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OOT】否定

170821-170822

Bgm:collapse-by.sakuzyo

 

塞尔达传说深夜六十分的题目:林克的第一次【虽然我想写的那个“第一次”几乎看不出来,在很后面很后面才出现,也可以理解成“第一次打影神殿”】

忙里偷闲的产物

我流时林注意

 

【“这是不是梦呢?一个你拯救了世界的梦。而梦醒之后,除了你,没有一个人知道你所做的一切。”

“不过。”影子停顿了一下,“最可悲的,并不是你在做梦,而是别人,认为你在做梦。”】

 

“……所以,你还要在这里磨蹭多久?”看着林克站在大厅中央举着真实之眼观察者四周,明明早该看见出口了却迟迟没有动身,影子有些看不下去了,开口道。“我说,你该不是在害怕吧?”

“是。”林克移开右眼前的紫色镜片,“这座神殿的气氛跟井底迷宫一样的……压抑。我不喜欢。”

“这么坦率地说出了自己在害怕啊,真不好玩。”影子不满,“不过你还真的在害怕啊,我觉得这里的气氛挺适合你的!”

林克没接影子的话,头都没往影子的方向动一下,只是转了一下眼珠,瞟了影子一眼。

“又不说话了啊,寡言的勇者,我看你以后都不用说话了,让娜薇来帮你说就好了!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着怎么用剑刺我比较好。你刺我也没用,我是你的影子,如果你想用剑刺穿我的喉咙,那么你首先要将剑刃对准自己的脖子……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林克转身向大厅的一侧走去。

“嘿——算了,叫你也没用。”影子无奈地叹了口气,从林克的一侧跳到他面前,指着墙上画的诡异人脸:“你看,这画的多有趣啊,你为什么也不试试欣赏一下这种风格的画作呢?”

影子又开始在林克面前刷存在感了。从他出现在林克面前开始,他就一直在向林克搭话,不过大多数时候临客都选择了无视这个话痨的影子,只是走着自己的路。他的影子有了自主意识,是在离开水之神殿后。他一开始以为实在水之神殿里遇到的那个“自己”附在了自己的影子上——或许事实正是如此,不过这个有了自主意识的影子没有攻击林克,他只是话很多,以各种各样奇怪的举动试图引起林克的注意,好像是为了向林克证明“自己是真正存在的”。有一点让林克感到不对劲,那就是,只有自己能看到这个会说话的影子,而他与影子的互动,旁人也是可能不到的。他跟影子的任何对话,娜薇都没有听见,娜薇甚至没有看到林克和影子说话时动过他的嘴,也没有看到他将剑尖抵在影子的喉间。仿佛他被影子一同拉近了黑暗,人们看不见的黑暗,只有他和影子知道彼此的存在,而现在这个行走在光之下的他,是自己的幻觉,真正的自己,已经被影子禁锢在了黑暗的深处。

“喂!喂!你睁着眼睛睡着了?”看见林克在出口前面站着,影子喊。林克一惊,被影子的声音从他的思绪中拉回现实。

“我看到你走到出口前,还在想你终于要继续前进了,结果又在这儿发起了呆!你是在想你的塞尔达公主呢,还是在单纯地害怕?”影子说。

“发呆而已。”林克快速结束了这个话题,穿过面前的墙。

影之神殿阴沉沉的气氛让林克喘不过气。昏暗的通路,诡异的画像,在这里比井底与那个“挪动的大肉块”战斗时更让他感到压抑。即使此刻勇气三角在手,他还是紧张得手心出了汗,三角力量的光芒在这片黑暗里就是沧海一粟,甚至它未曾存在过。

林克向神殿深处前进。他进入了一个洞穴,洞穴中央是一条窄窄的小路,几个染着血的断头刀在其上砍下、升起、再砍下、再升起。除了路,四周仅有,不见底的深渊。

“林克,小心头上,我感觉到了,那个抓到人会把人丢出神殿外的大手!就在这儿!”娜薇在他耳畔飞来飞去。“……嗯,我会小心的。”林克笑得有点勉强。“要不我帮你盯着那只怪物?”影子笑着问。“我不相信你,谢谢你的好意。”林克说,握了握手中的剑。

他穿过一个个断头刀。途中为了躲避怪物的攻击,动作快了一步,结果是冰冷的刀片擦着他的鼻尖砍下,被削掉了一撮头发。被它砍到一定会当场毙命,而且死相很惨。

来到洞穴的另一端后,透过真实之眼,林克找到了隐藏的落脚点,移开镜片,面前只是深渊,不知是人还是什么其他的生物,在深渊之底哀嚎着,似乎在渴望着林克摔入深渊,作为它们新的陪葬品。“……”林克心一横,曲膝一条,接着脚下传来了石砖地坚硬的触感,他跳到了隐藏的浮砖上,低头,自己暴露在深渊之上。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身子像是被灌了铅,沉重,直把他往下拽,如果他现在没有站在浮砖上,他早已坠入深渊。林克感到头皮发麻,揉了揉太阳穴,前往下一个房间。

从刚才开始,影子就突然变得老实了起来。他没有在林克耳边一直说着无关紧要的话,也没做什么奇怪的动作。当林克挥剑攻击怪物,影子也在挥剑攻击怪物,当林克盯着影子时,影子自己也不会突然诡异地笑起来。

影子再次向林克搭话时是在林克进入迷宫里最后一个房间的时候。先前影子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这次他开口时,他并不是一如既往地那样嬉皮笑脸。“你确信我是存在的吗?”

“……”林克没有说话,他不知道影子在打什么算盘。

“你就没有想过,我是你幻想出来的?”影子说。之前还总是证明自己真正存在,现在又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过一会他补充了两句:“因为你承担了太多而产生的幻想。别忘了,你仍只是个孩童。”

“你想说什么。”林克低头看着影子。影子没理他,接着说着自己的话。

“我,是一个不存在的角色,一个属于你梦里的人。”

“……”

这是林克第一次听到影子否定了影子自己的存在。他停下脚步。

“这么说好像有点不太严谨。”影子一手抵着下巴,“我不存在,没错,但是我不知道,这里是你的梦,还是什么。”

“这是不是梦呢?一个你拯救了世界的梦。而梦醒之后,除了你,没有一个人知道你所做的一切。”

“不过。”影子停顿了一下,“最可悲的,并不是你在做梦,而是别人,认为你在做梦。”

“……你……”

林克张开嘴想说什么,又被影子打断了。“不要太过于沉浸于梦中。勇者先生啊,我想你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吧?”

“……”

“记住我的告诫。”

这是影子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在此之后,林克的影子,就再也没有说过话,或者做过什么引起他注意的动作了,影子变回了影子,仿佛是因为影子否定了自己的存在,所以,他消失了。

……不,究竟是什么否定了什么呢。是影子否定了影子,还是林克否定了影子,亦或是,林克否定了自己,和自己的梦?

 

End.

评论
热度(10)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