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数码兽最前线】【数码宝贝无限地带】Endless

Endless

By:Helen

DF后日谈【最近我写了多少后日谈了】

实际上借用了数码宝贝吧去年寒假的征文比赛主题

那次比赛……我就不说什么了……【掩面】

【有兴趣的可以去搜一下永无止境的黑暗【左边闭嘴

配合BGM:An Endless Tale 食用风味更佳 

 

一切犹如梦境一般,但这是确确实实发生过的。

我拉了拉肩上的背带,步行穿梭于新宿的街头。

虽然从数码世界回来已过去了好几周,不过总感觉自己还在那个世界里。总感觉面前随时会蹦出一只邪恶的数码兽,然后自己高举暴龙机,武装进化成火神兽打败他。

我曾跑回过那个车站,尝试沿着原来的路线回到数码世界,但都是在做无用功。当升降机停下时,外面并非那个数码世界的车站,没有一些与我年纪相仿的孩子们,有的只是一群下班的白领们。呼啸而过的也只是普通的列车,并不是富有个性、外貌各异的机车兽。

大概,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过好属于自己的生活吧。

上一周辉一出院了,各自也有联系的大家便抽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聚在一起。

在甜品店的一角,昔日被选召的孩子重新坐在一起,就像那次在创世村的茶会一样,只不过身边再没有数码兽的陪伴。

大家开口所侃侃而谈的,不是最近身边发生的事,而是我们在离开时恋恋不舍的数码世界曾发生过的事。

原本的小聚会变成了怀旧的茶会,大家纷纷说出自己在数码世界的种种经历:什么在火焰终端抢纯平巧克力的柏古兽呀,什么蜡烛兽们把我们误当成敌人最后辩解说是试验的呀,什么在汉堡村拼命地做汉堡呀,等等等等。

“老实说辉二你做的汉堡真的不能吃呀!”

“我们不是半斤八两嘛。”

还有各种对抗敌人的战斗:像是和古洛顿兽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对战,像是和曾被基路比兽控制的辉一决斗,还有与基路比兽、剑皇兽和杜纳斯兽,以及最后光明兽的战斗。

“说起娜娜兽还有古洛顿兽他们……”小泉喝了一口柠檬茶,“在创世村的那次还得好好感谢一下呢。”

“如果能再与他们相遇,我敢肯定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吧。”我说,“毕竟他们已经不再是邪恶斗士了。”

那天几乎整个下午我们都在回顾在数码世界的冒险,仿佛自己刚刚从那个世界回来。

后来的一点时间,大家都分别说了说自己回来后所发生的变化。

“我先说好了。”我抓抓自己的后脑勺,“我就是和信也相处得更好一点啦……”

“我是有了更多的朋友。”纯平吸了一大口珍珠奶茶,说。

“我呢,是和同学吵架吵得更少了,我同学都说我变化好大。”

“我和小泉姐姐也差不多。我是和胜春他们玩的更好了!”友树拉了拉他橙黄色的南瓜帽。

“我是见到了自己的母亲。”会儿看了一眼与自己并肩而坐的辉一,“这还得感谢辉一你呢。”

“不用感谢我啦,辉二。”辉一微微一笑,“要感谢的话,还是感谢这场冒险吧。”

是啊,经历了这场与众不同的冒险后,大家都有所变化,甚至是有所成长。而且也留下了永生难忘的记忆。

我拐进一条小街,走到家门口,推门而入。

“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啊,拓也。”妈妈在厨房里回应我。

我换下鞋,准备上楼。这时我注意到放在餐桌上的一部白色手机。

那是我收到那条短信的手机,也是变成了我暴龙机的手机。

我拿起它,解锁了屏幕。屏幕上并未跳出新信息提示,没有那个奇怪的图像显示。扬声器里,也没有传出熟悉温和的女声。

啊呀,我这个笨蛋,怎么可能会有呢。如果有的话,就代表着数码世界再次陷入了危机——那可不好,我希望数码世界能永远地和平下去。

我无奈地笑笑。

“哥哥!这一关我卡住了,来帮一下忙行吗?”

坐在电视机前打游戏的信也往后探出一个小脑袋,冲着我喊道。

“哦,来了来了!”我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跑到他身边坐下,拿起游戏手柄。

我不希望什么永无止境的冒险,我所希望的,是数码世界永无止境的和平。

或许现在,在数码世界里,波高兽正捧着他的百科全书,坐在圆圆的木桩上,给围在木桩边上的幼年期数码兽们,讲着十斗士的传说。

评论
热度(15)
  1. BG美好的話我要BL幹嘛Lost Tower 转载了此文字
    剛剛補完無限地帶,不管好看不好看,到了結局依然是不捨。 而且到最後輝二可以見到哥哥實在是太好了!
  2. 豆奶Lost Tower 转载了此文字
    DF也爱!!!(*´艸`*)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