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RSE佑遥】溺水

170731-170909【……】

其实是在吐槽游戏

cp佑遥,绿宝石背景

 

【现在,她并不是想要用实践告诉世人,生命起源于海洋,并且她要成为第一个回归海洋的生命。她只是想成为一个溺水的人,以优美的姿态。她闭上眼,期盼着冰冷的蓝将自己包裹。】

 

当遥结束了她今天最后一场卫冕战,她夺门而出,一路跑出宝可梦联盟,放出了刚刚才结束战斗、略带疲惫的大王燕,跳到它的背上,径直向高空飞去。她下令让大王燕向上飞,向上飞,一直向上飞,直到她到达了一个可以俯视丰缘地区全貌的高度。在短短十几秒内,身边的气压骤然下降,遥不免有些不适,但她没有理会,命令让大王燕向北边飞行。她开始远离这个岛屿,眼下的陆地逐渐变少,最后,视野内只有一片汪洋,一望无际。未知,而又通往未知。遥与大王燕继续向北而行,远离岛屿,远离人世,远离一切,向北而行。不知不觉,大海与天空融为一体,蓝与蓝彼此相互渗透,仿佛一望到底,但试着伸出手,又摸不透。“……”遥俯视着海。不对,是她俯视着海呢,还是天俯视着她?迎面而来的海风吹得她头巾都快要掉了,而她只是理了理刘海。

飞了很久,遥认为她飞了很久,身后的岛屿早已不见踪影,可是面前除了蓝色,一无所有。没有海上的客船,没有新的大陆,没有事物,仅是不真实的蓝,虚无般的蓝。回去可以投诉卖地图的商家了。遥让大王燕调头往南飞,和来程不同,大王燕飞了一两分钟就看见丰缘的岛屿了。只要她愿意,她随时可以在凯那市的港口搭上一艘客船,前往她想去的任何一个地区。乘坐客船可以离开这里,而搭乘宝可梦越洋飞行却不行,这让遥想到了rpg游戏中一个常见的关卡:必须按照指示走的迷宫。如果按着游戏内的提示,一下子就能到达出口;如果不顾提示一通乱走,只会在迷宫里越陷越深。迷宫?她带有嘲讽意味地想。迷宫尚且有一个出口,而这里,是牢笼,牢笼,没有出口。

“你累了吧。”遥低头,抚摸着大王燕颈上的羽毛。大王燕没有回应,它的身上还有被技能攻击而造成的伤痕,遥没有拿出伤药去治疗自己的伙伴,“我也累了。”她闭上眼,说。“一起去睡个好觉吧。”然后,她在空中按下了精灵球的按钮,收回了大王燕。

失去了承受她飞行的宝可梦,她,向大海坠落。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大地,将自己彻底暴露在空中,脚下没有踩着东西的踏实感让她觉得挺新鲜。重力使她急速下坠,速度时刻在增加,承受着压力的同时心脏像是被提到了嗓子眼,似乎轻轻一咳,放开喉咙,就可以将它吐出。真是刺激!遥不禁感叹。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再体验一次这种感觉!可惜没有机会了。现在,她并不是想要用实践告诉世人,生命起源于海洋,并且她要成为第一个回归海洋的生命。她只是想成为一个溺水的人,以优美的姿态。她闭上眼,期盼着冰冷的蓝将自己包裹。

“砰。”一声闷响传进耳,不是海面被击起水花的声音,是撞上了一个人的声音,身体也不是被冰冷包裹,而是触碰到了一阵不热也不冷的温度,和她的体温相似,让人安心,“……遥……”遥听到有人在喊着她的名字,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掉到了一只热带龙的背上,而她趴在了自己的邻居身上。她很快明白了前一秒发生了什么。“佑树……你在,跟踪我?”

“没、没有!”佑树扶着帽子坐起身,“我只是刚刚看到你乘着大王燕飞上天空,有股不好的预感,就……”“那不就是跟踪吗。”遥坐在佑树的腿上,抬头,半睁着眼,盯着对方。“你现在不应该在未白镇帮小田卷博士进行研究吗,怎么会在这里看到我,难道你一直在联盟附近?”“……”佑树没有立刻回话,拉了拉帽带,斟酌了许久字句,方才开口:“我……看你之前战胜米可利先生后,一直都在看着西南边……”他话没有说完,但说到这里就停止了。遥向身后一望,热带龙在空中悬停着,眼下,巨大海岛一览无余,宛如神龙从天而降,空旷而寂静。“是呀,我想家了。”她说。

