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时之笛无料公开】勇者

【她们已经离开了,塞尔达也好,娜薇也好,她们都离开了。这个时间线上的塞尔达和林克并没有存在于另一个时间线上的感情,即使塞尔达对他抱有感激之情,但那也是隔着一层厚厚的屏障,似乎彼此之间触手可及,但双方又是陌生的。】

 

时之笛的笛音轻柔地回荡在耳边,光笼罩着他。他看见自己正逐渐离塞尔达远去,光笼罩着他,其实他就是那光吧。一闭眼,一睁眼,他回到了时间神殿,从上方的窗户投下一束光,笼罩着他,笼罩着大师之剑,剑身所反射的光有些刺眼,但明明那光很黯淡,为什么?他身边的小精灵向着光的来源飞去。再见了,林克,我最喜欢你了哦……娜薇说着,飞走了。他看见自己正逐渐离娜薇远去。不,应该这么说,塞尔达也好,娜薇也好,是他在离开她们啊。再一闭眼,一睁眼,他回到了家中。他平躺在床上,薄薄的被单盖在他身上。刚刚那是梦吗?不是吧,但也许是?“林克!”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萨莉亚?对啊,现在的萨莉亚并不是森之贤者,这个时间线上的萨莉亚也不再会是森之贤者。林克走到门外,绿色短发的少女像往常一样站在树屋的下面。“早上好!”萨莉亚和她的小精灵向林克问好。从萨莉亚的口中得知,他是在昨天晚上很晚才回到科奇利村的,带着少许的伤,拿着有些磨损的武器,平静地回来了,回来后就立刻倒在床上,睡到现在。试图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大脑一片空白,只有某只陶笛演奏的摇篮曲飘在脑海里。“林克,”萨莉亚打断他的思绪,“娜薇呢?”娜薇?林克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说,“哦,娜薇啊。她,她应该还在睡觉吧!和我外出了一整天,因为太累了所以睡过头了吧!我回去看看!”林克说完又回到了树屋。什么睡过头啊。勇者回到房间里。她已经离开了。

她们已经离开了,塞尔达也好,娜薇也好,她们都离开了。这个时间线上的塞尔达和林克并没有存在于另一个时间线上的感情,即使塞尔达对他抱有感激之情,但那也是隔着一层厚厚的屏障,似乎彼此之间触手可及,但双方又是陌生的。林克与塞尔达见了一两次面后便没什么来往了,到是塞尔达说要重赏他,但他回绝了。他要这些奖赏有何用呢,与他交流的塞尔达,虽然还是塞尔达,但已经不是那个塞尔达了啊。而娜薇……她也走了。她向着光飞走了。可是勇者不正是光吗?林克,勇者,光,划破了乌云密布的天空的光。他正是光啊。娜薇离开了,早上叫醒林克的人又变成了萨莉亚。“懒惰的男孩”,再也听不到这个称呼了。

说来可笑,身为世界的光的勇者,同时也是那个追寻光的人。他拨开了人们心上的阴霾,而自己的心上却依然笼罩着阴霾。光。勇者看了看自己小小的却粗糙的左手,手背上三角形的印记若隐若现。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追寻光的?他问自己,不知道,得到了这样的回答。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从何时开始追寻光,追寻光的理由又是什么。他的眼前闪过几个残影:手持时之笛的女子,和一只淡蓝色的小精灵。那是光啊。勇者一直追寻的光。明明快要抓住了,可是却又立刻相隔千里。

回去吧。林克站起身,再次背上了短剑和木盾,走出树屋,不顾萨莉亚的挽留,离开了科奇利村,奔向海拉尔城。

他又站在了时之神殿门口。太阳正好在时之神殿的后方,从这个角度,太阳光可以从后面的窗子照下。他走进时之神殿,踩着红色的长地毯,走在空旷的大厅里。白得神圣的大厅里,红毯的尽头。三个精灵石悬浮在台座上,似乎是在提醒林克什么,而精灵石后,刻有时之石花纹的门扉紧闭着。林克走到台座前,凝视着大门,门后就沉睡着大师之剑。他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拿出妖精之笛——时之笛他已经还给塞尔达了——吹奏起了他最熟悉的歌曲。如摇篮曲般平静的笛音轻轻地飘在神殿里,然而通往光的大门仍然紧闭,拒绝着勇者的开启。做不到的。勇者心里清楚。妖精之笛怎么能打开时之门呢。

回去吧。林克再次这么想,只是这次回去是回到科奇利村,他的家,“家”。没事的,还有萨莉亚呀。他对自己说。还有萨莉亚呀。

他离开了海拉尔城,走在海拉尔平原上。太阳高高挂在时之神殿的上方,闪耀着炽热的光。“艾波——娜!”林克突然听到某个女孩子的喊叫声,顺着声音看去,一个女孩子正追着一匹枣红色的幼马向林克跑来。艾波娜?林克下意识地掏出笛子吹起了那个女孩子教给他的曲子。躁动的马儿挺到了熟悉的笛声,很快平静下来,迈着步子走到林克身旁,蹭着他的脸。艾波娜……林克抱住了艾波娜,就像他重新见到光一样,艾波娜也是他的伙伴啊。“啊呀,林克!”追着艾波娜一路跑来的少女玛隆也来到一旁,“好久不见!刚刚是你让艾波娜平静下来的吧,谢谢!”玛隆顺了顺艾波娜的毛,“真是的,刚才艾波娜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乱跑了,真是个急性子的孩子。”林克看着玛隆和艾波娜,感到平静,“玛隆,隆隆牧场还好吗?”他开口问道。“很好呀,和以前一样。”玛隆笑着说,“对了,要不要去牧场和我一起玩?我请你喝哞哞牛奶!”林克沉默了几秒,委婉地拒绝了玛隆的要求,摸了摸艾波娜的背,就与玛隆分别了。

