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梅露可物语】消逝的自私

170512-170518

没有最水,只有更水

 

以自己的理解将原剧情中留白的地方写了出来

其实这期剧情挺好的……就是留白有点多,第一次看可能有点看不懂【比如我【不,这只是理解力的问题】】很多都是要从细节去推出

这期剧情我个人觉得欠缺的就是,缺少一点直接对莉姬和卡尔加特斯关系的描写,嗯【……】

 

伊芙丽丝那篇倾向的是个人的情感,莉姬这篇倾向的是对整个事件的叙述,希尔顿那篇,大概是“亲人”与“人与魔宠”这两个吧

 

【我虽保留着十五岁少女的外貌,但实际上我已经活了三百多年,我不再是自私行事的小孩了,莉姬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逐渐消逝。消逝而去的,不是骑士大人,消逝而去的,是我的自私。】

 

主啊,我是个自私的孩子,请宽恕我。

我站在教堂里,忏悔着。

傍晚落日的光芒从教堂一侧投下。死者之国很少会有特别明亮的阳光,更多的时候天空上只是浅浅的阴云,阳光不是很刺眼,这个时候会有这么美丽的阳光照到教堂,这是主给予我的馈赠吧,还是说主听到了我的忏悔,这束光是主对我的原谅?非常感谢,我的主啊。

我是个自私的孩子。为了我自己的私欲,我将我亲爱的姐姐,希尔顿,和我最亲爱的朋友,卡尔加特斯的灵魂,拘留于世,让他们无法安息。这就说来话长了,三百年前,这个小镇的人经常和魔宠打仗,希尔姐姐,是讨伐魔宠部队的其中一员。在这个时候,人与魔宠是敌对关系,光是见到一只魔宠就要人人喊打,更别说和魔宠做朋友了。可是,我,在那个时候,却和一只魔宠,成为了朋友。

我是在城郊的森林遇到卡尔加特斯的。当我和它面对面的时候,我觉得它不会伤害我,它是个乖孩子。我……萌生出了想要和它做朋友的念头。因为我渴望一个朋友,或者说,一个家人。我的母亲早逝,父亲在不久之前也离开了,我的姐姐,伊芙丽丝平时要去教堂工作,战争激烈的时候还要去治疗伤员。而希尔姐姐……自我懂事开始,希尔姐姐就时常去讨伐魔宠,相聚的次数少之又少。所以,很多的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坐在家里看书。我……渴望家人的爱,所以,我想与卡尔加特斯做朋友,做家人。我伸出手,摸了摸卡尔加特斯的爪子,它和善地低下头,认可了我,现在一想,我应该是使用了癒术。

于是,我和卡尔加特斯成为了朋友。我经常来森林找它,和它一起玩。卡尔加特斯是个可爱的孩子,在我抚摸它的爪子时它会收起锋利的指甲,在下雨的时候它会用它的身子替我挡雨,有一次它载着我飞到了天空上,那是比风标塔还要高很多很多的地方,景色非常美。不知不觉之间我们的感情越来越好,后来卡尔加特斯给了我它的闪光之石,我们已经成为了家人吧?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卡尔加特斯离开森林,躲过人们的视线,悄悄地来到了我的家。我很惊讶,但也很开心,和卡尔加特斯在我的家里玩了起来。意外的是,本该没有人回来的时间,此时家门却被推开了,更意外的是,推开门的不是伊芙姐姐,而是……希尔姐姐!

一切从那一刻开始变动。希尔姐姐看到我和卡尔加特斯在一起,愣了一愣,紧接着,喊着我的名字,提着十字剑便冲到卡尔加特斯面前!没有丝毫沟通的余地,一人一魔宠打了起来。他们跑到了家门外的风标塔上,进行着更加激烈的战斗!不要打啊,希尔姐姐!不要打啊,卡尔加特斯!我站在风标塔的下面,带着哭腔,试图阻止他们,可是那只是无用功。我想用魔法将两人隔开,但我抬起手,迟迟不敢使用魔法。万一伤到希尔姐姐和卡尔加特斯怎么办?我发觉自己是多么没用,我什么也做不了,而且我还是引起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我眼睁睁地看着希尔姐姐和卡尔加特斯厮杀,直到希尔姐姐的剑和卡尔加特斯的爪子互相刺穿对方身体……