“先不说这个,遥,你刚刚为什么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佑树指的是刚刚遥在空中收回大王燕一事。“哦,这个啊,我有点累了而已。”遥摆出一个自然的笑,“我没事的啦。”

“我也希望你没事。”佑树低语道。遥的笑容消失了,她低下头,“你看出来了?”佑树点了点头。“……真是瞒不过你呢。”她的笑容变成了淡淡的苦笑,“我,觉得累了。”她把头靠在佑树的胸口前,明显地感觉到对方的身子一震。

遥把头埋在佑树的胸口,隔着胸腔,她可以听见佑树的心跳声。咕咚、咕咚。她很喜欢这种心跳声,真是动听啊。她轻轻合上眼,开口问道:“佑树,你说,为什么会是我呢。”

佑树没有说话。遥接着问了下去:“为什么阻止了熔岩团和水舰队的人是我呢,为什么拯救了丰缘地区的人是我呢,为什么成为冠军的人是我呢,为什么丰缘地区的焦点是我呢?”她一连串地问了好几个问题。

“因为……”佑树下意识地开口,但又把话咽了回去,他知道“因为你很强”不是遥想听到的回答。他揉了揉眼睛看着海与天,视线一直延伸至模糊的水色地平线。

遥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将它吐出来。“这个世界真是奇妙,它的规则是不是:‘拯救世界并成为联盟冠军的人一定是十多岁的小孩?’”她说,“我只是想帮助更多人,结果却卷入了这么大的事件;我只是想像很多很多普通的训练家一样,挑战道馆来磨练自己的实力,结果却成为了冠军——这是我的命运,还是这个世界的命运?”

见佑树一直沉默,遥很快又加了一句:“没事的,佑树,我只是发个牢骚,也就你愿意听我说这些了呀。”

“……对不起。”佑树垂下眼帘。遥愣了一愣,“为什么你要道歉?”“因为我……我什么也没有做,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语梗着他的喉,“遥,你终究……还是特别的啊。”

“你今天好像没有以前那样冷静了?”遥戏谑一笑,她没有去对上佑树的视线,不过她知道,现在佑树的脸肯定很红,就像百货大楼玩偶专柜里可爱的皮皮玩偶一样。“佑树,我最后再问一个问题:刚刚我乘着大王燕时,是一直在向北飞行吗?”

“不,你只是一直在空中盘旋。”

佑树给了她早已猜中的答案,心中一直介怀的猜想得到了确认,看来这个世界还是有着一套很有趣的规则的,遥释然地想着,那么她也没必要再装作痛苦地呻吟了,开心一点多好。

“佑树。”

遥抬头看着佑树的眼睛,棕黄色的虹膜中央是乌黑的瞳孔,像一块琥珀,像一块璀璨的宝石。

下一秒。

她推着佑树一同离开了热带龙的背,两人自高空做着初速度为零的自由落体运动。遥用双臂紧紧抱着佑树的腰,我们两个要一起前进!明明没有人说话,佑树却听到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他的内心深处嗡嗡传来,是遥。很久以前,在102道路上,是遥,抱着木守宫,这么跟他说的。空气翻卷着灌入他的双耳,但没有盖住遥的声音。下坠的同时,此刻,佑树闭上了眼睛。

两人坠入大海,伴随着大量的气泡,被大大小小的透明水泡包裹着,仿佛自己也会随之消失。现在,遥终于体会到了她一直所向往的溺水感。她听到了水流的声音,听到了气泡爆裂的声音,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听到了神龙的低鸣。海水一点都不冰冷,她想,是因为佑树在身边。

就在两人快与大海融为一体时,自下而上的推力将两人托至水面,重新接触空气。吼鲸王浮在海面上,就像一块随海流而行的流浪者的木筏,孤独、随心而自由。慢悠悠地,它头顶的气孔喷出了水柱,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喷泉。

佑树抹了抹脸上的水,慢慢坐起身,遥仍紧紧地抱着佑树,甚至索性整个人都赖在他身上。好近,近得一低头就可以嗅到遥的发香,近得可以感受到遥的体温,近得可以听见遥的心跳声。现在佑树全身都湿漉漉的,吹来一阵风便感到寒凉,但他却觉得自己的脸滚烫滚烫的。“……”他好像在做了什么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俯下身子,也同样抱住了遥。

“佑树,我想回未白镇了。”遥的嘴唇贴着佑树的耳朵,“你愿意陪我吗?”

“我会的。”佑树说,“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无论你去哪里。”

“谢谢你。”

遥闭上眼,侧头在佑树的脸颊上轻轻留下一吻。

然后,她笑了,发自真心地笑了。

笑得像个真正的十二岁少女。

 

End.


评论
热度(1)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