了恐惧,魔物的头靠近了,他举起了剑,用力地在它头上一阵乱砍,滚开!去死啊!即使受到了攻击,魔物仍然向林克袭来,张着变形的嘴。他侧身一滚躲开了攻击,但下一秒,他被旁边一只丧尸的手抓住了头,这感觉就像被丧尸勒住脖子一样。他听到魔物改变方向、向他走来的声音,林克用剑刺着那只手,挣脱着。手放开了,但魔物的嘴也伸过来了,在林克的手臂上留下一道血痕。他握紧了剑,拼了命地,攻击着魔物的头,魔物蓝色的体液四处飞溅。

呜啊啊啊——魔物的头被一刀砍了下来,它痛苦哀嚎着,无力地摔在地上,变成了一摊真正的腐肉。杀害无数探险者的魔物被除掉了,倘若四周还残有少数人的灵魂,一定会为勇者鼓掌喝彩的,但四周只有尸骨,灵魂早已消散得无影无踪的尸骨。身后的门打开了,面前,房间的中央出现了一个宝箱。打开宝箱,里面放着一个像放大镜一样的紫色镜子。这就是“真实之眼”啊!影子看着宝物说道,不就是那个可以看穿所有幻象的真实之镜吗。好啦,东西找到了,我们出去吧!影子说完,继续唱着岚之歌。

哟,小家伙,活着出来了?回到入口时,骷髅先生问道。你找到“真实之眼”了?真厉害啊!骷髅先生好像是想拍拍林克的肩,移了移手臂。找到宝物了就赶快离开吧,这里不是什么可以久待的地方。我吗,我也要快走了,像我的同伴一样。他说。林克向骷髅先生道别,然后,爬上了梯子,离开了井底。

太阳已经挂到了死亡火山的上方,远边的天空开始泛橙。影子停止哼唱岚之歌,陷入了沉默,娜薇从帽子里钻出来,飞在林克的身边,蹭了蹭他的脸以示关心。呜呜呜,呜呜呜,他的心上奏起了岚之歌,诡异而变形的歌谣回荡在勇者的心头。伴随着心上的阴霾,他的心上下起了雨。呜呜呜,呜呜呜,雷声雨声交错着,而那演奏岚之歌的笛声,未曾停止。

 

End.


评论
热度(6)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