在那之后,我只记得自己一手抓着希尔姐姐的手,一手抓着卡尔加特斯的爪子,伏在他们的尸体上,呜咽地哭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几小时,可能是几天,希尔姐姐的尸体被放入棺木,卡尔加特斯的尸体被抛至森林。我,记得自己带着哭肿的双眼,来到山林里,找到卡尔加特斯的尸体,用魔法将它的灵魂抽出来,悄悄保存着。我,同样去打开了希尔姐姐的棺材,可是此时她的灵魂已经被封入十字剑——镇上的主教说这么做是为了净化她那被魔宠玷污的灵魂——当时,我黑魔法的修行尚且不足,无法破解主教的魔法,将希尔姐姐的灵魂抽出,只能暂时作罢。我想复活希尔姐姐和卡尔加特斯。这是我一人犯下的错误,倘若主要惩罚我的话,请不要伤害与此事无关的希尔姐姐和卡尔加特斯……

回家后我将自己锁在房间里,开始着手复活卡尔加特斯。我用大量的暗元素为卡尔加特斯塑造了一具身躯,和它生前一样的身躯,有着锋利的爪子和大大的翅膀。然后,以黑魔法为媒介,将卡尔加特斯的灵魂导入那具身躯。成功了,卡尔加特斯。又站在我的面前。我扑上去,紧紧抱着它,说了一连串“对不起”。我向卡尔加特斯说明了之前的事,便把它收进闪光之石暂时避避风头,等这个事情过去了再把它放回森林。

我救回卡尔加特斯了,但是,希尔姐姐……我翻阅着大量的书籍和母亲的笔记,最后找到一个办法。在希尔姐姐下葬前一天的那个晚上,我再次溜出房间,打开了她的棺材。我虽然无法抽出希尔姐姐的灵魂,但我可以在上面做点什么。我念起了让人转变为暗夜生物的咒语。母亲在她离去之前,他将自己转变为了暗夜生物,我想,这个方法也许也可以救希尔姐姐。

在十字剑上施下了魔法后,我回到家中,当我从窗子爬进自己的房间时,我看见伊芙姐姐正坐在我的床边。听到我打开窗子的声音,她回头,双眼红肿着。伊芙姐姐……我正准备公出我刚才做的事,她却先抱住了我,说,在明天希尔姐姐的葬礼上,她不想放飞乌鸦,她不想让希尔姐姐走。我们……是一样的啊,伊芙姐姐……我也说出了我把希尔姐姐变为暗夜生物一事,接着我也哭了起来。最后,我和伊芙姐姐约定,明天她不会放飞乌鸦,等到葬礼结束后,我们把十字剑偷偷带回家……这样我们就可以再次团聚了!我想,我们三个,和卡尔加特斯,一起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我们可以搬到别的地方,搬到一个人与魔宠和平共处的地方!我有一个这样的梦,一个自私的梦。

葬礼在第二天的早晨举行。我一直都记得那一天。那一天填坑依然乌云密布,没有光照进来。有很多人来裁剪希尔姐姐的葬礼,生前身为十字剑其实的她是受很多人尊敬的。我拉着伊芙姐姐的手,站在人群的最前方,面前是主教,和希尔姐姐的棺木。棺木上放了一束白百合花,那是我在花园里特地选的,希尔姐姐一定会喜欢的……葬礼开始了,主教诵读了什么,又往棺木上洒了一些圣水,之后,为了净化死者那被魔宠玷污的灵魂,棺木被抛至面前的河中。百合花束随之散开,一同落入水中,被无情地冲走。这样真的可以净化死者的灵魂吗……我如此想着,身边,伊芙姐姐早已哭成雷人。这,明明就是对死者的不尊敬,何谈净化呢!这一次的葬礼上,没有乌鸦飞向远方。

葬礼结束后,我和伊芙姐姐来到了河的下游,但是无论怎么找,都没有发现希尔姐姐的棺材,是被别人捡走了吗?这并不在我们的预料之中,我开始慌了,连忙发动魔法在四周探寻。是森林掩盖了十字剑的魔力?还是捡走十字剑的那人走的太快?我没有找到十字剑,反而因为发动魔法太过于着急,加上我这几天的劳累,我头一晕,倒在了地上。视野变得模糊,但我却坚持着用眼睛搜索。在我失去意识之前,我只是瞥见一朵掉了两片花瓣的百合花,无力地,从河的上游冲下。

醒来后我以及躺在了自己的床上,透过窗子可以看见外面黄昏色的天空。我垂下眼帘,抓着被单,吸了吸鼻子。我察觉到挂在腰间的闪光之石随着铃铛一起叮叮地摇。卡尔加特斯……我将它轻轻抱在胸前,对不起,卡尔加特斯,对不起……我今晚就把你放回森林。我不会再让你承受我的自私了……

