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一篇坑掉的CL同人,写到一半不知道怎么往下写了,就坑了,有bug,就看看吧【……】继续占tag

她又回到了隐居之所。她在做梦吗?是?不是?房前的小院子打理得很好,有人打扫过的痕迹,谁正住在这里?门虚掩着,是某个人特地为她留的吗。
进去吧。Aelita推开了门。她听见从客厅传来的琴声,简单而又熟悉的旋律。
我回来了,她没有这么说,只是悄悄地走到了客厅门口。依旧,一位头发和胡子都是灰白色的男子坐在钢琴前,一遍一遍地重复着简短的曲子。
Aelita。他知道她回来了,侧过头朝少女慈祥一笑,又继续弹着钢琴。
凳子被让出了一半,是在示意她过去吧。她无声地在琴凳上坐下,看着父亲的指尖轻触。单个的琴音有序地响起,串成了一曲她永远听不腻的歌谣。
巨响。是炸药爆炸的声音?玻璃破碎的声音?还是子弹穿过木门的声音?随后是一身黑的几个人闯了进来。他们的西装真是黑得骇人。
父亲,快跑。可是入侵者已经堵在客厅门口,举着枪,对着他们。你们逃不了了。她听到有人这么说。
砰。子弹发射的声音异常的响亮,仿佛撕裂了整个空间。父亲,父亲?Aelita扶着失力的男子。父亲,父亲?她大声地喊着。他还听得见吗?
砰。又是一发子弹。世界的秒针仿佛被谁刻意拖慢了,一切都成为了慢动作。她看着子弹旋转着弹头,甩着一抹火药味,一点一点地射过来。
子弹射到了她的胸口。没有血,一点也不疼。毫无过渡的,四周突然一片白。什么也没有了,房子,子弹,黑衣人,父亲,甚至那个伤口。只有她,和无尽的白。
衣服也变成Lyoko时的衣服了。她摸了摸左耳的耳环。
梦结束了,她现在在哪儿?Lyoko?地球?还是两个世界的夹缝?她倾向于第三者,即使没有任何证据。
离开吧,这里不是她该待的地方。她这么想着,但没有作出任何离开的举动。
疼,很突然的疼痛。左小腿传来一阵一阵的刺痛刺激着神经。那里怎么会疼?哦,想起来了,前几周左小腿被“行军蚁”攻击过。按理来说,那里是不会疼的,但现在的刺痛非常清晰。幻觉,是的,一定是幻觉。她这么想着。

评论(2)
热度(1)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