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前略,天国的时之笛15题

坑掉的时之笛15题,只写了3题,丢出来占tag


徘徊

他迈着沉重的步子,彷徨地徘徊着。他觉得自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弃儿,像一个落寞的灵魂,像一个是去光辉的太阳,像一缕陨落泯灭的光,苟延残喘地徘徊着。他看不见前方的路,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走,随意地凭着直觉,在仅存于自己眼中的黑暗摸索前进。没有人能帮助这个失落的灵魂,人们并不是不愿意帮助他,只是没有注意到他需要帮助这一事实,相反地人们反而需要他的帮助。这种想法变成了无声的唾弃,刺着他的心,那是比陷入黑暗更加痛苦的事情。没有笛音的指引,没有精灵的提示,甚至连他的战马也没有陪伴在他的身边,他知道自己会永远地徘徊下去,在这无光的黑暗里。

 

森林

林克觉得自己迷路了。从他骑着艾波娜进入森林最深处的那一刻起,四周的景物就毫无变化,无尽的森林,寂静而凄凉,令人毛骨悚然。艾波娜砸步子似乎有点不稳,它在恐惧,它在恐惧这个森林。林克低下头摸了摸艾波娜,发现自己的手心出了汗。“人类在迷途之森里可是会迷失的哦。”脑海中又回荡着这句话,与之一起浮现的还有那个科奇利小女孩的笑脸,天真无邪的笑脸。我是否会迷失在森林里?他问着自己。那就迷失吧。他回答道。不!但很快又被否定。我还没有找到娜薇,还有,塞尔达……他沉默了。突然睁大了眼睛,向四周张望着,他听到了精灵拍动翅膀的声音,娜薇?他顺着声音看去,那是在森林的更深处,仿佛没有一丝光照入的更深处。走吧。林克没有一丝犹豫,向森林的更深处前进。

 

隔阂

塞尔达收到了一封信,是林克寄来的,信上说,他最近结束了旅行,想加入海拉尔骑士团,希望塞尔达能帮他写一封推荐信。塞尔达很是高兴。在七年前的那件事后,加农多夫撤军回到了格鲁多沙漠,再也没有来拜访海拉尔王城。塞尔达一直想给林克重赏,但林克都没有接受,于是,每当林克有什么需要的,塞尔达都会尽力去帮忙,这一次也一样,塞尔达很快写好了推荐信,并给林克回了信。

几天后,林克来到了海拉尔王城,他这次有了塞尔达公主的批准,不用再像七年前那样偷偷摸摸地潜入王城了。不过现在如果让他潜入王城,他未必会成功,他经历了很多,已然不再是一个少年,他不能再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蹲下身就可以躲过守卫的视线了。他按着塞尔达的回信上所写的,一路来到中庭的花园。塞尔达特地让林克去中庭找她。明明她已经步入成年,继承王位,开始着手于国家政事,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天天待在中庭自己玩了。像是刻意为了什么。

林克穿过长长的走廊,拐过最后一个拐角,来到了中庭。这里的时间仿佛未曾流逝,庭院里的一花一草,甚至连那两侧流着涓涓细水的水渠,都和七年前一样。塞尔达站在庭院尽头的小窗前,透过那个小窗可以直接看到国王会见宾客的大厅,她低着头,是在看着小窗对面的大厅吗?加农多夫可不在那里。听到了林克的脚步声,塞尔达回头。有那么一瞬间林克以为自己回到了七年前,回到了七年前他与塞尔达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但那是不可能的,即使这个场景再怎么相像,现在仍是现在,七年前的一切,都早已成了过去式。“林克!你来了啊。”塞尔达微笑着说。“嗯,好久不见,塞尔达。”

两人在台阶上坐下,各自聊着最近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林克跟讲了他周游海拉尔时遇到的趣事,塞尔达则是讲了讲海拉尔城最近发生的变化,还小小地抱怨了一下继承王位后工作的辛苦,“真的好想痛快地玩一场啊,像小时候那样。”她捧着脸,一脸不悦,不过很快又挂上了笑容。林克看着塞尔达,在他眼中,塞尔达的身影逐渐和某个熟悉的身影重叠。是谁呢?是儿时的一个金发少女,还是一个蒙面的神秘女子?他有些恍惚。在他与塞尔达之间好像有个隔阂,即使现在他与塞尔达近在咫尺。“怎么了,林克?”塞尔达注意到了林克的异样,问道。“没,没什么。”他说。

他们聊了很久,聊天结束时已经到了傍晚。塞尔达双手把推荐信递给林克,并一路送他刀城外。林克说他回去准备好后就到骑士团报道,“谢谢你,塞尔达,那我先回去了,再见。”他挥手向塞尔达告别,然后向平原的另一头走去。塞尔达看着林克远去的背影。她觉得,在她与林克之间好像有个隔阂,即使她现在追上去也无济于事。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隔阂,似乎跨越了时间与空间。为什么?

她不知道。

【↑没写好,应该全程用塞尔达视角的结果写着写着又写到林克视角了,懒得改了】

评论
热度(3)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