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时之笛无料公开】英雄

【因为他是英雄。因为他是光啊。光,是不会泯灭的。】

 

我是听着英雄主义的故事长大的。所谓的英雄主义,无非就是套路式的勇者斗魔王救公主救世界然后名利双收的故事。小时候的我非常向往那故事里的勇者,或者说,英雄。向往到什么境界呢,因为故事里的英雄穿着象征着勇气的绿色战衣,所以我小时候几乎天天穿着同种颜色的衣服,举着木棍向玩伴们自称是能拯救世界的英雄。为了与故事中的英雄有所区分,我戴上了基顿面具,改成自己为“英雄基顿”、成年后的我成为了海拉尔骑士团的下等兵,工作就是看守死亡火山的上山路入口。刚步入成年的我心中仍然留有一份想成为英雄的信念,但不可避免地,随着年龄的增长,明白了这个国家的潜藏规则后,那由英雄主义故事熏陶出的英雄梦也就被现实残酷地埋葬进了心底。

某一天我遇到了一个小孩,绿衣绿帽,带着与他稚嫩可爱的容貌不相符的短剑与木盾。他和我说想去死亡火山,并交给我一封由塞尔达公主亲手书写的许可书。哈,这孩子真当自己是英雄了吗,我好像也曾有过像他这样的时候。许可书的确是公主书写的,公主也真是可爱啊。我正准备打发他过去以表示我对这个小英雄的“支持”。突然发现他的腰带上挂着一个黄色的面具。真是令人怀念的东西,那是基顿面具,自我成年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面具了。看见这个面具我想到了儿时的我,还想到了我的儿子,听我讲了“英雄基顿”的故事——实际上就是我自己的故事——之后想要一个基顿面具的故事。脑海中浮现除了儿子拿到基顿面具后的笑脸。嘿,小英雄,我说,你愿意把这个面具卖给我吗?他同意了。我用10卢比换到了这个黄色的面具,戴在脸上。视野变得狭窄,但我却觉得很亲切。好了,你可以过去了。我打开铁门。谢谢你!你真是我的英雄!我说。回到家后我对儿子说,爸爸给你带了个好东西,是基顿的面具!儿子兴奋地戴上面具,举起木棍喊道:“我也是英雄基顿啦!”我宠溺地摸着儿子的头,或许有个英雄梦也是好的。

之后不久,正如所有英雄主义故事的开头,邪恶的魔王出现了,统治了世界。加农多夫政变了。他率兵进攻了海拉尔城,囚禁了海拉尔王,整个海拉尔王国大乱,海拉尔王被加农多夫囚禁,塞尔达公主下落不明,皇室里没人能再次主导局面。人们死的死,逃的逃。整个海拉尔城变成了一座死城,变成了加农多夫的王城。好了,开头有了,接下来该有一个命中注定的英雄站出来拯救世界了。可是没有。没有人站出来。皇室的成员也好,骑士团的士兵也好,老百姓也好,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与魔王斗争。英雄呢?哪位身穿绿衣的英雄呢?快来拯救世界啊?这种时候,不是一定会有一位英雄站出来的吗?我?别开玩笑了,我能守好卡卡利欧存不被魔物入侵就已经是“英雄”了。我抬头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向女神祈祷着,希望有一个英雄,用他自身的光芒划破这密布的乌云——那英雄会出现吗?那光会出现吗?

然后过了很久。这种无光的日子过了多久呢?我没有细数,也不想细数——过了很久了。至今,英雄仍未出现,海拉尔王国、还有我们的心,没有一丝光照进来。黯淡无光。现在,魔物攻击卡卡利欧村的次数越来越多,作为村子里的成年男性,嗯,还是海拉尔骑士团的士兵,守卫这个村子是我的责任,但我也渐渐感到力不从心。魔物越来越强大,而我们越来越虚弱。我无数次梦见村子被魔物入侵,而作为守卫者的我们却无能为力,看着我们仅存的、赖以生存的土地被魔物们践踏。我无数次被那个噩梦惊醒,在黑夜里恐惧着,但又看着身边熟睡的妻子和儿子,我却又告诉自己不能恐惧。我也有无数次梦见那个绿衣英雄手持退魔之剑,驱赶了魔物,击败了加农多夫。但这只是梦。或许世上根本不存在英雄,这个世上只存在魔王。但,光啊,我还是如此地渴望着光。渴望着成为家人的光,同时又渴望着那真正的光。光啊。我向女神祈祷着,祈祷着光的到来。

光没有来,我的噩梦反而成真了。这一天,有非常强大的魔物入侵了村子。它们太强大了,我手中的长枪还未刺入它们的身躯,它们已经将我击飞在地。好痛,使不上力,我站不起来了。我无法捡起长枪再次战斗,我只能这样狼狈地趴在这儿,看着村子一点一点地被魔物摧残,正像我那个梦。恐惧,我恐惧地看着一切,无能为力。“爸爸——!”我突然听见儿子的惨叫,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魔物把我的妻子和儿子逼入了死角。恐惧和痛觉消失,我不顾一切,挣扎着飞扑到魔物身上。“你这个混蛋!离他们远点!”魔物甩开我,向我举起了武器,我手无寸铁,伤痕累累,要死了。女神啊。临死之前我居然开始祈祷。女神大人啊。光啊。锋利的刀刃向我的脖子砍下来。在我闭上眼前,在我生命中最后的时刻,我看见妻子紧紧地抱住儿子,儿子的手里紧紧地抓着基顿的面具。对不起啊,妻子,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对不起啊,儿子,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我——

刀没有砍到我,我听到了剑刺入魔物的声音,是谁救了我?我睁开眼,一抹绿晃过眼前——英雄!是英雄!是光!他、他出现了!绿衣绿帽、金发碧眼,手持的退魔之剑,闪着光。光。是光啊。英雄很快将魔物们击败了,在他的剑下,那些魔物都不堪一击。因为他是英雄啊,他是光啊。他是我们的光。

英雄击退魔物后,村里的人尽力挽留他在这里休息一晚,但是他拒绝了,明明自己受了不轻的伤。他骑着马离开了村子,我们一路送到村子的出口。他的背影,有一点熟悉……是他吗,是吗?是吧。我看着他的背影,那是多么光明的存在,但他的背影,显得有少许孤独,像是某个被遗忘的角落里的一缕泯灭的光。是我的幻觉吗?

在那之后,就又是一个英雄主义的故事了。那位勇者击败了加农多夫,和塞尔达公主一同将加农多夫封印。他是光啊。但,在这个大陆重归和平后,再也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了。再也没有,仿佛人间蒸发——不可能的,他一定在某个地方生活着。因为他是英雄。因为他是光啊。光,是不会泯灭的。

今天人们聚集在了隆隆牧场。人们围着篝火,载歌载舞,庆祝着久违的和平。我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儿子带着基顿面具和大家一起跳着舞。一个不错的结局……是吧。我抬头望着夜空,今晚,天上的星星异常地明亮,那个孩子……不,要称呼他为“英雄”。那位英雄,现在怎么样了呢?他现在是不是也在某个地方和人们一起庆祝着呢?是吗?是吧……一定是的。我为什么要犹豫呢。他可是英雄,他可是光啊。

我看见有一道光划过天空,孤独地划过,然后坠落,消失在地平线。犹如,那英雄离开村子时的背影……为什么呢。因为他是英雄,因为他是光……吗。

 

 

End.

评论(2)
热度(7)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