晚上,我再次溜出房间,在森林里将卡尔加特斯放了出来。我对它说,对不起,卡尔加特斯,因为我的自私让你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你快跑吧,跑的远远的!离开这个小镇,离开这个森林,离开这个国家!去找一个不会排斥你的地方好好活着!我……我很自私。我不配做你的朋友,更不配做你的家人!抛下这段话后我便立刻跑开了,头也不回地跑着。我听见身后传来卡尔加特斯的悲鸣,但我不能回头……我回到房间后,用被子蒙着头,呜呜地哭。

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时,发现卡尔加特斯正守在窗边!卡尔加特斯!我向它吼,你为什么还留在这儿……你快离开!卡尔加特斯此时十分固执,无论我怎么解释它都不肯离开,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这个时候,伊芙姐姐推开门进来了,手上还端着早餐。她看见了我和卡尔加特斯,手上的东西掉到了地上,神情先是惊讶,接着,转变为愤怒,伊芙姐姐一定认出它了,认出它是杀死希尔姐姐的……凶手。

伊芙姐姐走进卡尔加特斯,我拦在她面前,不要啊!伊芙姐姐!接着我向伊芙姐姐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一切只是个误会!一个因我的自私而引发的误会……我说完后,伊芙姐姐犹豫了一下,没有再靠近卡尔加特斯,重重地关上门,离开了。

后来,我把卡尔加特斯收到闪光之石里,再去找伊芙姐姐,她什么也没做。没有斥责我,没有打我,没有抢走我的闪光之石,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静静地坐在桌前,喝着红茶。对不起……我只是道着歉。

……虽然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但生活还要继续,我们还要继续寻找希尔姐姐。我向我和伊芙姐姐施展了黑魔法,让我们保留了三百年前的样貌,虽然我们三姐妹可以活很久,但是我们想用,希尔姐姐最熟悉的样貌,来迎接她的回归。

于是,从三百年前,至今,我和伊芙姐姐,一直在寻找十字剑,寻找希尔姐姐。我,或是站在自家花园里,或是坐在卡尔加特斯的悲伤飞至高空,以自己为中心,向四周发动魔力,搜索着十字剑。闭上眼后,我可以透过魔力看到附近的城镇,可以看到王国的领土,还有其他国家,但是始终没有感受到十字剑与我的共鸣。伊芙姐姐则是拜托乌鸦去寻找。

这三百年,有的事物改变了,关系很差的伊芙姐姐和卡尔加特斯现在相处得很好。卡尔加特斯还找了一个住处,风标塔,每天跟凯因斯抢火炉。只有一件事没有改变:希尔姐姐还没有回来。

我抬头。从教堂一侧上投下来的阳光暗了些,乌鸦的低鸣从远方传来,该回去了。我离开教堂,回到家里。家后的花园里,百合花开的正旺。呀,真是漂亮,希尔姐姐看到了,一定会很开心吧。

 

就在今天晚上,我听到有人说,森林里出现了一个戴着红色礼帽的女骑士。

 

距离上次来教堂祷告过了有好几天了吧?我有些责备自己,因为希尔姐姐的回归竟忘了祷告,我的主啊,请宽恕我。

是的,正如我所言,希尔姐姐她回来了。那是前几天发生的事。前几天晚上,我听说森林里出现了一个戴着红色礼帽的女骑士,之后,发生了一连串的事件。先是我和伊芙姐姐寻找希尔姐姐,再是希尔姐姐和卡尔加特斯的第二次战斗——被我们拦住了,因为一个误会引发的战斗此刻已经毫无意义。虽然有些坎坷,但结局终是好的,希尔姐姐回来了!经过我的一番说明,希尔姐姐和卡尔加特斯之间的误会,也消除了,一切又回到三百年前,傍晚时分,我们姐妹三人一起坐在花园里喝着……伊芙姐姐泡的红茶。即使过去了三百年,伊芙姐姐泡的红茶的味道还是一如既往地独特呢……伊芙姐姐,再加把劲就可以嫁出去了……哟!

希尔姐姐跟我说,她感受到了魔力的堆积,很有可能被魔力反噬。我虽将她变成了暗夜生物,但却没有控制好魔力,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因为我的自私。我无法将一切扳回正规,我只能尽我所能地,不让一切变得更加糟糕。

听说死者是国有人知道怎么控制暗夜生物堆积的魔力,于是,我决定和希尔姐姐去拜访她,顺便出去走走,见见外面的世界,我一直都只是透过魔力的光景来了解外面的世界,现在是时候自己去看看了。这趟旅程,就让我,来保护骑士大人吧!

我虽保留着十五岁少女的外貌,但实际上我已经活了三百多年,我不再是自私行事的小孩了,莉姬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逐渐消逝。消逝而去的,不是骑士大人,消逝而去的,是我的自私。

 

End.


评论
热度(3)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