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Tower

在古塔上俯视着地平线。

博主=塔天,一个不会写文的自娱自乐型咸鱼
随心摸鱼,看啥写啥,文风不稳,手癌晚期,墙头多如草,写的东西乱七八糟
是个低产咸鱼,如果能喜欢我的文非常感谢【鞠躬】
这里只发同人,原创子博@Hypothyroidism

【霍肉】雨

cp霍肉

刀子,一方死亡梗

感觉像是在写霍星失恋似的

很水,就前面好点,后面烂尾,略OOC

本来想在冷凝管破裂那儿就停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结,所以有了那个很迷的结尾

 

【他想做些什么能表达自己感情的事情,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做。从肉抖抖离去的那一刻至今,他都没有流过泪,甚至连一点表情都没有——机器人没有可以摆出丰富表情的面部肌肉,更没有眼泪。】

 

今天是阴天,夜间会有大雨,这一周将会有冷锋过境,即时将会有大到暴雨,请外出时备好雨具。霍星听着脑内放出的语音,半自主型智能系统在为他报告最近的天气。他抬起头,头顶阴云密布,有点闷,让人不舒服的天气,他捂着胸口,用更主观一点的词来形容,那就是“沉闷”或者“压抑”,是天公不作美呢,还是它通情达理,他现在正站在镇郊的墓地,手拿一捧花,参加着一个葬礼。他知道自己正在走神,面前神父说的悼词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视线绕过神父,看着棺木。肉抖抖正沉睡于棺材之中,肉抖抖死了。并不是因为参与什么重大事件而意外牺牲的,光明之眼的那些事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她和很多普通人一样,因为一场重病而离开了。一切过得太快,几年的时间仿佛在前几秒就结束了,仿佛前几秒光明之眼的事件才刚刚结束,仿佛几秒前他才与肉抖抖开始他们的生活,仿佛几秒前他还坐在病床前,紧紧抓着她的手,仿佛几秒前他的手心还留有肉抖抖的体温,一切过得太快,他再次感叹,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什么改变都无法做出。我曾试图去改变,但我还是失败了,在那时,霍星陷入沉睡,我再度被禁锢为3000A时,是你唤醒了我,此刻,你进入永恒的沉睡,而我却只能目送着你离去。没用的废物。霍星想给自己一拳。

他走神了很久,他从来没有这么心不在焉,当齐乐天在他耳边喊了好几声,叫醒他时,葬礼已经结束了,大家都离开了,只有齐乐天和菁菁还在等霍星。“你没事吧?”齐乐天问,霍星抬头,现在他要抬起头才能和齐乐天对视。“我没事。”霍星说,“你们先回去吧,我很快就走。”齐乐天叹了口气,拍了拍霍星的肩,然后拉着菁菁离开了墓地。

现在公墓里只剩霍星一人了。如果天气好的话,站在这儿可以看到夕阳西下,可惜今天看不到夕阳,阴沉沉的天空似乎要砸到地面,隐约听见远方传来阵阵雷声,暴雨要到来了。霍星伫立于墓前,看着墓碑,看着墓主的名字。他似乎曾有一段和肉抖抖关系亲密的日子。像是计算机当机般,他陷入了沉默。有关那段时间的记忆数据模糊地闪过,像很久以前他站在章鱼镇中央的乌贼塔上,忆起他身为3000A时那个任务一样,记忆残缺、模糊,虽然难以看清却让他感到一阵悲伤与落寞,全身的部件都因此产生不适。他想做些什么能表达自己感情的事情,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做。从肉抖抖离去的那一刻至今,他都没有流过泪,甚至连一点表情都没有——机器人没有可以摆出丰富表情的面部肌肉,更没有眼泪。他蹲下身,将手上的花放在墓碑前。我也只能做这些了。他自嘲地想。我只是个有着钢铁身躯的机器人。

下雨了,没过几秒,细细的小雨就变成了倾盆大雨。霍星没有撑伞,淋着雨,独自一人走在没什么人的街上,雨滴撞击合金外壳的声音异常刺耳,眼前的屏幕上滑下一道道水痕。他静静地走回家,打开门,昏暗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待机的电脑屏幕上散着淡淡的光。他换下湿透的外衣,擦干身上的水,看着尚且存有人类生活气息的四周,自从他与肉抖抖确定了更近一步的关系后,肉抖抖便搬过来和他一起住了。她留下的东西很少,毕竟她曾经是个流浪者。霍星拿起了一个带着吸盘的长鞭,在如今不需要战斗的日子里,它一直被肉抖抖收在家里,他低着头,这里还留有她生活的痕迹,仿佛她并没有离去,一切如故。如果是这样就好了。他将鞭子放回原处。

霍星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的一举一动都像是无意识而为。他走到桌前,铺开一张纸,提笔,勾勒着什么。笔下的人物是由简单的线条构成,只要霍星愿意,他随时可以给自己安装上绘画相关的程序,用最还原的画技画下那个人。他没有这么做,就像很久以前的某个傍晚一样,他一向不是像齐乐天那样坦率的人,有些字句总是让他难以启齿,为什么呢。很快一张简笔画完成了,他靠在椅背上,将画举过头顶,凝视了片刻,闭上眼,手一松,纸张从高空飘至地面。

