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VolImpa】战士

某练笔性质的旧坑,无双相关,不要脸地占tag(

私设和Bug很多,比如为什么巴尔加对因帕一见钟情,又比如为什么巴尔加要在战场上调情,还有为什么巴尔加被我写的像是在耍流氓一样wwwwwww

自娱自乐+练笔

Volga=巴尔加

Cp是无双的巴尔加X因帕,拉郎,注意避雷!

Bgm:infini-by:BlackY


【火龙捕获到了他的猎物,而现在,该咬断猎物的喉管了。】 


原本巴尔加是把这场战争当做任务执行的,他对这种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挑起的战争没有兴趣,不过,当他率先攻入敌方本部前方的据点时,他对这场战争改观了。他在打斗的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白发女子。她挥舞着太刀,指挥...

嘿各位今年是时之笛二十周年啊!想搞个时之笛二十周年同人本!有没有人来一起玩啊!诚招文手画手!有意向的请加群୧(๑•̀u•́๑)૭
如果有人来能凑出个本子的话计划11月底开通贩!12月如果cp23有任天街也会找寄售!

Fragments

又名:一些扩不成长文的脑洞集合

脑回路清奇,日常我流

对话流真爽啊

all时之笛

 

“如果我说,我看得见你的影子呢?”

当希克说出这番话时,她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

换而之,是林克的一阵默然。

 

“算我好心告诫啊亲爱的公主殿下。”影子说,“你的小男朋友,恐怕他沉溺在‘英雄’里出不来了。”

“……谢谢你的好心,但是你为什么要特地来告诉我?”

“因为你是唯一能救他的人。”

说完这句话影子沉默了,似乎是在迟疑要不要接着说下去,不过他最后还是开口了:

“我也正是因此而存在的。”

“可不要让我白白地被否定哟,公主殿下。”

 

“其实影子的...

【OOT】否定

170821-170822

Bgm:collapse-by.sakuzyo

 

塞尔达传说深夜六十分的题目:林克的第一次【虽然我想写的那个“第一次”几乎看不出来,在很后面很后面才出现,也可以理解成“第一次打影神殿”】

忙里偷闲的产物

我流时林注意

 

【“这是不是梦呢?一个你拯救了世界的梦。而梦醒之后,除了你,没有一个人知道你所做的一切。”

“不过。”影子停顿了一下,“最可悲的,并不是你在做梦,而是别人,认为你在做梦。”】

 

“……所以,你还要在这里磨蹭多久?”看着林克站在大厅中央举着真实之眼观察者四周,明明早该看见出口了却迟迟没有动身,影子...

前略,天国的时之笛15题

坑掉的时之笛15题,只写了3题,丢出来占tag


徘徊

他迈着沉重的步子,彷徨地徘徊着。他觉得自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弃儿,像一个落寞的灵魂,像一个是去光辉的太阳,像一缕陨落泯灭的光,苟延残喘地徘徊着。他看不见前方的路,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走,随意地凭着直觉,在仅存于自己眼中的黑暗摸索前进。没有人能帮助这个失落的灵魂,人们并不是不愿意帮助他,只是没有注意到他需要帮助这一事实,相反地人们反而需要他的帮助。这种想法变成了无声的唾弃,刺着他的心,那是比陷入黑暗更加痛苦的事情。没有笛音的指引,没有精灵的提示,甚至连他的战马也没有陪伴在他的身边,他知道自己会永远地徘徊下去,在...

【时之笛无料公开】破晓

其实之前我发过这篇来着【决定要出这个无料本后就删了】


【他渴望能再次像那太阳一样。

是啊,他一直这么渴望着,他的心不是依然在那太阳上吗。】


清晨的寒气并未散去,但此时,已经依稀可以听见鸟鸣声了。

他倚靠一块突起的岩石坐下,喘了喘气,眺望着远方。

地平线上是一片橙红。太阳还埋藏在地平线之下,但它的光,淡淡地给灰蓝色的天空染着色。

他试图猜测那未露面的太阳到底是什么样子,琢磨了半天,也仅有几个词语来模糊地概括。他在海拉尔度过了数不清的日夜,却从未注意过这每天都可以看见好几个小时的东西——这大概也是他大清早特地爬到这个山头上看日出的原因。

他选择的这座山高度远不及死...

