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数码宝贝】信念

【大门缓缓地关上了。在大门关上的一瞬间,赤瞳觉得,哪位身着苍青色长袍的智者,笑了。】


午后的阳光像金黄的蜂蜜一般,从枝叶之间倾倒下来。树木特有的醇香弥漫在空气中,一嗅,身子内便涌入一阵清凉。

沙沙、沙沙,那是某只数码兽移动的声音。来者前进的每一步都很小心,或许是出于他的谨慎。数码兽无意中踩断了一根树枝,就吓了他一跳,过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那不过是自己发出的声音罢了。

走了许久,在密林之间突然出现了一块空地。那空地被施了魔法,数码兽从树林里是看不见它的,只能看见一棵又一课的古树。就算这片空地误打误撞地被其他的数码兽发现也无妨,这片空地看上去没什么特殊的,无非是几只成长期数码兽的秘密基地。

“应该是这里了。”来者自言自语道,“但是,要怎么让它显形呢?”

思索片刻,他深吸一口气,身体放松,双目紧闭,手持法杖的末端轻轻抵在地面上。

他身子四周散发出淡淡的蓝光,卷起一阵气流。气流卷起地面伤的细枝与碎石,在空中一阵旋飞。来者的前发被吹得杂乱,头顶略微破旧的尖顶帽险些被吹飞。

气流突然停止,淡淡的蓝光也随之而散。

他睁开眼睛,映入他那赤色双瞳的是一座三层楼的塔形房屋。

房屋灰黑色的外墙上爬满了爬山虎,爬山虎的叶片如同刷了油般的光亮,更显得其底下的外墙灰暗破旧。外侧的几扇窗户有被打扫过的痕迹,却仍然有些灰蒙蒙的。大门门板上雕刻着花纹,边缘还刻着古代数码文字。

“……”数码兽没有立刻上前敲门,而是向四周张望了几下,又抬头看看头顶的青天,似乎是在踌躇着。

最终他还是下定了决心。他走到门前,轻叩门板三下。

大门自动打开了,有点变形的门板发出一阵别扭的吱嘎声。

走进门后的房间,仿佛置身于书架的丛林。书架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或厚或薄的书籍。有一些书,来者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书架之后是三扇木门,未待他考虑该选择那扇门,中间那张门自己先打开了。打开的木门后的房间里有一张长桌,长桌的尽头坐着一只数码兽。

来者紧张起来,握了握右手的法杖。他顺着房屋主人的指引走了进去,脚下的暗红色地毯隔着鞋底传来柔软的质感。

随着他走进房间,主人的面貌也逐渐在他眼中清晰了起来:头戴的尖顶高帽帽檐边垂着紫色的帽帘,苍青色的长袍下是一面金边银镜。他的脸庞被灰白的面罩遮盖了打扮,只露出双眼,单片眼镜后的金黄色眼瞳闪过一丝睿智的光芒。

在来着前进的同时,主人也同样在打量着对方。那是一只巫师兽,外貌和普通的巫师兽没什么太大的差别,除了他那双少见的赤色双瞳。他的性格和普通的巫师兽无异:谨慎、害羞,还有些胆小。

长桌一侧的一张椅子自动向后拉开,一本热气腾腾的红茶如同从桌子里钻出来似的出现在椅子前的桌面上。对面的古代贤者兽合上手中的书本,示意巫师兽坐下。

“你好,小巫师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您……您好,叫我赤瞳就可以了。”巫师兽显得更紧张了,他把法杖倚在椅背旁,双手握着一尘不染的茶杯,“很快……就是我们新一轮的进化仪式了。听说您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所以我……我想让您预知一下我将来会进化成什么数码兽。”

进化仪式,是一种从远古时期便出现的仪式。这个仪式通常由相近种族的数码兽们在新一代数码兽进化的那一天举行。在进化仪式上,新一代的数码兽会进行进化,成长为更高阶段的数码兽。

语毕,赤瞳便做好这个请求被拒绝的准备。

古代贤者兽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问道:“你为什么想提前知道你会进化成什么数码兽呢?”

对方这么一问,赤瞳有些愣住了,说道:“因为我……我……我只是想提早知道,我不想让我的老师失望。我的老师是一位很优秀的贤者兽,他很希望我能进化成像他一样优秀的贤者兽。”

“那如你所愿,我就帮你看看你的将来吧。”

“真……真的吗?太感谢了!”赤瞳喝了口红茶,两眼发光,险些没拿稳茶杯。

古代贤者兽闭上眼睛,手中原本合上的书又自行翻开了,漂浮在他的面前。

他紧闭双眼静坐了一阵,没有任何施展魔法的迹象,只有那本漂浮着的书在自顾自地来回翻着书页。

“我看见了,十几天后的进化仪式……啊,我看见你了。你进化成了什么?”古代贤者兽突然开口道,他的双眼依然紧闭着。

“请问,我……我进化成了什么数码兽?”赤瞳赶紧问道,连那红茶都没顾上喝。

“哦……我看见了,你进化成了一只……小小的南瓜兽。”

失落一下子笼罩住了赤瞳。好一会儿,他方才底下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很抱歉,我所预知到的未来让你失望了。”古代贤者兽睁开双眼,单片眼镜闪了一闪,“你的未来就是那样——”

“……好的,我明白了,抱歉打扰到您了。”

“——如果你一直不做些什么改变的话。”

古代贤者兽的后半句话,一下子把准备离开的赤瞳拉了回来。

“等、等等,您的意思是……我现在还有机会改变我的未来?”

