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17年2月的小摸鱼

2月的摸鱼整合

170202
刚刚翻贴吧收藏的帖子看到一个吐槽说DM文里总是会省略进化的过程,于是我来随便写个进化,现打
他感觉到体内有能量不断涌出。进化。为什么?明明自己是最高等级的贤者兽了。质疑并不能阻止进化的进行。他看见从自己体内放射出了光芒,笼罩着自己。那是与太阳光不一样的,只属于进化的耀眼光芒。他清晰地看着自己的身躯化为一粒粒数据粒子,粒子流动的声音灌入双耳,仿佛自己坠入数据的海洋,明明自己的身躯是不会化作粒子。然后,粒子再进行重组。他看见自己身上有点脏的棕色长衫变成了苍青色的长袍,包裹在头上的白布变成了同样颜色的尖顶高帽,帽檐边垂下紫色的布帘,无形态的黑色躯体变成了一面明亮的银镜,如枯枝般的手变成了形状有点怪异的紫色手掌,手中的时空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本书,记录了一切的虚空记录。这,这是,我进化成了什么?我——
↑其实是一个已经弃的长篇坑中的一部分,大概就是,在六翅兽出身平息了人型数码兽和兽型数码兽的战争后,目睹了这一历史场面的贤者兽突然进化成新的数码兽。后面讲的就是进化成新数码兽的十只数码兽被六翅兽通缉,同时六翅兽开始执行暴政,那十只被通缉的数码兽就合作怼死了六翅兽并封印了他,最后那十只数码兽被称为古代十斗士,他们的故事也流传了下来。没错就是DF的背景,古代十斗士的故事。坑了【喝茶】

170202
对我来说,光,是个奢侈的事物。他说。
↑看到光就知道这是啥了吧,没细想,不是坑了就是15题

170203
我想将自己的面罩摘下,散开盘起的长发,以塞尔达的身份面对他,但我……做不到。不仅仅是因为身份还需要继续隐藏,更重要的是……他太耀眼了,他就是光啊。温暖耀眼的光。相比之下,我是如此阴暗。我自称吟游诗人,只是为了逃避这一现实。
↑坑,写的没有逻辑,bug有,如果写完了不知道会不会丢进时之笛本里,cp林克塞尔达,当然主要还是塞尔达的碎碎念【喝茶】

170205
你是人们心中的光,你是海拉尔的光。我说,视线投向远方。不,我不是。他否决道,我,从来都不是光,我只是一个追寻光的普通人,如果说,我的身上存在着光的话,那么,那就是塞尔达她的光芒。她就像我心中的太阳,明亮而璀璨,我只是旁侧的月亮,永远依靠着太阳的光闪耀着。林克停顿了片刻,说:“塞尔达,我喜欢她。”听到这句话我愣了一下,拉了拉面罩,感觉耳朵有点热。“我听过这样一个调侃,说勇者向来都是拯救公主,顺便拯救一下世界,或许这用来描述我也不是不恰当。我……”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后面的语句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呢喃。我们之间的对话进入了沉默。我很想拉下我的面罩,以塞尔达的身份向他表露自己的感情,但我……做不到。我并不是光。我和你一样,我所闪耀的光芒是反射你的光芒,我们彼此都只是对方的月亮,而不是真正的太阳,真正的光。我们所反射的光来源于哪里,我们真正的太阳又在哪里?大概是彼此手背上圣三角的印记,所闪耀的光。我想这么说,但只是抿了抿唇,视线投向和他相反的地方。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林克塞尔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冷静】和之前的小段子有点重复吧,还没想好怎么写

170205
即使我们忘记了以前的一切重生了,即使我,还有银镜兽他们,都变成了真正的好人。娜娜兽说,树叶的阴影投在她的脸上,一晃一晃。想成为民众心中正义的十斗士?我们自己忘记了自己过去的错误,但别人没有忘记。她抬头和仙女兽对视着。你们的正义光环依然笼罩着我们。仙女兽抿了抿唇,想说些什么,但娜娜兽无视了对方,继续说道,“我们仍然是民众心中的一块黑暗,更可笑的是我们自己却忘记了那块黑暗。我们试图清除那块黑暗,因为我们已经不再是黑暗的,可是。”她停顿了片刻,哽咽着,说:“没有人能相信我们!”她吼着,“没有人!民众的心中只有你们是光明的,而我们,哈。”接着她冷笑了一声,“我们也不是没有尝试去证明自己。哈哈,听起来超级可怜是不是?我跟你讲啊。”我跟你讲啊。这又是一个提升你们自己地位的好机会。你们来“帮助”我们洗白,有了你们,民众会相信我们,也会更相信你们,这不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吗?
↑怎么办我又在玩光的梗!!!我停不下来啊!!!随便写的,没有逻辑,大概确定一下这篇摸鱼要写什么,如果写完了就拿去数码宝贝吧水一贴

170212
放飞自我↓
“不要走……塞尔达……不……”他抓着希克的手,呻吟着,宛如一个失去挚爱之人的人,又像一个孩子。此时的他本该是个孩子,而事实是,他是那个拿着退魔之剑、被神选中的勇者。他是一个拔起了大师之剑的孩子,他的心还未成熟,但他却要用那略带稚气的心,去面对残酷的现实。
↑这大概也是我一直想表达的

170220
【接上】
然后他哭了,这个背负着重任的孩子哭了,眼泪从眼角流出,划过脸颊,正如一个受了伤、渴求一个温暖怀抱的小孩子。希克微微抬头,看着比她高上一个头的青年,她的手仍然被紧紧地抓着,隔着手甲隐隐约约可以感受到彼此圣三角的光。她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揩去青年的泪,赤色的眼睛如静水一样温柔,“林克,我……”她开口道,但却欲言又止。下一秒,林克将她一把抱入怀中,埋在她的肩头哭泣,喃喃着对方的名字:“塞尔达……”接下来只有一抽一抽的哭声。希克的头靠在林克的胸前,她感受着对方的心跳,自己也闭上了眼,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啊。现在的自己能做些什么呢,也许只能给他一个哭泣的空间,而实际上自己的心也是在默默地流泪。两人的手十指相扣,圣三角的光闪耀着,光有些无力。
↑继续放飞自我

170221
我又在放飞自我,摸鱼使我快乐
“对不起,林克。”塞尔达低着头,“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公主,我也不是一个合格的贤者。”她抿了抿唇,“我将你卷入这场本与你无关的事件中,最后还是依靠你的力量结束了一切,林克,对不起,我……”塞尔达似乎还想说更多的话,而林克只是笑了笑,像个无邪的孩子一样笑了笑,塞尔达,这不是你的错,他说,我,他说,我愿意为你做出这一切。“塞尔达,”林克轻轻地说,“我喜欢你啊,我愿一生做只属于你的勇者。”塞尔达抬了抬头,然后,她哭了,她呜咽着哭了,无色的泪滴滴到了她手中的陶笛上。她依偎在林克的怀中,抽泣着,对方也是吸了吸鼻子,抱着她。“林克,我,我……”塞尔达断断续续地说着,剩下的话语和哭声交杂在一起,含糊不清。“我也……一样啊……我喜欢你……我……我不希望你离开……我不希望你回到七年前……可是……”然而这是无法改变的,林克必须回到七年前弥补失去的岁月,而塞尔达必须留在这里继续着她的时间。他们愿意舍弃一切来换取更多与对方相处的机会,可惜这是做不到的,两束光将离开彼此,而他们也将失去光芒,重归黯淡。

评论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