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雁娜娜美】故友

哎,去年pmo参本的文

本来发过然后又删了然后我又发了

充充lof【跪】

现在看来还可以了至少能见人【点头】

这个文笔真好喔……【暴露了自己一直在退步的事实】


皮皮在草地上小跑着,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是它仍和在晚上一样元气满满。它一溜烟跑到了一个小池塘边,停下步子,又在那儿跳起了在满月的夜晚才会跳的舞蹈,大概是它把池塘当做了满月,又或许它感受到满月的日子即将来临。皮皮努力地挥舞着它短小的四肢蹦跶着,咧开嘴露出了小小的虎牙,如黑珍珠般的双眼闪烁着光芒。

娜娜美在皮皮身边抱膝而坐,半仰着头,感受着风的轻抚。

“今天的天气真是不错呢,很凉爽,果然适合带小皮出来散散步。”

处于十月中旬的关东已经有了秋天的气息。泛着一层薄灰的云布满了天空,将太阳埋在其后,但云层之间的缝隙还是有少许的阳光投下,拉起一条条金纱。清凉的秋风穿过树林,摩擦着大地。

“呼……今年的秋天感觉有点冷呢。”娜娜美将头发别到耳后,看着在一旁跳着舞的皮皮。可能是皮皮跳舞太过于激动,以至于胸前的粉色缎带都快掉下来了。

“啊呀,小皮,先过来一下,你的缎带勋章都快掉啦。”

听到娜娜美的呼唤,皮皮停止了跳舞,一跑一跳地来到了娜娜美身边。娜娜美侧过身子,小心地调整着缎带勋章。

“这个缎带勋章……是可爱组高级缎带勋章啊,真是怀念呢。我记得,那是好几年前参加华丽大赛得到的。那个时候我挑战大师级比赛失败了,所以只有高级比赛的勋章缎带,现在想想有点可惜啊。不过我记得,火雁她倒是挑战成功……”

说到这儿,娜娜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愣了一愣。

许久,她才发出那个字的尾音,含糊不清。

 “果然,提起华丽大赛,第一个想到的还是火雁啊……虽然,自从她去了丰缘后,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上她了。火雁,这几年来,你还好吗?过得如何呢?”

“……火雁,我好久,没有和你一起参加华丽大赛了。”

她低下头,如自言自语般地说。

 

水壶微倾,壶内的水顺势洒出在花丛上方形成一小段圆弧,从枝叶间滴落,渗入土壤。透明的水弧经过阳光的照射,映出七色,就像一段由水搭起的彩虹。彩虹扫过花丛,留下一片水色的晶莹。

突然,浇花的人发现了什么,停止前进,水彩虹也一下子断开了。

面前低矮的灌木丛上趴着许多已经耷拉下来的花,这丛灌木看上去已经没法向人们展示它可爱的花朵。原本布满枝叶之间如粉色繁星一般的花群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有些发焉的花群。繁星失去了它们的光芒。而灌木的叶片仍和往常一样,绿得出油,相比之下,显的那些黯淡的星星们更加无力。

“这花……凋谢得真快啊,感觉它才开花没多久。”火雁蹲下身子清理灌木丛,“我记得,这种花季节性很强,到了秋天,花就会凋谢。”

“……”她抬头望了望天空。

今天天气很晴朗,碧蓝的天空上没有什么大片的云,只有几丝淡淡的云,如烟般飘着,似乎只要一丝清风,就可以吹散那片云烟。

“……已经秋天了吗?”

丰缘地区的热带气候已经让她很久没有感受过清秋寒冬了。倘若不是那丛花的话,恐怕她现在还以为自己正处于酷夏。

“秋天啊,真是个适合举办华丽大赛的季节啊。说起来,今年的丰缘杯华丽大赛也快开始了吧?自从离开关东后就再也没有参加过华丽大赛了,难得现在有空,要不到时候叫上娜娜美一起……”

她突然顿了一下,后面的话语就像梗在喉间,说不出口。

一阵风拂过,吹来了几片泛黄的叶片,随意地转了几个圈,无声地落在地上。

“……啊啊,真是的,明明在加入火岩队后就再也没有和她联系了,但是一提到华丽大赛,还是会下意识地想到她呢。”

