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IB游戏同人】无恶意的地狱

无恶意的地狱

15.2.6 by.helen

IB同人,欢迎来到G大世界结局后续,红框子一人称。

可能OOC

其实就是一群美术品的聊天记录【雾】
 
【170210追加】还是公开了,顺便补了几个tag,两年前写的垃圾文了,看看娱乐娱乐就好
 
 

曾经在美术馆里看过一幅父亲的画,叫做《无恶意的地狱》。

画面上,一个小孩正弹着钢琴,似乎极不情愿这么做。

他的旁边还有一位女性,在钢琴的伴奏之下,对着小孩破口大骂。

这位女性,大概是小孩的母亲吧?

也许是因为小孩弹琴不认真而责备他?

标题为什么又叫做《无恶意的地狱》呢?

因为小孩的母亲是为了她孩子好而责备她,然而这在一个小孩眼里确是令人生厌的行为?

父亲的画,是引人深思的。

每当我看父亲的画时,脑海里总是一个接一个地跳出问题。

恕我愚昧,老实说,对于这些画的真实含义,我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顶多胡乱猜出一个含义,却不是那画真正想表达的。

我之所以会想起那幅画,仅是因为那个标题。

 
 

“红框?”

 
 

——无恶意的地狱。

 
 

“红框!嘿,听得见吗?”

我从沉思中缓过来:“啊……是蓝框?”

“你怎么了?居然走神了,这不像你啊。”

有一半身子在画框里的蓝衣棕发女性,右手食指抚摸着一朵蓝玫瑰,说到。

“特别是在这种大家一起玩的时候,本来按常理你是最活跃的一个,今天竟如此反常,不仅没参与其中,反而走神了!”女子拔下一瓣蓝色的花瓣,“怎么了,不舒服吗?”

“不……我,我很好。”我回应,“只是觉得……虽然同样都是大家聚在一起玩,但似乎哪里不太一样……”

“是因为多了两个新伙伴吗?”蓝框子抬头,看向房间的正中央。

我顺着她的视线一同看去。

 
 

房间的正中央,金色卷发的少女,棕色直发的少女,还有一个淡紫色波浪短发的青年,正围作一圈。一个深蓝色的人偶,正艰难地爬上青年的头顶,饶有兴趣地观看他们之间的游戏。

“好~我来当妈妈,IB来当爸爸!”

“……”

“哎?人家也想加入呢……”

“Garry不要着急,下一轮你来当妈妈吧!”

“好耶好耶——”

“……”

 
 

“大概……有他们的一部分影响吧。”我拿捏不准,“不过就是感觉不太对……”

一眼望去,气氛诙谐。金发的少女笑得像一朵花,并没有什么异常;青年虽然有些突兀,但也是乐在其中。

只有那个沉默的少女,一言不发,动也没动过,显得格格不入。

那个少女,让整个画面一下子被抹上诡异的色彩。

按常理,两个活蹦乱跳的人和一个一动不动的人玩,还玩得那么开心,是不可能的吧?在美术馆里,如果那个美术品有感不适,大家都会给予其精心的照顾,不会像往常一样没心没肺地玩成一团,更何况普通死人一般的人?

Mary她不是那种不顾及他人感受的人。

我思索着,眼前欢乐的画面突然变了个调。

“哎,蓝框,那个棕发的孩子我觉得有些面熟,你见过她吗?”

我拍了拍一旁的棕色画框。

蓝框子看了看那女孩,然后语重心长地说到:“当——然——记——得——啊——那孩子在红之间抢走了我的蓝玫瑰,这事我记得清清楚楚!人家只是想玩个花占卜啦……”说着她恶狠狠地拔下一瓣花瓣。

“是那个孩子啊,我记起来了。”

在红之间我见过那个孩子,因为出现了从没见过的人,好奇的我便从墙壁上跳下来,本想于她打个招呼,没想到她居然被吓跑了。

“人家真的不是坏人啦嘤嘤嘤……”

“好啦好啦……”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以表安慰,“我记得她还在灰之间被吓晕了。是因为一个吴克被破坏了,大家都很惊讶,慌张地去找那个被破坏的吴克,结果她似乎被我们全员出动的形式给吓晕了……”

“唔,我记得她还被几个美术品给攻击了。”蓝框子说。

“哎?不会吧?”

“不不不,红框,我不是那个意思。”蓝框子解释到,“是因为她的玫瑰、玫瑰!以前美术馆里可没出现过真正的玫瑰,但她却又一朵那么漂亮的玫瑰,大家当然会因好奇而看看吧?结果就误伤了她。我也是其中之一。”

“她的玫瑰吗?的确很漂亮……”

她的玫瑰和我们往常所见的黄玫瑰不同,她的玫瑰,是红色的,鲜艳的红色,我最喜欢的颜色。

质感也不一样,她的玫瑰摸起来非常柔软,没有假玫瑰那种粗糙的感觉。

这种玫瑰,恐怕连队玫瑰没什么兴趣的吴克都会去瞅一瞅,更何况喜欢玫瑰的我们呢?

“话说回来,她怎么会变成这样?之前在红之间见到她时,虽然沉默寡言,但也是个正常的孩子呀……”我转头问蓝框子,她手中的玫瑰只剩下三瓣花瓣了。

“这个我不清楚,我也是被Mary叫来的。”

“我知道我知道!”一个蓝人偶跑过来说,然后他滔滔不绝地讲述了事情的一五一十:那个青年是怎么被困在玩偶房、怎么疯掉;那个少女是怎么尝试叫醒他、怎么变成这样的。

“我们只是想跟他玩,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结果!”蓝人偶说,“不过这样也挺好的!”

“那Mary呢?”我问到,“她似乎认识他们?”

“Mary啊,她是偶然撞见他们的。她想和那个叫IB的女孩一起出去来着。但现在,因为IB她一直待在这儿,怎么叫也叫不起来,Mary舍不得她,便放弃出去,留在这儿陪IB了。”

“毕竟是她的第一个朋友吧?”我说。

那个孩子,叫IB啊……

她看上去并不大,大概才8、9岁吧?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心理承受能力不强吧?

记得之前,一直都是那个青年陪着她、鼓励她走下去的吧。

思索之间,我恍然大悟。

 
 

在她的眼中,我们,或许是可怕的东西。

说难听点,就是“怪物”。

我们那些无恶意的举动,在她看来,可能就和“怪物在攻击她,想把她抓来吃掉”没什么两样。

我们的所作所为,已经在她的心头上留下了巨大的创伤。

连那个青年,都因为我们这些行为,而精神崩溃了。

更何况那个女孩,年仅8、9岁的女孩。

“大家就这样在一起玩,多好呀!对吧Garry?”

“对啊~”

虽然,一切都是没有恶意的。

“IBIB,我相信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但却是,地狱般的噩梦。

“永!远!地!”

……无恶意的地狱啊。

 
 

End.

 

评论(5)
热度(19)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