“是的,未来是可以被改变的,我所预知到的只能是一种参照。”

“那请问,您知道我该做些什么来改变吗?”

“对不起,关于这个问题,恐怕我无法给你正确的答案。这个问题的答案……你自己是最清楚的。”

我自己最清楚?可是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啊?赤瞳满是疑问地想到。

古代贤者兽像是看穿了赤瞳的想法,盯着赤瞳的双眼,接着说道:“你现在肯定是有些迷惘。”

“想听个故事吗?也许听完这个故事以后你就会明白你要做些什么了。”

“好的,那么麻烦您了。”赤瞳吧椅子往前拉了拉,想更加清楚地听到古代贤者兽说话。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有多久了呢?那时候正值大战爆发之时,我还叫白蜡,是一只蜡烛兽……”

 

 

快逃。

此时白蜡只有这个想法。

身后的村庄已成火海,跳动的火舌舔食着那些或生活死的数码兽们。少数能耐得住高温的数码兽大多都已战死,剩下的那些数码兽只能眼巴巴地被大火吞食下肚,饱受炼狱般的折磨。纵使白蜡自己是火焰型数码兽,从身后连连刮来的热浪也让他倍感不适。

快逃。

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一路连跌带爬地远离了村庄。他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逃,只能凭自己的直觉往某个方向逃跑。

他逃了很久,途中还遭到了敌人的偷袭。终于他再无给多力气逃跑了,头上的火焰几乎快熄灭了,仅剩一小点火苗,有气无力地跳动着。

白蜡扑在了地上,脸深深地埋入草丛中。

啊,就要这样死了吗。好吧,死就死吧,反正大家都不在了,我也一起死掉好了……

他这么想到,眼前的土地越来越模糊,沉重如铅的眼皮慢慢合上。

沙沙,沙沙。

那是……什么声音?好像是一只数码兽正朝我走来……是敌是友?

啊,不过现在,对方是敌是友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我也不行了……

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白蜡的意识逐渐消散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再次睁开眼睛。

他爬起来环顾四周,发现他正身处于意见装演朴素的房间内。房间内没有过多花哨的装饰,有的只是几件简单的家具。

白蜡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都被包扎好了,头顶的火焰虽然燃烧得不是特别旺盛,但比之前他逃跑的时候活力多了。

这时房间的们打开了,走进来一只数码兽。其肩膀以上的部位都被发黄的白布裹了起来,只有那双暗金色的双眼露在外面。他身着深棕色长袍,一桃红一橙黄的两颗圆石漂浮在身旁。手上端着一杯红茶,茶杯里飘出淡淡的热气。

“你醒了吗。那正好,把这杯红茶喝了吧。”数码兽将茶杯递给白蜡。

白蜡接过了红茶,犹豫着要不要喝下它。他从小就不喜欢喝水,因为每当他喝水的时候,他就会觉得不舒服,大概是因为他是火焰型数码宝贝吧。

但他还是喝了一口热茶。微烫的红茶滚滚下肚,一丝茶香在他的口腔内散开。奇特的是,这一次他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反而觉得自己的疲劳全无。

“好些了吗?”数码兽坐在床沿,问道。

“嗯。”白蜡轻声回应,把剩下的红茶一饮而尽。

茶杯见底了,只留下几篇茶叶贴在杯底。白蜡把茶杯放在床头的小桌上,抬起头说道:“那个……我是白蜡,谢谢你救了我。请问您是……?”

“贤者兽。”数码兽托着桃红色的圆石回答道,“你是从附近村庄逃来的?”

白蜡点了点头,并说出来他曾居住过的村庄的名字。

“那个村庄……”贤者兽把视线转移到床边的窗户外,“已经被烧成一片废墟了,幸存者寥寥无几。”

“……”

白蜡沉默。

大家……都不在了,不在了。

贤者兽也没说什么,他又托起另一块橙黄色的圆石。

“你现在也没处可去了,现在我这儿养好伤吧。”

过了一会儿,贤者兽打破了这沉默,说。

 

在那之后,白蜡一直住在贤者兽的家里。居住的时间久了,白蜡也多多少少地了解了贤者兽一些。

贤者兽是数码世界里一位著名的智者,大战爆发之前,有很多数码兽慕名而来。有的是想拜他为师,有的,则是想让他运用“预知未来”的能力看看自己的未来。

“预知未来?听起来很厉害啊!”

预知未来就是能看见未来的事物吧!白蜡单纯地想到。如果我会预知未来,我会做些什么呢?也许我就可以在敌人进攻我们村庄之前,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然后先让大家离开村庄。这样子、这样子大家就……

……

……就不会死了。

 

“你是说……你想拜我为师?”

