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Code Lyoko】父亲

160919
Aelita一人称的胡思乱想,强行结尾,略烂尾,有bug
一人称写的很爽,真的

【我总是在不经意间来到隐居之所,为什么呢,每次都会这么质问自己,但原因我又很清楚,这里的什么东西正吸引着我,吸引着我去走进这栋只属于记忆的老房子。】

父亲。
这对我来说是个抽象的概念。
仔细一想,自我开始记事的时候,父亲在我脑海中就没有什么画面——至少,现在我若回想起儿时什么有关父亲的记忆,也就是那琴声和雪地。而父亲,也就仅是“灰白色的头发和胡子,老式的圆框眼镜,眼角带点儿皱纹,总是慈爱地看着我”这样一个角色了。
我常常想,父亲是一个怎样的角色。听到过很多次我的朋友们对他们父亲的描述,甚至有时候还听到Sissi对她父亲,也就是校长的抱怨。他们是幸运的,我一直这么觉得。无论他们的父亲是怎么样的,他们,至少,身边有着,这样一个活生生的角色。而我呢,有的是残缺的记忆,和老旧的照片。以前,还有一个数据球,而如今连看一看那淡蓝色的球都做不到了。
是不是应该感到庆幸,我还有父亲的照片,虽然少的可怜,但我已经很满足了。我把那张我和父亲的合影用相框框好,立在我的书桌前,这样我每天都可以看到它,看到我的父亲。早上起床后打个招呼,晚上入睡前捧着它,自言自语般地讲着今天发生的趣事,和小精灵一起。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可笑,有点幼稚?或许。Jeremy看到这张照片只会注意到后面黑板上的代码,校长看到这张照片只会注意到上面的男子是以前在这儿教过书的老师,而我呢,我注意到了什么?我什么也没注意到。我只是希望父亲能再像照片上那样亲昵地搂着我的肩,但是已经做不到了。

我总是在不经意间来到隐居之所,为什么呢,每次都会这么质问自己,但原因我又很清楚,这里的什么东西正吸引着我,吸引着我去走进这栋只属于记忆的老房子。
有时候是带着那张照片,有时候是带着小精灵,有时候只有我自己。我一次又一次地打开门,走进房子里。大多数时候是找着有没有什么父亲留下的东西。其他时候,不是坐在钢琴前笨拙地弹着琴,就是坐在自己以前房间里的床上,隔着窗子,木讷地望着远方,傍晚的时候在这里可以看到很美的晚霞。
你知道吗,几天前我在父亲的房间里发现了一本文件夹,封面写着“Waldo Schaeffer”,W-a-l-d-o-S-c-h-a-e-f-f-e-r,我一字一字地拼着,这大概是我父亲真正的名字。文件夹里放的是几张父亲的照片:他和一些人的合影,他与房子的合影,证件照般的几张一寸照片,还有,是他与一个怀有身孕的女子的合影,那一定是母亲。我就像发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藏,兴奋,激动,颤抖着手,直接整个文件夹都拿了回去。更多父亲的照片,更多的,还有母亲的照片。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仿佛我把照片拿回去父亲就会来到我身边似的。为什么呢。谁能为我解释一下?父亲,你可以吗?
我还是把它拿了回去。某一个半夜我又失眠,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我坐到桌前,点了小灯,打开文件夹,找到了那张父母二人的合影。我看着我母亲的脸,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跟母亲长得真的很像。柔软的粉色头发,有点圆的下巴,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有一点我不确定是否一样,那就是瞳色。仅通过那张黑白的照片我无法分辨出母亲的瞳色。我的眼睛是有点透明的绿色,希望那也是父亲的瞳色。是的,坦白而言,我更希望自己长得像父亲一点,至少请让我身体特征上留下一点父亲的痕迹吧。
不,我并不是讨厌我的母亲,我只是,稍微,更喜欢我的父亲。毕竟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出现的更多,这两年了,也是父亲一次又一次地救了我。虽然那个时候的他只是几段代码,但即便是几段代码——
……

父亲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角色?似乎一切的胡思乱想又回到了开头。我想着。我的父亲,是应该像Ulrich的父亲一样整天板着个脸?是应该像Jeremy的父亲一样富有亲和力?像Sissi的父亲那样宠爱自己的孩子?像Odd的父亲那样永远无条件地支持自己的孩子?
为何不自己想一下呢。嗯……我的父亲……严谨,做事细心,人才……
拼凑不出几个靠谱的词。我开始在脑中细细回想着有关父亲的一切,一切。
父亲啊,父亲,您——您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回想着,回想着。记忆的最后一帧定格在父亲牺牲的那个画面。不知不觉间鼻子有点酸。
Aelita,Aelita Schaeffer。头有点疼,我扶着头。如果父亲在牺牲的那一瞬间可以说话,他会说什么?
……

我想我找到了答案。
为什么会迷茫呢。
答案一开始就很清楚。

父亲这个词在我的脑中有了准确的定义。
它不再是模糊的了。

其实我也是幸运的。

我爱你,父亲,正如你爱我一样。

End.

评论(2)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