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ments

Lifeline相关的摸鱼+废稿

 

171101-171102

只通关lifeline1时摸的鱼

通了静夜和涅槃之后再看,这什么玩意儿【……】

不打tag了

时间点:lifeline1第二天晚上

Cp的确是PlayerxTaylor

OOC有

Bgm:Eutopia-by.YoohsicRoomz

“嘿,你在吗?”

-在的。

“哇,回的真快。”

-看到消息就回复了。怎么了,你那边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没有,这边一切正常,我只不过睡不着想找你说说话。今晚有事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打孔声又是莫名其妙的警报声,搞得我神经绷得紧紧的,根本睡不着。”

-我觉得你还是抓紧时间睡会儿比较好,为了保证明天能有足够的体力。

“不用担心,我睡得差不多了,而且天也快亮了,大概再有十几分钟我就要起来了。”

“以及,我可以把你刚刚的那番话理解为你不想跟我说话吗?如果是那样,那我继续睡觉去了。”

-我可没那个意思。

“哈哈。这两天我们真没聊过什么,不过现在这样一个人被困在一个陌生的星球上,也不会有什么闲聊的心情吧。而且真要聊的话,我也不知道该聊些什么。”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一直都在听的,

“……”

-Taylor?你还好吗?

“……哦,哦。对不起,我走神了一会儿。”

-是想起什么了吗?

“嗯……我……我想起了我那些朋友。安冬、特罗特、阿戴尔,还有科尔比。只是想起了还在瓦里亚号上是和他们一起生活、学习的日子。前几天他们还好好的呢,可是……”

“可是他们都——他们都——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只有我一个人了。”

“说真的,这两天,当我一个人走在这个星球上,踩着灰白的沙子走在这个星球上时,我总会在想,我会不会,死在这里。”

-别说傻话!

“不过当我联系上你时,这种念头就被打消了。因为我意识到,我并不是一个人,我还有你呢。虽然只能用文字来沟通,但这比一个人孤零零地好多了。”

-……

-Taylor,你知道为什么每一次你发消息过来时我很快就能回复吗?

“呃?不知道。”

-如果我说,为了能及时回复你,我一直都在留意着消息,你信吗?

“……”

“请允许我问一下你那边现在是什么时候?”

-跟你那边差不多,快天亮了。

“你一宿没睡?”

-还是有睡的。

“真的吗?我不相信,你就时没睡吧!”

-跟你的处境比起来,少睡一点又算什么。

“……”

-你不是孤身一人。

-不要就这样放弃了,我还在地球等你回来,你不是说,等你回来后要请我喝咖啡吗?

“哦伙计,咖啡算什么,到时候我们来点烈的!”

“……但是真的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可能早就死在这里了。”

“哇哦。”

-发生什么了?

“天亮了。”

“天空上除了附近恒星发出的光,还蒙着一层绿绿的东西。看不出是什么,但很让人不安……”

“那东西就跟我口水的颜色一样,真是太诡异了。”

“好了,我要起床了,谢谢你陪我聊天。”

-不用谢。

“我来看看今天的早餐——哦,是胡椒柠檬金枪鱼。”

-听上去感觉不错。

“文字还真是不太好读出讽刺语气啊,如果你去试着吃一下,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还有那篇30Days的废稿

很啰嗦,跟成稿比起来就是删了很多废话,删了很多对Player的心理描写【模糊模糊Player的设定,毕竟Player的设定是因创作者而异的】

。倒是看得出来是我写的?

171105

Day 1

当你醒来时,你正趴在客厅的沙发上。

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睡在这里。揉着因睡眠不足而疲劳的双眼,你从沙发上坐起身,视线落到了地板上一个黑色的东西。

那是一个通讯器。放在几十年前,它还算是个高科技产品,如今它已经是属于父辈们的老古董了。它被设计成手表的样式,屏幕上只能容下几行字。你不知道那个通讯器是从哪来的,你只是依稀记得某一天自己看到它出现在自己的书桌上,很突兀地。

不过这玩意儿的来历已经不重要了。

下意识地、习惯性地,你伸手捡起通讯器,打开。你担心有没有因为自己睡着了而错过的消息。

没有。屏幕最低端只有几个断断续续的字母。

正准备对着通讯器说话的你,松开了手。通讯器掉到地上,磕到地板发出一声轻响。

你想起了为什么自己会睡在沙发上。因为在昨晚看到最后的那条消息时,你身子一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不再会有新消息的屏幕,握着通讯器的手抖个不停。

你意识到,后来你肯定在这儿睡过去了。不,说“昏过去了”,或许会比较贴切。

你清醒了过来,昨晚发生的事也重新回到你的记忆中。

不可能,这不可能。

你不相信。你不嫌你敢信自己的记忆。这一定是自己做的梦,一定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

你再次捡起通讯器,翻阅着记录。

他怎么可能会出事呢!