他靠在椅子上就进入了休眠模式。他做了一个梦。霍星清楚,身为机器人的他是不会做梦的,对他来说,所谓的梦,无非是他自己在没有明确给予指令的情况下,头部的计算机在他眼前屏幕上播放的影像。在他的存储中,所有关于肉抖抖的记忆数据都转化为影像,在他眼前播放,从作为敌人的第一次相遇,到作为恋人的最后一次接触,一个也不少,全部展现在他的眼前,似乎是想让他沉溺于美好的回忆中,又似乎是在他耳边低语,你的挚爱之人已经离开了,你有变成了一个孤独的机器人。闭嘴。霍星瞪着面前的屏幕。你给我闭嘴!他抬起手向面前的屏幕就是一拳,随之,眼前的画面破碎、消失,他睁开了眼睛,自己的右手正举在头顶。他垂下手,耳边是哗哗的雨声,头顶昏黄的灯光给石砖墙抹上了一片苍白的淡黄,照出窗外的一片黑暗,和窗玻璃上的水珠。霍星将视线转移至地面,深色的地板上,一张白纸突兀地躺在那儿,有人像的那一面被盖在了下方。

暴雨持续了好几天。这几天,霍星一直都把自己关在家里,所有委托他都推辞了,他只想一个人安静地待会儿。他进行了一些可有可无的整理,把肉抖抖的东西收好,将最后一点她生活的痕迹也清除了,这里又变回了一个没有人情味的机器人的房间。他坐在电脑前,在搜索框中输入几个字,删除,再输入,再删除,他想询问一个他已经找到答案的问题,但终究没有按下回车。他强迫自己进入休眠模式,反复地做着同样的“梦”,再次清醒后,他坐起身,机体过热,排气扇呜呜地转,肉抖抖,他轻声唤着,盯着这个房间有了几秒,闭上眼,又埋头躺下。

今天他醒来时没有听到雨声。霍星看了眼窗外,不知道是朝阳还是夕阳的光染红了半边天,出去走走吧。他背上飞行装置,从天窗离开了房间,直直地向头顶的云层飞去,火焰产生的高温在他身后喷下一段热浪。霍星悬停在云层上方,他微微低头,俯视着水红色的云层和远处的一个金点,系统告诉他今明两天还会由于,还没有到真正放晴的时候。他注意到云层上有一个人影,菁菁?他降落到那人旁边。“霍星哥哥!”留着金色短发的少女回头,她背后的翅膀一动一动。云其实就是凝华的水滴,能在云上面自由地跑来跑去,该说不愧是天使吗。“菁菁在看齐乐天!霍星哥哥要一起来吗!”“嗯。”霍星和菁菁一同向云下的城市望去。是因为菁菁的能力吗?眼前的画面被一点一点地放大,最后定格在正在协助警方破案的齐乐天身上。“齐乐天最厉害啦!”菁菁吸了一大口果汁,欢呼着,“明天也要下去找齐乐天玩!”霍星侧过头,只有他和菁菁仍保留着几年前的容貌,天使是永生的吧。“菁菁。”霍星开口,“如果有一天,齐乐天他永远离开了你,你会怎么办?”菁菁抬起头和霍星对视,大大的眼睛闪着光,“我会,我会,我会很伤心的……菁菁知道,和齐乐天分别的那一天迟早会到来的,所以,所以菁菁要好好珍惜现在和齐乐天相处的时光!”霍星浅浅地呼了口气,“要好好珍惜。”摸了摸菁菁的头。我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和菁菁告别后,离开了。

刚踏入家门,外面就又下起了雨。霍星卸下飞行装置,走到桌前,桌脚旁边不远,那张白纸依然躺在那儿。他俯下身捡起那张纸,拂去上面的灰尘,凝视了片刻,将它放在桌上。等雨停了之后,去看看她吧。他如是想。

两天后,雨彻底停了,天空放晴。霍星选择了在下午出门。他将那张纸叠好,小心地放入口袋,又在街边的花店买了束花,和之前葬礼前买的那束白菊花不同,这是一束色彩很鲜艳的花,都是肉抖抖喜欢的。他抱着花,从镇里,一路走到郊外,当他来到墓地时,太阳已经开始向地平线靠拢了。

他站在肉抖抖的墓前。他不明白为何自己对于这件事如此耿耿于怀,人会死,这是理所当然,即便是自己的同伴、搭档、恋人,大家终究会一个个地离开,只有他一人独自前行。夕阳从他身后照来,在墓碑上投下一个小小的影子。霍星蹲下身,将花束放在墓前,再拿出那张纸,轻轻展开,放在花的旁边,再起身,一阵眩晕袭来,电路异常,部件磨损,这是从未有过的异样,我怎么了?他摆正重心。据说人心情不好会影响到身体激素的调节,他觉得现在自己像极了一个人类。这就是人类吗?这就是人类的“爱”吗?

他重新将视线聚焦于面前的墓,然后,很突然地,霍星感到眼眶一阵冰凉。他抬起手一摸,一滴透明的液体沾在指尖。他先是以为那是天上滴下来的雨,难道又要下雨了吗?但是很快,系统扫描出了他身体的异常:面部的冷凝管破裂了。冷凝液从眼眶的缝隙里渗出,就像人类流泪一样。他沉默了片刻。这就是人类,这就是“爱”,之所以自己还难以放下这件事,是因为“爱”啊。霍星看着墓碑,浅浅一笑。我爱你啊,肉抖抖。从过去,到现在,直至未来,即便你不在我身边,我也会,一直保留着这份感情。

太阳渐渐地沉入地平线。霍星离开了墓地,沿着海边走,在某个沙滩边,停下了脚步。多美的夕阳啊,肉抖抖,你看见了吗?明天,一定是个晴天吧。明天,也不再会下雨。

 

 

End.

评论(2)
热度(5)

© Lost T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