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17年3月的摸鱼

好的我连摸鱼都摸不出来了
近期大量还债中

170303
想喝茶所以我就写了这个小段子,纯粹靠野之息的宣传片脑补的产物,全都是脑补仅供娱乐【摊】
一切的历史都被时间的尘沙掩埋了,一切的辉煌都被荒野的气息覆盖了。金发的青年伫立在残损的神殿上。谁能想象,这片荒野曾是一个繁荣的国家?天空是清澈的淡蓝色,如湖水般静静流动,大地是厚实的枯黄色,如古书般轻轻翻动。风中带着荒野的味道,青年用手抓了一缕风,这里是荒野。他重复道,这里是荒野,只有他一人驻足的荒野。他的视线转移到了荒野上稀稀拉拉的土墙,除了脚下的这座神殿,那些土墙大概是少有的、向着荒野诉说着曾经的辉煌的故人。那无声的诉说又有谁能听见呢?又有谁能明白呢?土墙根边的白色花朵摆着脑袋,聆听着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辉煌历史。如果塞尔达看到这个场面,她会有什么反应呢?青年突然想到。是无声地流泪,还是替这个已经被荒野掩埋的国家痛哭?青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脑海中浮现了那个穿着圣洁的白衣的金发女子,塞尔达……有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正穿着海拉尔骑士团的铠甲,但很快他又反应过来,那铠甲只是幻觉,紧贴在青年身上的只是一件蓝色的长衣。一丝失落闪过他的心中,但他很快又想到:无论如何,我都会递给她一朵属于荒野的白色小花。随之,那份失落一闪而去。眼下,白色的荒野之花正在怒放,闪耀着太阳的光芒。
↑送花梗参考了海棠爸爸的一张图

170319
Ascension to Heaven
那是天堂吗?一度渴望着飞升天堂的我,如今正站在它的下面?像是做梦般的难以置信,又令人心潮澎湃。我曾反省过,自己是否忘记了“天堂”,因为那麻木的现实,而如今,伫立于大地之巅、天空之底的我,正面对着天堂呀。我渴望着飞升天堂。此刻,天堂近在咫尺。
Akasha
我冲过了云霄。窗外的景色快速地刷新着,从一片浅蓝,到一片白,然后过度到深蓝,最后——头顶是无尽之黑,脚下是片寸之蓝。像是突破了未来,突破了一切的已知,进入到了神秘而又迷人的未知。我愣住了,因为这一幕实在太让人陶醉。你看!那是多么纯净的空间,未曾有人踏入,宛如天堂,又或者说,圣地!神圣而不可玷污的圣地!
Solar Storm
你看到那片太阳的潮汐了吗?女孩手指着天边,那就像暴风雨前狂暴的海浪!她高喊,明亮的橙红色天空上涌现着红色的波涛,高空的太阳一闪一闪,闪耀着暴风前的威慑光芒。强风擦着我的脸,伴随着太阳的热浪,这个世界的心脏——太阳,正剧烈地跳动着,咕咚、咕咚。“快看!它来了!”女孩的尖叫声很快被风暴掩盖了。太阳风暴,我看到了太阳风暴。像是一座爆发的死火山,沉睡已久而却依旧富含力量。天空上翻滚着云与风,太阳的光芒卷动着一切,风暴般地袭击天空上的一切!真美啊。美得令人心生敬畏。那可是这个世界的心脏,太阳……这仿佛它最初创世的震撼之景。太阳风暴……在太阳之下我们如此渺小,我们的文明随时都可以被太阳风暴吞噬,而我们却又狂妄自大。那是太阳风暴呀……我喃喃道,自己的心也像那太阳一样,剧烈地一跳一跳,咕咚、咕咚。

↑没错就是听歌时突然想摸鱼,于是就写了
呃是有想写飞升天堂和太阳风暴,Akasha只是写出了一直以来对它的理解【很扯很歪曲】飞升天堂想写的大概就是一成不变的伪意识流和意义不明,太阳风暴大概又是歌颂自然……果然我还是个喜欢自然的人吧……
啊,果然我的理解还是好扯【微笑中透漏着疲惫.jpg】

170327
Hyp无法入眠。
Dism睡眠不足。

被冠以跃升之名的人的心是沉淀着的。
被冠以沉淀之名的人的心是跃升着的。

Dism提起了笔,用着不怎么好看的潦草字迹写下了一封信,“对了,有时候我想叫你一声姐姐,Hyp,即便我们是同一个人。”她在最后写到。
然后这封没有写详细地址的信被送到了Hyp的手中。读完少女的倾诉之信后,她同样提起了笔,写下了回信,那同样是倾诉,像是、也的确是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不知道该算自己的日记还是算坑,虽然的确有这个坑

评论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