回到村子的入口时,太阳已经有大半藏在死亡火山后面了。光变得黯淡了。如陨落般的黯淡。他走进森林,看见萨莉亚正站在入口处的吊桥上,像他第一次离开村子的时候一样,静静地站在吊桥上。萨莉亚……“你回来了呀,林克。”萨莉亚浅浅地笑着。“……对不起,萨莉亚。”他低垂着头。萨莉亚抱住了林克,在他的耳边轻声说,回家吧,林克。

一走进村子,米多便凑了上来,冷嘲热讽地说:“哎呀,我们的林克从外面闯荡回来了啊?结果你还是离不开森林的,对不对?咦?林克你引以为豪的小精灵呢?”“……”勇者双唇紧闭。“啊!我知道了!她抛弃你了!”……别说了。勇者的身子微微颤抖。“你说什么?我听不见!”米多的声音越来越大,“我说……米多……你给我闭嘴!”勇者怒吼着,像他面对魔物一样,拔出了背后的剑,狠狠地刺向米多。萨莉亚尖叫着,从后面抱住了林克,白得渗人的剑刃在米多的脸上留下一道口子,渗出了鲜红的血。米多被吓得不轻,摊坐在地上,“你……你,你,你干什么啊!”然后连滚带爬地逃跑了,抛下一句话,“怪不得你的精灵会抛弃你,你这个疯子!”疯子?林克拿着剑,站在原地、。这是在说我吗?疯子?不可能,米多,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会是疯子。我,是勇者啊。

“林克?”萨莉亚小心翼翼地叫着他的名字,勇者警觉地侧身一跳,把短剑横在面前防备着但很快又反应过来,面前的人不是敌人,是萨莉亚。他放下剑,脸偏向一旁,避开萨莉亚的视线。萨莉亚想说些什么,但却被林克打断了。“对不起,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说完,将短剑收回剑鞘,向迷途之森跑去。萨莉亚想追上去,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这么做。

我怎么了?林克大步大步地跑着。我怎么了?他质问自己,我怎么了?他一头扎入迷途之森,左一拐右一拐,毫无目的地跑着。我怎么了?我。勇者的视线投向了左手手背上三角形的印记,印记闪着金光,好刺眼。他闭上眼睛,继续跑着。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栽了一跤。好痛,全身都传来一刺一刺的灼热,就像他被魔物攻击了一样。他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来到了森林里的一处空地,空地的尽头有一栋灰白色的建筑,像是某个神殿。这儿是他和萨莉亚的秘密基地。他凝望着神殿,经历了七年后的那些事情后他才明白那是森之神殿,暗藏着魔物的森之神殿。他想起了,那次他与幻影加农的战斗。他想起了,在他耳边帮助他分析敌人弱点、为他呐喊助威的小精灵。娜薇?林克轻声唤着,似乎觉得那只淡蓝色的小精灵就在他的身边,但那只是他觉得。四周空无一人,一阵风卷着几片落叶无力地吹过。勇者感觉自己的心里空空的,无光般的空,转身离开了空地。

勇者继续在迷途之森里徘徊,他很随意地走着,这里就右拐吧,那里就直走吧。他不想留在森林里,但他也不想回到村里。他慢慢地走着,偶尔拉一拉肩带,身上背着的短剑和木盾发出轻微的撞击声。从某个地方似乎传来了乐器的演奏声,是笛音吗?不,大概是某个骷髅小子在玩耍吧。

他还是回到了村里。夜幕已经降临,居民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每个小屋的窗里都透出油灯的光芒,微弱却明亮得有些刺眼。他也该回家吗?他有家吗?家?“家”?

一声马的嘶鸣传到了他的耳中,从村子的入口。艾波娜?林克跑了过去,一匹枣红色的小马正站在吊桥上,见到林克便扑了上来,林克也顺势抱住了它。艾波娜。它大概又从隆隆牧场里跑出来了,不过也好。似乎有光照着勇者,那光一点也不刺眼。

“去找娜薇吧。”他突然对自己说道。去找娜薇吧。他决定立刻行动。“艾波娜,你要和我一起去吗?”他顺着马儿的毛,艾波娜点了点头。那么,走吧。他带着艾波娜走进了迷途之森,向森林的深处前进。

“人类在迷途之森里可是会迷失在森林的哦。”林克突然想起七年后的他在迷途之森里听到的一句话,是科奇利村里一个小女孩,也是他的朋友,已经认不出长大的林克的朋友,对他说的。但是与之不符的是,从勇者的心底传来一阵平静的笛音,那是某个人的摇篮曲。光。令人感到平静。他骑着艾波娜走进了更深处的森林,他会迷失在森林里吗?不,不会的,因为他,是勇者啊。

 

End.


评论
热度(7)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