“是的!”

“为什么呢?”贤者兽没有看着白蜡,只是盯着他托在面前的两颗圆石。

“因为……因为我……我想和您一样厉害,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贤者兽转过身来,面对着白蜡,双眼微微眯了起来。他没有再追问愿意,暗金色的眼睛似乎完全看透了他面前数码兽的内心。

“想要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你就得进化成我这种数码兽,首先你就不能进化成火焰兽。虽然进化链并不是唯一的,但以你的情况来看,如果你进化成火焰兽,那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你想要像我一样,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几乎是不可能的。”

“那……我要进化成什么样的数码兽呢?”

“比如说巫师兽。”

巫师兽……吗?白蜡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压根不觉得自己可以进化成巫师兽。

但是为了能成为像贤者兽一样的数码兽,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进化成巫师兽这类的数码兽。

 

“进化的判定依据有两个:一个是数码兽自己的资质;而另一个,则是数码兽自己有没有那种想进化成某种数码兽的信念。”

贤者兽直视白蜡的双眼,说道。他的双瞳里映出白蜡渺小的身躯。

“光有那份坚定的信念是不够的,你需要更高的资质。”

 

 

“后来呢?”

“后来,我成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读书,以增加自己的资质,老师他也开始教我一些简单的魔法。刚开始我无法控制好自己的法力时,要不就是把老师的书烧着了,要不就是把房间炸了。”

“至于这个故事的结局,我想你也该猜到了吧?”古代贤者兽推了推他单片眼镜的镜片,“我讲这个故事的用意,你也明白了吧,赤瞳?”

“……”

赤瞳点了点他低垂的头。

“可是……我觉得自己的资质……也不够。”

“不,你的资质是足够的,从你能破解我的防护魔法这一点就可以看出。”

“但……”

赤瞳抬起了头,欲言又止。

“……我知道了。那么我告辞了,今天打扰您了。”赤瞳放下空空如也的茶杯,起身拿起了法杖。

“还有……谢谢您。”

赤瞳对古代贤者兽鞠了一躬,赤色的双瞳里已再无迷惘。

“等着你的好消息。”

大门缓缓地关上了。在大门关上的一瞬间,赤瞳觉得,哪位身着苍青色长袍的智者,笑了。

 

 

“老师呀,您还好吗?“

数码兽低语道,用紫色的手掌轻轻拭去墓碑表面上的一层细灰。

“自从我儿时的那场大战过后,世界一切太平。您不用担心我,我过得很好。“

“十几天前有一只叫赤瞳的小巫师兽来拜访我,希望让我运用预知未来的能力,来看看他以后会进化成什么数码兽。”

“老师您以前也遇到过这种数码兽吧?”

“当我如实告诉他,他会进化成南瓜兽时,他很失望。”

“我告诉他的只是其中一种未来,您曾告诉过我,未来是可以被改变的。”

“啊,看见那只小巫师兽,真的让我想到了以前还是蜡烛兽的我。”

“为了让他振作一些,我就给他讲了我儿时发生的一件事,就是我想拜您为师的那件事。”

“我也把老师您曾经传授于我的东西传授于他。”

“‘进化的判定依据有两个:一个是数码兽自己的资质;而另一个,则是数码兽自己有没有那种想进化成某种数码兽的信念。’”

“老师,今天就是他们的进化仪式了。”

“我相信,我也知道,他进化成的数码兽,一定是他所希望进化成的数码兽。”

 

沙沙,沙沙,那是某只数码兽移动的声音。

古代贤者兽从墓前起身,看向身后的树林。

枝叶之间洒下的阳光如同倾倒的蜂蜜一般,树木特有的醇香弥漫在空气中。树林中,一只数码兽正慢慢走来,随着来者的前进,来者的面貌也逐渐清晰了起来:他的长相酷似古代贤者兽的老师,唯独那双眼睛不同——他的眼睛,不是暗金色,而是赤色。

 

 “你来了啊,赤瞳。”

古代贤者兽的单片眼镜闪了闪,说道。

 

End.

 

后记【?】

压死线发的我23333             

其实当初是想写DF十斗士的,然而因为时【lou】间【zhu】问【lan】题【ai】就改写了我本命DM古代贤者兽【其实还不是十斗士……】

古代贤者兽的单片眼镜纯属楼主我的私心啦www【痴汉】

感觉这文笔越来越小学生了【doge】特别是一到对话的时候【doge】

这次大赛都是大触和大触,本渣渣估计又是“本次大赛最短作品”的获奖者或者是“本次大赛倒数第二短作品”的获奖者,噫【

我要不就是垫底要不就是倒数第二啦哈哈哈【x

巫师兽的赤瞳是随便想的_(:з)∠)_

差那么两百字上5k啊,其实加上这段废话的后记就过5k了【

最喜欢就是“大门缓缓地关上了。在大门关上的一瞬间,赤瞳觉得,哪位身着苍青色长袍的智者,笑了”这句啦www


评论(1)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