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可能全文都不会出现的草稿,写完删,蹭个tag

《彼此》
此岸是谁?
是跟彼岸相仿的存在,还是截然相反,存在于天空另一端的人?

彼岸想不起来此岸长什么样了,此岸的形象在她的脑中像是一团又一团不同颜色的颜料,然后被搅得像一桶浆糊,红色蓝色白色最后都成了死寂一般的黑。彼岸抱着自己的头,惊慌失措,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此岸此岸此岸”,可结果是她只是隐隐约约想起了此岸有着跟她一样乌黑的头发,很耀眼,但仅此而已,此岸的脸是什么样的?她穿的衣服是什么样的?她的表情是怎么样的?想不起来。

彼岸一直只是在模仿此岸。因为此岸走了,所以彼岸成为了继承者。她想成为此岸。如今她连那点以神龙联系的纽带也断开了,她也停下了脚步,就像指南针失灵而在密林中迷失的人。

彼岸看见自己站在一条开满曼珠沙华的江边,血红色的花海美丽但又让她悲伤。她一步一步走到水边,浑浊的水面上映不出她的脸。抬头,她看到对岸,有一个人影,只有色块而无轮廓,模糊地仿佛不存在。此岸。她开口。许多复杂的情感涌上,她只想哭。
当然,彼岸知道这只是自己在做梦,因为她没有自己的彼岸,她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彼岸。彼岸是此岸的彼岸,此岸是彼岸的彼岸,而现在,再无彼此一说。


(170921追加)

大纲被我越扩越长 如果字数够那就是明年pmo的小料本了!

顺便这个草稿结尾怎么这么饶舌

还是这种低沉一点的东西适合我 傻白甜太难写了(这两天在写给朋友的生贺写到enmmmm…………)

评论
热度(2)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