【时之笛无料公开】勇者

【她们已经离开了,塞尔达也好,娜薇也好,她们都离开了。这个时间线上的塞尔达和林克并没有存在于另一个时间线上的感情,即使塞尔达对他抱有感激之情,但那也是隔着一层厚厚的屏障,似乎彼此之间触手可及,但双方又是陌生的。】


时之笛的笛音轻柔地回荡在耳边,光笼罩着他。他看见自己正逐渐离塞尔达远去,光笼罩着他,其实他就是那光吧。一闭眼,一睁眼,他回到了时间神殿,从上方的窗户投下一束光,笼罩着他,笼罩着大师之剑,剑身所反射的光有些刺眼,但明明那光很黯淡,为什么?他身边的小精灵向着光的来源飞去。再见了,林克,我最喜欢你了哦……娜薇说着,飞走了。他看见自己正逐渐离娜薇远去。不,应该这么说,塞尔达...

【时之笛无料公开】英雄

【因为他是英雄。因为他是光啊。光,是不会泯灭的。】


我是听着英雄主义的故事长大的。所谓的英雄主义,无非就是套路式的勇者斗魔王救公主救世界然后名利双收的故事。小时候的我非常向往那故事里的勇者,或者说,英雄。向往到什么境界呢,因为故事里的英雄穿着象征着勇气的绿色战衣,所以我小时候几乎天天穿着同种颜色的衣服,举着木棍向玩伴们自称是能拯救世界的英雄。为了与故事中的英雄有所区分,我戴上了基顿面具,改成自己为“英雄基顿”、成年后的我成为了海拉尔骑士团的下等兵,工作就是看守死亡火山的上山路入口。刚步入成年的我心中仍然留有一份想成为英雄的信念,但不可避免地,随着年龄的增长,明白了这个国家的潜...

【时之笛无料公开】岚之歌

\之前OOT无料本的文/

挑井底这个迷宫写的原因是……我挺怕井底的【】我觉得井底的压抑程度远超于影之神殿emmmm林克他还是个孩子啊就要去承受这么沉重的一切呜呜呜呜呜呜【大哭】


【呜呜呜,呜呜呜,他好像出现了幻觉,他听到了笛子演奏岚之歌的声音,这听着有点诡异的歌谣和井底压抑的气氛如此合拍,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组合。】


他奏起了岚之歌,呜呜呜,呜呜呜,不和谐的曲子回荡在屋内,屋子里神奇地下了雨,头顶上的风车随着歌曲转得飞快,“转转转,转转转,啊!什么?这转的有点太快了!”屋里演奏着稀奇乐器的大叔面带慈祥的微笑,但有点慌张地说道。我听到了抽水的声音,要不出去看看?耳边有一个...

【改词】时之笛的达拉崩吧

觉得达拉崩吧很适合塞尔达传说
于是我就改了个时之笛X达拉崩吧的词
最后改着改着已经跟原歌词脱节了,娱乐娱乐就好哈哈哈

很久很久以前
加农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带走了塞尔达【装在巨大紫卢比里】又消失不见
海拉尔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我要带上大师之剑
翻过死亡火山
闯进加农的城堡
把卢比带回到面前”
【海拉尔王:嗯?不应该是公主吗?可能是我上了年纪耳朵不好了嗯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海拉尔王非常高兴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
“陛下我叫超级热爱卢比的砍草爱好者林克
再来一次
超级热爱卢比的砍草爱好者林克”
“是不是
超级热爱卢比的砍草爱好者林克”
“对对
超级热爱卢比的砍草爱好者林克”
卢比勇者林克
骑上最快的艾波娜
带着...

© Tower|Powered by LOFTER