你竭力保持冷静。可是通讯器的记录却粉碎了你仅存的理智。

一行行文字飞快地闪过,在你的眼前成为一个个残影。

“……”

你再次扔掉了通讯器。

你倒在沙发上,头埋在沙发的靠垫里。

现在,你什么都不想思考。

你只想陷入沉眠。

 

Day 2

你站在一片黑暗中。

不,着似乎并不是完全的黑暗,这里是宇宙。远方的恒星散发着可有可无的光,面前还有一艘巨大的飞船。你能看到光,但这又有什么意义,这里仍然是黑暗,深不见底,吞噬了一切光明的黑暗。

你的视线转向飞船,在飞船的舱门外,你看到了他。他抓着绳索向玛瑞的逃生舱移动,左手手腕上的通讯器亮着屏幕。你甚至可以听到T2的声音在他的头盔里炸开。

他抓到了玛瑞的逃生舱,并给它撞上了SAFER,启动,逃生舱向飞船前进。

舱门同时打开,你看见T2从里面走了出来,一手抓着绳索,一手拿着一个格林怪,一步一步,逼近绳索另一头的人。

不,不。

你想赶过去帮助他,但无论你怎么移动,你依然只能待在原地。

你能听到T2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你能看到他后退着,时不时低头去看手腕上的通讯器。

他开口,对着通讯器说:

“听着,你是我的生命线……你相信我吗?”

-我当然相信你。

“很好,因为我接下来要做的事会让你怒吼我。”

“……不过,反正之后我也听不见你的吼叫了。”

他按下了手边的一个操纵杆,松开了手里的绳索。

你看见T2朝他挥了一拳,但T2也因为反作用力,进入了黑洞的吸收范围。转眼间,T2消失在黑洞的中心。

你看见他也正在被吸入黑洞。

你伸出手,想拉住他。

你能看到他就在你面前。

你能看到他的手近在咫尺。

可是这不过是徒劳。

你没有抓到他的手。

你看见他坠入黑洞,被无尽的黑暗吞噬。

你看见他的身体被拉成一根游丝,只有原子那么宽。

最后,他化为虚无。

他最后对着通讯器说出的“再见”,仍回荡在你的耳边。

“……Taylor?”

那一瞬间,世界坍塌了。

你能看见空间被切断,粉粹成细沙,袭卷着你,沉入黑暗。

你恨不得自己也掉进那个黑洞去。

但你的期望没有成真,取而代之的是,你睁开的眼睛,看到的是自家客厅的天花板。

你抓起茶几上的手机,一看时间,自己已经睡过了一天。

明明睡了很久,可是你仍感到疲劳。四肢无力,头脑发晕。你支着胳膊,起身,走到厨房里,打算随便做点什么吃。

回过神来,面前已经摆上了一盘柠檬蛋糕。你切下一块,送入嘴中。

咬到了一大块柠檬。

有一股酸涩味。

 

Day 5

这几天,你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你感觉自己仿佛被掏空了灵魂,现在只有一具肉体,与一只提线木偶无异。至于灵魂去了哪里,大概是被抛至宇宙一角的某个黑洞里了吧。

每天早上,你看着镜子里的人,自己憔悴得不成人样。乱糟糟的头发,厚厚的黑眼圈,还有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

你就想被夺去了自己的生命线。

你就像被夺去了一切。

或许事实正是如此吧。

你从喉间挤出一声冷笑。

今天你搭上了去海边的巴士。你看着沿途一路的景色由黑压压的高楼变成空旷的海岸。之后你随意地在沿海公路的某一处下了车,走到了公路旁的无名海滩。

这里没有干净的沙滩,也没有清澈的海水。潮涨潮落,冲上一团破渔网,带下一个空酒瓶。

你慢慢地走在沙滩上,侧头遥望着无尽的天空。庆幸这里还有一个晴朗的天空,不然那真的就只有“糟糕透了”。

你调整着自己的步伐,试图走出一点宇航员在未知星球上漫步的感觉。结果当然是失败了,无论怎么走,你觉得自己只是走在地球的沙滩上。

你停下了脚步,站在这个城市荒岛的一角,面对大海,面对天空。炽热的阳光刺得你睁不开眼。你抬起左手,挡住了一部分阳光,打开了左手手腕上的通讯器。

阳光将通讯器仅存的一点亮光掩盖了。

你张了张嘴,即将震动的声带又被你压下了。

随即你放下了左手,任凭利刃般的光刺着你的眼,割着你的颊。

你转身离开了沙滩。一个大浪打来,冲去了你留在水边的一串脚印。

评论
© Tow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