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17年1月】最近摸鱼段子的整合

整合一下,之前水过的就删了,统一集中
要不以后一个月整理一次自己摸的段子【思考】

【170111】Lemuria
脑洞
我掉进了海里,咕噜咕噜,很奇怪,我没有感到任何呼吸上的不适,只是一路伴随着密集的气泡,坠落到海底,深蓝色的海底。我看着离我远去的海面,光折射的水纹将头顶上的海面切割成一块一块的。我坠落到了深海。然后,我,我看到了,利莫里亚的沉没。有着辉煌过去的文明之地,大块大块地破碎,像我一样,坠落般地,沉没到海的深处。是光将那大陆分割并沉没的吗?土地、平房、还有修筑精美的宫殿,一切都沉没了。咕噜咕噜。那是水泡的声音。我看着利莫里亚,沉没到深海的海沟,伴随着大片大片的气泡,渐渐地,气泡越来越少了。利莫里亚沉没了。
↑不知道会不会写

【170123】林克希克腿肉脑洞
两人的距离变得如此的近,仅隔着一个里拉琴的距离。他可以听见希克的呼吸声,随着胸口的起伏一呼一吸。两人对视着,希克那被金发所遮挡住的左眼透过一丝和黑红色右眼不同的蔚蓝色。希克平时扎起的长发现在散在脑后,在这淡淡的月光下,金中带银,真美,想撩起一束头发轻轻一吻。 她依然遮着大半张脸,耳朵好像有点红,白色面罩下的双颊是不是也是一样的颜色?
“啊,希克你真是可爱啊。”林克笑了笑,说。
“你再这样我就要叫你变态了。”希克冷静地回应,不自然地别开视线。
↑不知道会不会写

【170129】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当一个写故事的人,也许有的人更加适合当一个听故事的人。我便是那些适合听故事的人。现在我也开始做一个转述故事的人,每周写给远在关东的友人的信里多了很多旅行者的故事。你知道吗,我在信里写到,写的时候普罗恩趴在桌角看着我,有一个比丰缘更加热带的地区,阿罗拉。阿罗拉,在那儿这也是“你好”的意思,阿罗——拉,你最近怎么样?
↑想写自己的pm训练师设定开的坑,依然是有生之年 

【170131】
假如一个人同时拥有感知他人心情和预知未来的能力,那个人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幸运?或许是的。感知他人心情可以让他在人际交往之间如鱼得水,预知未来可以让他避开所有对他不利的事件,那个人会成为一大赢家。那假如一个宝可梦拥有这样的能力呢?事实是我并不会成为赢家,相反的是,我会被这两个能力逼疯的。说逼疯也许太过严重,但实际上,现在的我被我这两个能力折腾得十分不顺。说到这里,我还是觉得来一句自我介绍比较好。我是一只沙奈朵,不是闪光宝可梦,没有出色的战斗能力,长得一般,没有专门的名字——我的训练师并不喜欢给他的宝可梦起昵称。
↑文笔退步了,大概后面会强行扳回来,这个是假塔天写的【170201追加,TJ了,不用期待下文了】

【170130】
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她说,你以为你是耀眼的太阳?璀璨的光芒?人们的英雄?你,她停顿了一下,只是一缕陨落泯灭的光。
↑昨晚突然的脑洞,不会太长的摸鱼,打算丢到15题里,不知道为什么有股自家女儿循环体的感觉

评论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