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梅露可物语】织梦

170511-170512

略水

同样的还会有一个莉姬一人称和希尔顿一人称的文

计划写这个,出于对这期剧情的喜欢是一点,其次,也想试试自己对这期剧情进行更多的解读吧哦说真的第一次看这期剧情时我还没怎么看懂

破折号好像用的有点多【……】

关于片翼三姐妹,伊芙丽丝说是希尔顿的妹妹但是她的年龄比希尔顿大……伊芙丽丝21岁希尔顿18岁,我就按照这个的设定写了

 

【这是一个漫长的梦。梦麻痹着我们,给予我们慰藉,随着时间的流逝,梦似乎即将成真——还是我们融入了梦中?我有些恍惚。明明织梦的人正是自己,那由希尔顿灵魂所编制成的丝线还缠在我的指尖啊。】

 

寒风吹过,乌鸦低鸣。

今天的早晨也是一如既往地冷啊,我如是想,打开教堂大门的锁,“哐当”一声巨响,锁打开了,教堂两旁树上的乌鸦闻声而飞,“啊——啊——啊——”它们的鸣叫声回荡在远方的山际边。我走进空无一人的教堂,开始了每天早上例行的祷告。

这是作为一个修女所做的最基本的工作。每天其他的工作,就是为那些前来祷告的人们进行指引,还有就是养养乌鸦。和死者之国其他地区不同,乌鸦,是布朗地区引导死者离去的象征。这是死者之国很久以前的传统了,现在多是以辉石代替乌鸦来引导死者的灵魂。但无论是辉石也好,乌鸦也好,对于珍爱之人的逝去,都会有难以割舍自己感情的人,人是感情十分丰富的生物。不放飞辉石,不放飞乌鸦,死者的灵魂就不会逝去,虽然肉体已经不复存在了,但灵魂还在,虽然看不见摸不着,无法沟通,最多只有一块辉石,或一群乌鸦,但对方没有逝去,他只是没有了肉体,但他尚且存在,也算是一种慰藉。那是在由辉石垒成的小山上所编织的梦,那是在乌鸦羽翼的庇护之下所编制的梦。

有很多人曾找过我,请求我不要放飞乌鸦。我可以理解失去珍爱之人的悲痛,但我都一一回绝了。这是自私的,这是在以自己珍爱之人的灵魂为丝线,编织一个梦。失去珍爱之人是痛苦的,但死者的灵魂无法安息,这对死者来说难道不痛苦吗?我在教堂后院的地上撒下饲料,看着乌鸦们啄食。一只乌鸦轻巧地飞过来,落在了我的指上。

可笑的是,我虽拒绝了他人对此的请求,但我却放任自己自私任性地做了这件事:我没有放飞乌鸦,在我妹妹希尔顿的葬礼上。我织了一个梦,一个属于我们姐妹三人的梦,美好、梦幻、却虚假。当我醒悟过来,试图销毁那个梦,让乌鸦振翅重飞,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的另一个妹妹,莉姬,运用黑魔法,将希尔顿变成了暗夜生物。某种意义上,这是赋予她新生吧?但是她的灵魂无法安息,乌鸦无法起飞,我做了自私的事情,违背了主的意愿,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

站在这里可以望见城镇边缘的风标塔。我抬头。那是这座城镇的标志性建筑物。三百年前它比现在还高,但自从那次战斗后,风标塔被削掉一大截。“吼——”魔宠的咆哮从风标塔的塔顶传来,一只带着蓝色虚烟的龙腾空而起,在塔顶盘旋。它是被称为“死者之龙”的卡尔加特斯,莉姬的朋友。现在人与魔宠的关系缓和很多了,如果是三百年前,有魔宠大摇大摆地飞在城镇上空,那一定会被居民们围攻的。“死者之龙”卡尔加特斯是已经被治愈的魔宠了,没有威胁,比起让人畏惧,它更像个惹人喜爱的孩子,一个在冬天会和人抢暖炉的孩子——凯因斯经常和我抱怨:“如果哪天我冻死在了被窝里,那一定是卡尔加特斯那家伙占了暖炉挡住了火!”

卡尔加特斯……我对它抱有矛盾的看法。它是莉姬的朋友,而且它也不是个坏孩子;但是它让希尔顿受了重伤,直接导致了她的离去。曾经我想赶走卡尔加特斯,但是看着莉姬护在它前面,与她的铃铛一同挂在腰间的闪光之石闪现着深蓝色的光……最终,我还是放下了我的手。在三百年前,人与魔宠的关系并不像现在这么好,我想要这么做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赶走卡尔加特斯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呀……我不能再自私地织下第二个梦了,不是吗?

造成那一切的只是个误会,卡尔加特斯也有它的苦衷。我轻抬食指,乌鸦拍着翅膀飞起。现在,卡尔加特斯找到了自己的朋友,找到了自己的家,找到了,自己的家人。我也是它的家人啊。在远方风标塔的顶端,卡尔加特斯仍盘旋着,是在自己玩吧?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卡尔加特斯好像很开心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莉姬站在了我的身边。“是呀。”我浅浅一笑,转过头,“莉姬,你是来祷告的吗?”“嗯,已经祷告完了。”“你祷告了什么?”我问。她眺望远方,“我在为希尔姐姐和卡尔加特斯祷告。”

我忆起我织的梦:“找的怎么样了?”“目前还没有结果。”她摇了摇头,“魔力没有反应,希望十字剑不要被销毁了……”我拍着她的肩以示安慰。已经三百年了……是啊,三百年了……三百年前,莉姬运用黑魔法,将希尔顿转变为暗夜生物,并将希尔顿的灵魂封在她的十字剑中。当时,在装有十字剑的棺木被抛进河中,也就是希尔顿的葬礼结束后,我们并没有在河的下流找到它,或许是被某个人捡走了。于是,从那刻起至今,我和莉姬一直在找那把十字剑,那把封有希尔顿灵魂的十字剑。莉姬运用她强大的魔力,在这个大陆上寻找着,只会简单回复术的我,则拜托了乌鸦们。还有,莉姬对我和她自己使用了黑魔法,保留了当时的容貌——我们想用希尔顿最熟悉的容貌来迎接她。

一晃,三百年过去了,我和莉姬,还有卡尔加特斯,看着太阳升了又降,身边的人们来了又去。这是一个漫长的梦。梦麻痹着我们,给予我们慰藉,随着时间的流逝,梦似乎即将成真——还是我们融入了梦中?我有些恍惚。明明织梦的人正是自己,那由希尔顿灵魂所编制成的丝线还缠在我的指尖啊。

“欢迎回来,希尔顿!”“欢迎回来,希尔姐姐!”我一直在和莉姬练习希尔顿回家时说的话,不坦率的我们要将自己的情感最直接地表达出。何时才能做到呢?身为织梦人的我却不知道梦的走向,因为它已经是真实的吧。但无论如何,我们会一直怀抱着那个梦走下去,直到,希尔顿回到她的家。我们会一直等你的……我的妹妹,希尔顿。

 

End.

评论
热度(1)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