“……娜娜美,我好久,没有和你一起参加华丽大赛了。”

她低了低头,如自言自语般地说。

 

火雁。这个名字对于娜娜美来说既陌生又熟悉。和火雁失去联系已经有几年了,娜娜美对火雁的印象还停留在儿时:有点自然卷的黑色短发,笑起来就会露出来的小虎牙,还有她的精灵,一只名叫小六的六尾。

火雁曾经是她最好的朋友。娜娜美还记得,火雁非常擅长训练精灵。同样的精灵,同样的技能,经过她的训练,即便是小拉达,也可以夺得可爱组大师级的桂冠。

娜娜美虽然擅长打扮精灵,但是对于精灵的训练,她就差了一些。有一次她训练小皮使用“跟我来”,无论她怎样训练,小皮只是生硬地转了一圈,动了动指头,别说表现出可爱的感觉了,大概连技能都使不出来。

“啊啊啊真是的,果然娜娜美你训练精灵还是不行啊。”一旁的火雁有点看不下去了,“我来帮你吧!你也要学一下怎么样训练哦!”

她走到皮皮面前,竖起食指说:“来,小皮,和我一起做!‘跟~我~来’!”

火雁灵活地跳着小步绕了一小圈,同时食指也跟着节奏一起转着,回到原地时,还眯起了眼睛露着小虎牙,充满稚气地笑着。

“皮~皮!”

皮皮跟着火雁做了一样的动作,效果和刚才截然不同,甚至吸引来了几个路人的视线。

“火雁你好厉害!”娜娜美一下子抱住火雁,“刚才小皮使出‘跟我来’时,连我都移不开视线了,果然火雁训练精灵是最棒的!”

“其实、其实也还好啦……”

“不过我觉得,比起小皮,刚才的火雁你才是最可爱的!”

“这个才没有啦!”

 

娜娜美。这个名字对于火雁来说既陌生又熟悉。和娜娜美断绝联系已经有几年了,火雁对娜娜美的印象还停留在儿时:长到过肩的棕色直发,胸前的水滴状吊坠,还有她的精灵,一只名叫小皮的皮皮。

娜娜美曾是她最好的朋友。火雁还记得,娜娜美非常擅长打扮精灵。同样的精灵,同样的梳理用品,经过她的打扮,即便是绿毛虫,也可以让人不禁对它心生怜爱。

火雁虽然擅长训练精灵,但是对于精灵的打扮,她就十分头疼。只是给小六梳理毛发,就经常搞得一团糟。对于火雁这个毛病,娜娜美很是无奈,每次火雁准备“大干一场”时,拿起小六的梳子,帮火雁打理。

“火雁你还是要学学怎么打扮精灵呀,至少,最基本的梳理毛发还是要会吧。”娜娜美轻柔地为小六梳理着毛发,说。

“梳理打扮什么的……我才没有那耐心呢!光是想想小六那乱七八糟的毛就觉得麻烦!”火雁有点不耐烦地说。

“这种事情就是要慢慢来嘛,看看我怎么梳理的吧。梳理精灵的毛发就像给你自己梳头一样,要顺着毛的方向梳整齐,不要太急,不然的话就可能会打结。如果觉得毛发还是有点乱,可以试着在梳子上沾一点水再去梳,这样会整齐很多……”

用不了几分钟,六尾的毛就被梳得服服帖帖的了,再稍加整理一下头部的卷毛,颈间系上一个桃红色的蝴蝶结……

“当当!完成!是不是比刚才更可爱了?”娜娜美抱起六尾,问着火雁。

“唔……”火雁仔细打量着六尾,好一会儿,才勉强地说道,“是、是比以前可爱了。”

“看吧?所以说打扮精灵还是很重要的。”

“不过——我的小六,不需要这些,光凭它的技能,也可以拿到第一名!”

