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n相关】Buried

Bgm:Dead-by.削除

大家都写过的扫墓梗

上学时写在草稿纸上的摸鱼,作用是让自己写写字爽爽,所以质量不高,当笑话看看吧

 

【那是一瞬间的事。她侧头一瞥,隐约看到了一栋红瓦的大宅,藏匿于森林深处。她没有停下来。她永远不会停下来。】

 

“我出去玩咯。”

提着围裙的一角,向里屋的父亲打了声招呼后,少女轻轻关上门,跑向森林。

她奔跑着,用着健康的身体,迈着不会痛的腿,每一个动作都在宣告她的自由。她编三股辫的手法还不太熟练,因此今天她花了很久时间来打理她的发型,慢慢地辫,也可以编的像她一样。她穿着短皮靴,隔着柔软的鞋底,能感觉到大地的起伏,那是与毛绒地毯完全不一样的触感。她眼睛的颜色不再是洋娃娃头发一样的金色,是玫瑰叶片的绿色,散发着太阳的光。眼睛里不会涌出血来,她的眼睛是明亮的,她眼前的一切是明亮的,她奔跑着,用着自己的身体。

她来到了森林边缘的大路上,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一片花田,没有人会她更熟悉这片森林了。在花田里,她看到了一大片百合花。现在正是百合花绽放的季节,雪白的百合花覆盖了大半片花田。蝴蝶在花香中翩翩起舞,鸟儿依着风的旋律歌唱。她穿行在花海中,于正中央停下,俯下身,摘下几朵百合花,用手帕精心地包好,捧在怀里,生怕碰碎了它的花蕊。

她轻嗅百合花的清香,沿着森林边缘走着。在进入森林深处的岔路口,她没有向森林深处前进,没有一丝犹豫。很快她来到了一个墓前。这个坟墓很简单,小小的土堆上立着一个木板钉成的十字架。它隐藏在树林之间,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会知道这个坟墓的存在。

少女蹲下身,开始清理坟墓。

她用自己的双手,理了理土堆,拔掉坟头长出的杂草,用着自己的手,用着自己的、自由的手。她的手是自由的,她的手是自由的。在她的身上,有太多的东西发生了变化,但只有这从未改变,从很久以前,她埋葬了一直曾拥有着有优雅姿态的黑猫开始。

清理完毕,她将百合花束倚放在了坟前。有一阵风吹过树林,枝叶摩挲发出“沙沙”的响声。

她站在小小的坟墓前,收下了一直挂在脸上的浅笑,取而代之的是,她抽动着脸部的肌肉,勾起了嘴角,喉咙里挤出了尖锐而扭曲的声音。她用手捂住了脸,因为她觉得名为薇奥拉的少女是不会有这种表情的。但她停不下来,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这么做的欲望,依然笑着。声音惊飞了落在枝头的鸟儿。

她笑着,笑着,笑着。情绪平复后,她放下手,摆回正常的表情,面对着坟墓,提起裙角,唇齿轻启:

“薇奥拉,你看,你的身体,正被我好好地爱着。”

她踮起脚尖转了个圈,防腐蚀在一座骷髅头堆成的白色山峰上进行独舞。

“你的手,你的脚,你的眼睛,都被,我,爱着。”

“还有你的父亲。薇奥拉的父亲真是温柔呢,被你的父亲爱着,真是幸福。”

“你看,我没有食言吧?你的一切,我都有好好爱着呢。”

“我最亲爱的朋友,薇奥拉啊。”

她将右手手背抵在唇前。

“我会好好活下去的,连同你的份,一起。”

“喵。”

突然,一声猫叫打断了扫墓者的颂词。

那是一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黑猫,它坐在一旁的树桩上,舔着爪子。漆黑的毛发光滑柔顺,金色的眼眸宛如午夜时分的明月。

她提起了警惕。她觉得黑猫是美丽的,但只有这只例外。

有风吹过树林,空气剧烈摩擦着枝与叶,她洁白的裙摆和垂在耳侧的发辫随风扬起。

来自仙境的使者没有向少女提出共进下午茶的邀请,它只是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少女也不需要这种东西。她后退了几步,与黑猫拉开了一段距离后,跑出了森林。

再次经过那个岔路口时,她放慢了脚步。那是一瞬间的事。她侧头一瞥,隐约看到了一栋红瓦的大宅,藏匿于森林深处。

她没有停下来。她永远不会停下来。她奔跑着,用着健康的身体,迈着不会痛的腿。她奔跑着,用着自己的身体。

 

End.

评论(2)
热度(15)
© Tow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