“是吗?那下次比赛我就不帮忙啦?”娜娜美坏笑一声。

“这个……这个还是算了吧……”

 

在两人的记忆里,和对方一起参加华丽大赛的日子是多么难忘。两人曾以为,她们的友情可以永远地保持下去。

——直到火雁搬去了丰缘,在几年前的一个寒秋。

 

娜娜美还记得,火雁刚搬去丰缘地区的时候,几乎天天打电话过来,聊着自己在丰缘地区的新生活。还时不时地寄来几个包裹,或是有着浓浓的酱油味的釜炎仙贝;或是用火山灰制成的玻璃沙漏;或是流星瀑布里挖掘到的月之石;或是海滩上捡到的海螺和贝壳。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火雁和她的联系渐渐少了,最后,彻底失去了联系。察觉到了火雁的异样,娜娜美无数次地拨出火雁的电话,却始终只有一串忙音。

火雁留给娜娜美最后的讯息是一条短信,寥寥几字。

“娜娜美,不要再试图联系上我了。我无法再回到那可笑的儿时了……对不起。”

娜娜美不知道,在火雁身上,发生了什么。此时的她,真希望自己可以立刻赶到火雁身边,像以前一样,轻轻搂着她。

然而她什么也做不到,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这段友情消散在时间的长河里。

 

火雁还记得,她刚搬去丰缘地球的时候,和关东完全不一样的炎热气候、地理环境,让她对那个全新的地区充满了好奇。她还记得,自己在烟突山山顶买了好几袋釜炎仙贝;她还记得,自己在113号道路为了收集火山灰跑的浑身是汗;她还记得,自己拿着一个小小的挖矿锄在流星瀑布里挖出了几块月之石;她还记得,自己趁着满潮的时候在浅滩洞穴里捡了一大袋子贝壳。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渐渐地不再去和娜娜美联系了。之后的记忆,残缺不齐,脑内只有一段段独立的碎片。“短信”……“丢人现眼”……“陆地”……“火岩队”……接下来的记忆,就是自己加入了火岩队,跟随着赤焰松的脚步,一步一步地,成为火岩队的“三把火”之一。

她有一阵子,想再尝试拨下娜娜美的电话号码,可是她的手指就像是脱离了大脑的控制,无论如何,也无法按下正确的数字。

她什么也做不到,只是木讷地,看着这段友情被她所释出的赤焰,舔食、吞噬,在时间的长河里。

 

在那之后,娜娜美和火雁的联系,就此中断。

直到现在。

 

“……火雁。”

风突然猛了起来,娜娜美别到耳后的头发又被吹开了,而她却没有立刻把头发别回去。

“……皮?”

原本在一旁跳舞的皮皮似乎注意到了娜娜美有什么心事,停下舞步走过来,拉着她的衣角,担心地叫了一声。

“小皮,我没事的。”她拍了拍皮皮的背,“……我只是,想起了一个很久没联系的好朋友。”

“皮、皮皮?”

“恩,就是火雁。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呢……你想她和小六吗,小皮?”

皮皮点了点头以回应。

“我也是啊……小皮。无论是火雁还是小六……”

 

“……娜娜美。”

火雁不知道自己走神了多久,回过神来,发现九尾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身边。像是看出了火雁的心思,九尾的嘴里还叼着她的电话。

“……还是你明白我在想什么呢,小九。”

她摸了摸九尾的头,接过自己的电话,调出了拨号界面。

“是时候了吧。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听过她的声音了。既然我选择了重新实现儿时的梦想,这么做,又有何妨呢。”

她一个一个地按下按键,拨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了。

 

“……火雁?”

“……娜娜美。”

 

久违地听到了对方的声音,此时两人似乎有千言万语想向对方说出,但却不知如何开口,仅是简单地互相说了几句表示问候。

 

“火雁……你知道吗,现在的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有很多问题想问你,但……但我又说不出来。我……我现在估计都不知道怎么组织自己的语言了。”

“我也是啊,娜娜美……果然还是当面谈比较好吧。”

“是啊,仅用电话交流是不行的……要是我们能用华丽大赛来一场交流也行呀,或许这样比直接用语言更好呢,对不对?”

“华丽大赛……对了,第四届丰缘杯华丽大赛就要开始了,要不我们一起参加?”

“这个主意不错!这几天我就过去!火雁,我这次是不会输给你的!”

“我也是!对了,不要疏于对小皮的训练哦。”

“你也一样,要好好帮小六打扮,这次我可不会再帮你了!”

 

今年的秋天,一定是个暖秋啊。

通话结束后,两人如此想道。

 

End.

评论
热度(1)
© Tow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